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3章 立斩不饶亲情绝

 

 北周与南梁的战事依旧在打着,江夏城的百姓早就在一开始的惶惶之中变成安之若素处之泰然了。
然而,与百姓不同的是朝廷上的官员,这三日来都战战兢兢,在宫中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就怕触到了皇上的霉头,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四皇子的同党。
四皇子带兵杀戮五皇子与七皇子之事,毕竟不在江夏城中,故而一般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故而当这日一大早告示张贴出来,四皇子逼宫谋反,按律立斩不饶的消息顿时让江夏城炸开了锅。
拂袖在外面采买东西的时候看到这个消息,二话不说,急急忙忙地便回徐府跟自家小姐禀报这个消息。
徐笙歌那日毕竟是跟着袁仁邵前去的,自然就算是皇帝的人。
且那日劫持了四皇子救下皇帝的就是她,皇帝自然不会拿她如何,反而这几日诸多赏赐。
不过,回到家中告诉父亲之后,便是被嘱咐这几日尽量不要出门,故而徐笙歌也只是让望江楼打探打探京中的消息。
那日参与的人,无一例外都被严加看管了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谋反的大事,纵然是死罪可免,但也是活罪难逃的事情。
令人惊奇的反而是谢府。
这一切的事情,其实都是谢右相在背后撺掇四皇子做的事情,但令人意外的是谢右相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甚至六皇子还帮谢右相美言,说若不是谢右相提前告知消息的话,四皇子怕是早就阴谋得逞了。
也就是说,谢右相虽然逼迫四皇子做下了选择,但同时也与六皇子合作,将其他人一举铲除,这样一来,谢右相还是当之无愧的从龙之功。
但徐笙歌不能理解的是,谢右相为什么要这样选择,要知道四皇子为了庆元郡主,能做出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而六皇子到底许下了什么诺言?
拂袖气喘吁吁地跑回沧月苑,看到正在弹琴的徐笙歌,上前道:“小姐,不好了,四皇子被判了今日午时处斩。”
本来这两日来,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徐笙歌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按道理来说不会这么快的,再怎么说四皇子也是皇上最疼爱的儿子,怎么突然间说斩就斩了?”
“说不定就是谢右相在背后作的妖,毕竟四皇子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没有不是谢右相在背后撺掇的话是万万不可能的,本来还以为庆元郡主是个好人,指不定她也……”
看到自家小姐一副要吃人的眼神,拂袖这才闭了嘴,但是又忍不住嘟囔:“小姐,今日四皇子要走了,你说庆元郡主会不会来送送他?”
徐笙歌的心中一紧,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倘若庆元郡主真的出现的话,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庆元郡主解释,为什么最后她会站在六皇子的那一边,虽然其实她真正是站在梁王的一边。
然而倘若庆元郡主直到四皇子临死都没有出现的话,那么四皇子的逼宫则真正地成为了一个笑话。
“什么时辰了?”
或许是苍天都知晓今日有要事出现,故而从一早开始就阴沉沉的,这倒难以看出是什么时辰来。
拂袖本来就猜到了自家小姐会问这个问题,故而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注意了时辰,这时候恰好便顺口接了:“我回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时辰才到午时,如果小姐你想救四皇子的话,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救四皇子?”徐笙歌倒是想救,但也要有那个能力才是。“我还能怎么去救呢。”
想来也知道,如果不是六皇子与谢右相在后面推波助澜的话,四皇子哪里会这么快就被定了罪。
况且,书上也写过一条,乱世之中当用重典。
现如今,南梁就是身处于乱世,倘若四皇子连谋逆的大罪都没有遭受什么惩罚的话,只怕有人也会趁机效仿。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四皇子的事情只是过了三天,就已经定罪论斩。
现如今徐笙歌只能背靠着自己的爹爹刑部尚书,康王最近将康王妃看得特别紧,梁王也不在,而爹爹先前也明确表示过,四皇子这件事情并无他解。
也就是说,四皇子也只能如此了。
叫来拂袖,倒是让她带了一把银票去诏狱。
将死之人最是能看出人情冷暖,毕竟人走茶凉,即便是高贵如皇子,在手起刀落的一瞬间也不过是一具尸首。
所以这时候,那些人将会怎么对待这个犯人,全看家属打点。
纵然徐笙歌不是其家属,但还是愿意帮其打点一番,至少来说走得不要太难看了。
临近午时,斩首的刑场外围了满满当当的人。
当然,与昔日看的那些斩杀平民不同,这一次砍的可是皇子,故而也没了那些丢臭鸡蛋菜叶子的戏码,只有嗡嗡然的人声,或兴奋或不解的人比比皆是。
四皇子被押解到台上,抬首只见身边都是自己的亲信。
昨天六皇子到诏狱探监,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谢右相竟然看中的一直都是不动声色的六皇子。
咽下满嘴的苦涩,跪地,向着皇宫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以报答父皇的养育之恩,以及这时候才有的悔悟。
徐笙歌在轿中,撩着轿帘看到这一幕,心中不胜唏嘘。
“来吧!”四皇子将头一昂,倒是一副大气凛然的模样。
刽子手看向台上的行刑官,还没有等行刑官有什么表示,便听到一阵马蹄声。
刑场的士兵一阵骚乱。
“刀下留人!”
是熟悉的声音。
庆元郡主!
徐笙歌撩了轿子的门帘站了出来。
本来还以为庆元郡主被谢右相关着出不来,没想到她到底还是跑出来了。
也是,毕竟二人早在当年谢右相布局的时候,便已经入了相思局。
相思局,情难解。
庆元郡主翻身下马,一只手高举着一个金牌,走到行刑台上:“御赐金牌在此,见金牌如见皇上,尔等还不跪下!”
行刑官一听,领着人起身跪下山呼万岁,抬首时却见庆元郡主上去便是给四皇子松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