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9章 待北周宴斩言官

 

毕竟天启书院被灭的事情给了徐笙歌巨大的打击,颓废之下,她竟是不知道老皇帝在半夜的时候以后驾崩,而现如今最有把握登基的自然就是六皇子梁瑞荣。
也正是不出众人所预料的那边,先帝遗诏自然就是国不可一日无君,让六皇子继位。
这边厢六皇子自然是欢天喜地,那边厢是众位臣子忧心忡忡。
现如今正是南梁危险的时候,老皇帝这一驾崩,少不得士气大减,而且主少国疑,如果再来一个权臣干扰朝政大事,甚至是掀起前朝大乱的话,那么南梁可就真的不保了。
不过,纵然如此,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情况之下,梁瑞荣并不以为然,毕竟在他心中早就打算好了。
本来他只是一个幌子的话,这件事情确实难办,但是现在他手中掌握了南梁至高无上的权利。
作为南梁的当今,还有什么是好怕的。
于是,在群臣的反对声之中,梁瑞荣将关押着的北周七皇子、北周九皇子、镇西将军刘长冠、以及那个狂妄自大的赵将军。
当徐笙歌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宫中命人递了请帖过来,说是皇帝在宫中宴请北周贵客,因为徐笙歌曾经与北周的人打过交道,要北周七皇子、九皇子的关系匪浅,是以才召了她进宫一同赴宴。
如果是在以前,宴请北周的两个皇子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是两国短兵相接的时候,前线正打得热火朝天,而帝京之中却忽然要宴请北周的皇子,这似乎传递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转而徐笙歌想到了康王妃。
既然先前康王妃连北周皇帝来了江夏城都知道,就是不知道六皇子,应该说今上梁瑞荣与北周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还是说,真正与北周那边有勾结的人是六皇子,而不是五皇子。
带着这一切的疑问去找康王妃的徐笙歌依旧是被拒之门外,只说是康王妃与康王吵架,已经被关了禁闭。
但是从这样的信息里,徐笙歌看出来了,想必是康王妃是发现了什么,但是康王不允许康王妃冒险,所以才有了禁足的事情。
既然这样子的状况,徐笙歌也就不能再多说什么,且离宴会开始的时间也不多了,徐笙歌既然要进宫,自然要梳洗一番进宫,否则岂不是失了礼仪。
梳妆完罢,徐笙歌盛装随着爹爹进宫。
毕竟刑部尚书的职位在京中也不算是最高的,所以徐笙歌与父亲算是最早一批到的。
本来打算坐在女眷席的徐笙歌被汤罗宋叫住,拱了个手,便道:“小的给徐小姐请安了,皇上说了,徐小姐有特意安排好的位置,就不用坐其他位置了,且随我来。”
跟着汤罗宋走上前去,却发现被领着到了到了客席之上。
这客人所坐的位置显然就是当头之人,而这一次客人请的是北周的人,最主要的还是北周七皇子周佶与北周九皇子周侪。
现在将徐笙歌带到客座,且为两人座,不言而喻的,她这一次之所以进宫来,肯定是北周某个皇子的要求,否则哪里会叫一个臣女前来赴宴。
而从宴席的位置来看,大有可能是周佶所为。
思及至此,徐笙歌既气且怒。
气的自然就是周佶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当着南梁今上的面,要她进宫赴宴并落座在他身边。
怒的自然就是今上如此胡来,在与北周的交往之中,别说徐笙歌是南梁子民,就算徐笙歌只是南梁的一个物件,也不应该随便听从北周人的意愿去做事,这样反而使得南梁变成了一桩笑话。
然而既然六皇子已经是皇帝,已经成为了今上,那么徐笙歌自然也不能翻脸走人,只能收敛了自己的心情,静静等待着开宴。
一直到了开宴之时,周佶兄弟俩才大摇大摆走进来,身边还跟着南梁的今上,不知道的人乍一看之下还真有那么一点狐假虎威的味道来。
酒过三巡,梁瑞荣是字字句句不离南梁北周交好,周佶坐在徐笙歌旁边,一切恍如初见。
梁瑞荣倒是极为欢喜见得周佶对徐笙歌深情款款模样,这样的态度不明而喻,分明就是想要与北周议和。
“皇上,臣有折要奏。”一个言官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列拱手。
论国家大小,南梁可是与北周旗鼓相当。
论国力强盛,南梁一直以来都是压着北周一头的。
论军队强悍,南梁自有梁家以来,北周几乎都是南梁的手下败将。
然而现如今,先帝才刚逝去,而现在今上就宴请先前的囚犯不说,更甚至是一派谄媚的模样,这让一般人怎么接受。
“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今天晚上是宴客之夜,二位北周皇子也不想听到一些关于南梁的废话。”梁瑞荣哪里能不知道哪个言官想要说的是什么,故而心中不悦。
说得难听一些,竟然敢在北周人面前落他面子,岂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现如今他还没有举行登基仪式,众人的心也未必都向着他。
那言官哪里真的愿意就此罢休,要知道身为言官者,本来就是抱着若为君死,也能流传千古的心思,道:“此事正是与北周有关,故而臣以为,两位皇子应当会愿意听。”
“说。”梁瑞荣不耐烦,一甩袖子,之所以同意让他说下去,并不是通情达理,而是抱着杀鸡儆猴的心态,这几日有一批人一直蠢蠢欲动,更是在他提出要与北周谈和的情况下诸多反驳,现如今不如给他们一个机会。
那言官还以为是今上终于开窍了,忙上前拱手:“皇上,微臣认为与北周谈和一事还有待商榷,故而不应当将本应当是囚犯的北周皇子与北周将军放出来,要知道先皇尸骨未寒,若是知道皇上不仅饮酒作乐,更是与敌相欢,怕是死不瞑目!”
这话本就说得重了,徐笙歌心中一惊,不过她没有摸清楚梁瑞荣的脾气倒是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北周九皇子周侪大笑了起来,指着那名言官道:“这就是你们南梁的诚意?嗯?”
本来那名言官如果不是在宴会之上说的话倒也还好,但是他偏生一定要说。
说的话倒也还好,只是周侪说了这么一句话,倒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果不其然,只听到一声冷笑:“拖下去,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