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70章 岌岌可危国不国

 

宴会罢,想来是周佶也知道国家大事为重,与徐笙歌倒是甚少说话。
想到方才宴会上的事情,徐笙歌只觉得身上打了个寒颤。
没想到梁瑞荣说杀人就杀人了,不过想想也是的,如果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也不会赢得了最后的皇位。
如果不是如此狠辣不择手段之辈的话,也不会选择和北周的人合作了。
“你对那位是如何看法?”与徐笙歌一同坐在马车上的徐惊羽发了话,要知道自己的女儿与那北周的皇子还是有过一段瓜葛的,其实北周七皇子现在的做法并不是无缘无故因为喜欢自己女儿罢了。
其一,这是跟当今表明了他的态度,倘若梁瑞荣会做人的话,自然是保得徐笙歌平安,并让其担任起联姻两国的重则。
其二,这是跟南梁众臣表明态度,你们的臣女坐在我的身侧,你们的皇帝在讨好于我,若是识相的话,就应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不是一味地想着反抗,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当然,至于什么因为先前与自己女儿有情愫,所以想当着众人的面公开这一点,他倒是不敢过多猜测,
毕竟在政治之中,当真是半点掺杂其他都没有,谁都不敢相信。
“太过于残暴,不知道对于南梁来说,会不会是灭顶之灾。”徐笙歌自然以为父亲问的是关于新帝诛杀那个言官的事情,说得虽然简短,但也是她的真心话。
“我说的不是今上,我说的是北周七皇子。”
“我……”
徐笙歌才刚开口,不知道为何马车却停了下来,扶额,心想该不会是谁半夜拦车吧。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门外的马夫道:“是一个小孩,惊扰到老爷和小姐了。”
徐惊羽撩帘看看怎么回事,只见他本来还算淡然的脸上骤然露出一丝诧异,连帘子都来不及放下 ,直接跳下马车:“十二……”
“伯父……”那小孩本来还遮遮挡挡生怕被人看出来自己是谁,现在看到徐惊羽倒是松懈了心防,见他叫出口十二,扑了过去便冲口而出。
徐惊羽将人带上马车,命人继续回府。
“这是?”要知道自己的爹爹可是早就被家族逐出家门了,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孩子?而且现在有事大晚上的,一个小孩子,于情于理都不应当一个人出现在此处才是。
小心谨慎的徐惊羽凑近徐笙歌:“这是十二皇子。”
这句话吓了徐笙歌一跳,纵然她再怎么做好了心中的准备,也不会想到面前的这个小孩子是十二皇子。
要知道一般只有成年的皇子才可以在外面开府,像眼前这个七八岁的小皇子,明显是只能待在后宫。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倒不是徐笙歌真的想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而是很明显他一个人出来,要么是偷偷跑出来,要么就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只见十二皇子摇了摇头,抿了抿嘴。
这样一看便是知道肯定发生了重大的事情。
回到了徐府,屏退了众人,十二皇子这才说话。
“我是趁着今天晚上皇兄设宴召见众臣,这才躲在一辆马车下跟着出来的,只可惜宫外我根本就不熟悉,正想着要不要去康王叔那边,就遇到了尚书大人。”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到底是皇子,说起话来还是很有一番气势。
“十二皇子之所以半夜出宫,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徐惊羽自然也看出来了不同寻常之处。
“现在南梁大乱,皇兄怕会有人利用其他人来跟他抢皇位,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把我们都毒死,这样一来就没有人再可以跟他争抢了,本来这些我都不知道的,但幸亏有一个好心的公公告诉我,我才想到了逃出宫外 。”
十二皇子毕竟年少,说出来的话奶声奶气,在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本来只以为六皇子只是想和北周求和,但没想到竟然为了皇位,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
倘若是这么说的话,那么对自己的父皇下手,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徐笙歌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或许是觉得这个事情涉及得太大,徐惊羽以徐笙歌要回去休息的名义,将其打发了去。
虽说不情不愿,但是知道就算自己留在东院的话,也不见得会有更好的法子。
再说了,现如今六皇子成为皇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是要真的反抗,那也不是一星半点的难,单单是起难一定要名正言顺这一条可就难于上青天。
而到了沧月苑的时候,没想到的却是看到了一个惊讶的人。
袁仁邵。
“恭喜徐小姐,果真是魅力无双,纵然离开了梁王殿下,可还是能够左右逢源,得到了北周七皇子的青睐。”
“本来还以为将军是个光明磊落之人,没想到说起这些冒着酸气的话来,与街上的无知妇孺一个模样。”徐笙歌自然容不得自己被人无缘无故误会,所以出口反击。
“难道今日北周七皇子身边之人不是你?我老袁还以为南梁出了个女英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性命,还是乖乖坐在敌人面前卖笑。”
“若是将军就是为了说这样的话,还请出门左拐吧,如果不是皇上安排的话,我哪里会这么做,然而在宴席之上,你就敢拂了皇上的面子?”拂了皇帝的面子,其实就相当于当着北周的面拂了南梁的面子,所以梁瑞荣才会这么生气。
袁仁邵听到这句话,语气才软了下来,不过却是带了几分焦虑道:“最主要是皇上突然说要议和,若是一早就说要议和的话倒也还好,只是现在王爷正在攻打奉天城,正是紧要的时候,如果南梁北周议和的话,不说皇上会不会下旨处理梁王爷,但是就北周那边而言,他们就可以将前线打着的人抽调一些回京,这样一来,梁王腹面受敌,恐怕会抵挡不住。”
徐笙歌心中一惊。
这样的意思,就是说倘若南梁北周议和的话,对梁王实在是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