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71章 深夜入宫谴皇帝

 

“我打算今晚上进宫去挟持皇帝,只要他愿意继续打下去的话,那么南梁还是有所希望的。”袁仁邵所说的希望,自然说的就是挽回南梁这件事情。
但是向来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袁仁邵失败了呢,那么就算是潜入皇宫,也不能说就一定能够让梁瑞荣答应会继续打下去。
就算愿意继续打下去,也不见得梁王就会赢。
见徐笙歌良久没有说话,袁仁邵又道:“莫不是徐小姐要看着梁王死不成?”
这一个梁王死倒是将徐笙歌吓得一个激灵。
徐笙歌原本一直都因为自己最先喜欢的是北周七皇子,而周佶竟然三番两次给她施了不少计谋,这才让她慢慢将其拒之门外,而对于梁王确实是仰慕,然而本以为只是因为二人彼此兴趣相投。
但是晚上与北周七皇子坐在一起的时候,却少了当初的悸动,有的反而是对他深深的抗拒之心。
想来是因为天启书院之事,所以徐笙歌对北周已经无法释怀。
“好!”徐笙歌答应道。
换上了夜行衣,徐笙歌与袁仁邵一起进了宫。
既然今天晚上皇帝设了宴饮酒作乐,那么晚睡自然就不会再去御书房勤政,而六皇子先前也听说不是个好女色之人,故而只需要道其寝宫中埋伏便是。
梁瑞荣晃着脚步被人扶着从外面进了屋内,宫人帮其更衣,又全身都用热毛巾擦拭了一遍,喝下醒酒茶,这才如数退了出去。
良久,只听到屋内均匀的呼吸声,便知道梁瑞荣应当是已经入睡,而所幸的是,或许他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再夜间让人在屋内守着,这殿内竟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都出去候着了。
徐笙歌与袁仁邵对视了一眼,悄悄出去,一人用剑放在其脖子上,另一个人负责叫醒其。
“你们想做什么!”本来被拍打了好几次的梁瑞荣都没有醒过来,直到注意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这才被吓了一跳,但是毕竟生死都在面前的人手中,自然不敢大声嚷嚷,只好小声呵斥。
袁仁邵毕竟是梁王的下属,与梁王以前如同兄弟一般地存在,现在自然是为了梁王而着急:“皇上,与北周之间议和的事情,还望重新考虑。”
本来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梁瑞荣现如今倒是明白了,原来面前这二位是为了与北周议和一事。
“朕之所以低声下气要和北周求和,还不是为了南梁的百姓考虑,怎么你们就是不明白朕的良苦用心,如果北周今日答应了议和,那么我们南梁就不至于生灵涂炭,也不至于打个十年八年的仗,岂不快哉?”虽然说得不无道理,然而梁瑞荣明显是在狡辩了。
相信没有哪个国家的子民愿意连自己的皇帝都是低人一等的。
而最重要的是,国家的土地城池朝不保夕,如何谈论不会生灵涂炭。
“今儿风大,皇上倒是不怕闪着舌头。”
徐笙歌的声音一出来,梁瑞荣倒是听出来了:“我说是谁,原来是徐小姐,怎么,徐小姐是觉得我们南梁现如今还不够天下大乱,所以想要南梁被灭了才愿意?”
不得不说,梁瑞荣不愧是城府深沉之人。
要知道这一句话听着只是在讽刺徐笙歌,但实际上是为了试探袁仁邵与徐笙歌之间,到底是真的一伙儿的,还是有可能只是蒙在鼓里,让他能有挑拨的机会。
不过,也幸好了袁仁邵本来就是梁王的忠实部下,只是冷笑了一下作为回应,倒是让梁瑞荣清楚的知道另一个黑衣人看来根本就不屑于他那所谓的花招。
既然梁瑞荣已经认出了徐笙歌,那么自然由徐笙歌来主导。
好在徐笙歌对面前的这个皇帝没有什么好感,且知道其杀君弑父残害手足,觉得无论如何对待都不为过,倒是直接拿了绳子来将其捆绑了起来。
“其实我们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不过从皇上方才的表现来看,皇上应当是不会与我们好生合作的,反正我们现如今来说也是闲得慌,只是前线不能让您这样胡闹下去,所以我们不如自己动手了。”
虽然嘴巴上说得客气,但实际上却一点都不客气。
梁瑞荣头上冷汗直冒,要知道这个徐笙歌可是胆大包天之辈,如果一不小心说错了话,那可就不是被绑起来这么简单,更有甚至一命呜呼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徐笙歌模仿着梁瑞荣的笔迹写下一份手谕,大致意思自然就是将北周的皇子重新关回牢里,议和之事作废。
本来梁瑞荣自然是不愿意这么做的,然而在脖子一丝疼痛,虽说之事破了一些皮,但是难免地感觉到脖子间一热,有鲜血流下,连忙盖印后让人传旨下去。
为了避免梁瑞荣耍什么花招,徐笙歌干脆留下了袁仁邵,让其看着他,直到梁王那边传回消息来。
徐笙歌一路潜行,打算回府找自己的爹爹商量一番。
既然爹爹与梁家其实不是仇敌的关系,那么与梁家有关于国家有关的事情,自然是可以与爹爹商讨一番了。
不过,一直以来,以为六皇子会挟天子以令诸侯,没想到最终这么做的人竟然是自己,人生的造化真的是弄人。
一直回到了徐府之中,却见拂袖着急地左右四顾,跳进窗去:“现如今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难不成爹爹又来警告你,让我不要半夜出去?”
拂袖见自家小姐还有心情打趣自己,一跺脚:“小姐不好了,我听人说,康王妃薨了。”
“什么?康王妃怎么会薨了?”
“说是被一群歹人打死的,现在歹人已经被康王送到府上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王也不让其他人动这些个歹人,只说是康王妃临死之前有遗言,这些人要交给你来处置。”
徐笙歌不明所以。
想想先前康王可是连康王妃都不让自己见,现在居然又亲自上府来,且还在这么晚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何事。
跟着拂袖到了前面的大厅,只见前面是几个被五花大绑,头上还被蒙着黑布的歹人。
徐惊羽正陪着康王坐在上座。
康王的神色明显不好,毕竟看着一脸哀恸。
原本还以为康王不过是假装宠爱徐笙歌的,现在倒是觉得看来是真的喜欢她,否则也不会这般了。
“怎么回事?”徐笙歌行了一个礼,直截了当道。
康王屏退了所有徐府的人,这才让人将那些歹人的头套摘下。
一个,两个,三个……
都是北周人。
徐笙歌被吓了一跳。
这些人她都见过,不正是那日康王妃带她去见的北周皇帝的随从。
而最后的那一个,不正是北周皇帝。
这一看,徐笙歌便是知道了,为什么康王最近都不许康王妃与自己见面。
想来是她一心就想着要抓住北周皇帝,而康王自知危险,便不想让她参与下去,怎么奈何康王妃并不这么想,偷偷带人去捉拿北周皇帝,最后人是抓到了,没想到却赔了自己的性命。
徐笙歌拱手:“笙歌为天下百姓谢过王妃……”
捉住了对方的皇帝,北周还能不停战吗!
不过康王却躲了去,压抑着沙哑的声音,眼圈却首先红了,而后一甩衣袖,出了这徐府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