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4章 生不同衾死同穴

 

“解开!他可是四皇子!”庆元郡主一路上都是撑着一股气过来的,现如今见到梁少宣,这才流下了泪水!
“郡主,皇上有命,午时斩首四皇子,若是皇上没有其他旨意的话……”行刑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说皇上有其他旨意的话,却不见庆元郡主拿出来。
若说没有的话,庆元郡主拿着御赐金牌,倒也不好办。
庆元郡主冷笑了一声:“午时还没到,你就这么急着要四皇子死吗?”
“微臣不敢!”
“不敢就滚下去!”庆元郡主的声音中还带着沙哑,显然是压抑着哭腔。
“庆元,你这是做什么?不要任性了,回去。”四皇子深知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庆元留下来的话,只会连累了她。
就算皇上不追究,但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倘若闺誉没有了,以后还能不能被夫家好好对待。
“少宣,”庆元郡主虽然向来都听四皇子的话,但是在这一次,却不想听他的了,“我来给你送酒来了,前些时间你不是说想喝荔香酿吗,但是一直都还没有到时候,现在终于到时候了,想着让你喝上一杯……”
说到这里,庆元哽咽了一下,倒是说不下去了。
四皇子沉默了片刻,那荔香酿是他与庆元一同酿下的酒,没想到她还特意拿来了,摇了摇头:“你别胡闹了,快回去吧,让你爷爷看到了不好。”
“拿碗来。”庆元郡主倒是不管不顾,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不听四皇子的话了,到了她骑来的马边上解下挂在马鞍上的酒囊。
底下的守卫不知道应不应当听庆元郡主的吩咐,直到主刑官颔首。
毕竟庆元郡主的爷爷可是谢右相,谁不知道谢右相可谓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徐笙歌叹了一口气,眼前本应当是一对璧人,却因为权谋算计而从此天人两隔,而她也确实不知道应当如何面对庆元郡主。
只见庆元郡主将酒囊中的荔香酿倒了出来,满满两大碗,将一碗递给四皇子。
身为一个女子已经将事情做到这个份儿上了,四皇子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且现如今在行刑台之上,正如临黄泉之边,哪里需要再去管什么以前以后之事。
四皇子接过酒碗,与身边那心心念念了不知道多少回的女子相视一笑,举碗就要畅饮,却被她拦了下来。
只见庆元郡主对着众人,高声道:“再过一盏茶的功夫,少宣就要行刑,故而我打算一切从简,只以这一碗荔香酿为礼,与他交杯,约白首之盟!”
刑场外的人虽然大都是看热闹的,然而此情此景,一对恋人生死别离,如何能不动容。
不知道从何处爆出一声喝彩,而后便是众人起哄道:“喝!喝!”
四皇子哪里会想到庆元郡主来这么一出,拿着酒碗的手放也不是,喝也不是。
却听到台下都是起哄之声,抬眸便是庆元郡主笑颜如花的模样。
只见她勾起了四皇子的手,轻声道:“少宣,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可愿意娶我为妻?”
“我……”
其实现在庆元郡主的做法何止是大胆,简直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本来四皇子府上的人都已经被判了刑,现在庆元郡主不仅毁了自己的名誉,还当众说要嫁给他为妻,如果他答应了的话,岂不是会害得她也被入罪?
“难道你不愿意娶我吗?”见四皇子良久不说话,庆元郡主等不及了,这一盏茶的功夫转瞬即逝,“临死了,我还不能是你的妻?你看着我,你说你娶不娶我?”
四皇子抬眸,面前这张脸,昔日总是神采飞扬,现如今却为了自己泪如雨下。
往日的诺言是什么?
想要欺负她的人,除非踩着他的尸体过去。
“好!”四皇子终于下定了决心,狠狠点了头,二人勾手交杯,一饮而尽。
“你是我的妻子了,庆元。”搂过庆元郡主,这是他自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便发下的誓言。
然而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娶了她。
“你是我的夫君了,少宣。”应和着四皇子所言,庆元郡主勾起了嘴角,只听到一声锣响,这是催促行刑的信号,“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什么?”四皇子的眼皮一跳,要知道这句话并不是什么吉利的话。
“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少宣。”庆元郡主回抱着四皇子,喃喃道。
四皇子才刚想说话,却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喉间一咸,有血从嘴里潺潺流了出来,顿时想到了是自己那傻妻子带来的荔香酿有问题。
“哥哥果然没有骗我,这种毒发作起来真快,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庆元郡主说话的声音很轻,但贴在四皇子的耳边,倒像是二人在说悄悄话而已。
“解药呢?可有解药?”
四皇子心中一阵发慌。
他并没有想到庆元竟然是带着死志而来。
但是正如庆元郡主所说,这酒里的毒发作得很快,这才片刻的功夫,四皇子又吐了一口血,此时也已经站立不住了。
“少宣,来世,来世我们就做一对普通的夫妻。”她太明白了最后导致了二人悲剧的真正原因还是因为朝堂还是因为权力,庆元郡主微笑着靠在四皇子的怀里,此时二人哪里还是站着的,都半跪着在地上。
四皇子还想说什么,然而怀中的庆元郡主已经缓缓闭上了眼睛,心情一激动之下,他又吐出了一口血,口中只能喃喃地翕动着,微弱地说着:“好,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一时间,徐笙歌心中有了莫名的情愫。
一滴雨滴,恰巧滴在徐笙歌的脸上,冰凉,却代替了她没有流出来的泪水。
伸手,擦去。
徐笙歌怔愣地看着指尖的水渍。
惯来知道自家小姐脾气的拂袖自然知道她是在内疚。
然而命运的齿轮推动着众人,这也是不得不才走到的这一步。
“小姐,下雨了,还是回府吧。”不忍心看到徐笙歌面上的自责,索性让她先回去,虽然不知道主刑官会不会继续行刑下去,但是四皇子与庆元郡主都已经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已经盖棺定论。
“都打点好了吗?”
“打点好了,小姐放心吧。”
徐笙歌叹息了一声,其实纵然为他们的身后事做再多的事情都不能弥补,除了叹息,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