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2章 四皇子兵败山倒

 

一直成竹在胸的四皇子,面上也霎时失去了所有的颜色,苍白得让站在他身边的兵部侍郎都有些害怕,心想这场夺嫡之战怕是十有八九失败了。
如是想着,索性咬了咬牙,走到四皇子身边,小声道:“四皇子,到了现在这种时候,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话已经十分明显了,就是让四皇子杀父弑君。
如果皇帝不在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只当是五皇子六皇子七皇子三个人联合谋反,而后禀报与皇帝,在皇帝无可奈何之下,也就只能如同四皇子所言。
但现如今皇帝却是在的。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更何况四皇子是皇帝一手培养出来的,皇帝看了一眼四皇子便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在犹豫了,自小就活在自己的威严之下,说一星半点没有惧怕之心是不可能的。
“谁敢!弑君大罪,九族当诛!”皇帝深知此时无须说太多话,只需要一条罪责,就可以让面前无数人萌生退意,毕竟他是皇帝,掌握着诸多人的生杀大权。
那兵部侍郎见四皇子还在犹豫,心道右相大人果然预料得不错,在关键的时候四皇子终究还是拿不下最终的魄力。
“四皇子!”
四皇子终于被这一声急促的声音拉回现实之中,站在包围圈中间的,是自己的父皇,但也是手里掌握着无数人性命的皇帝,是扶持起其他皇子与之对立,以免大臣们过早站队在他这一边的君。
“六弟,父皇现在还在御书房偏殿养病,你又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替身! 早就听说你也掺合到五弟的谋反之中,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本来我还不相信!现在我想不信也不行了!”回过身后的四皇子,自然要想办法找一个道德的制高点。
这一次带出来的人耳目众多,就算以后有什么流言传出去,但是至少来说要能够圆其说。
六皇子早就站在了皇帝的身后,现在也不是他强自出头的时候。
再说了,现如今五皇子已经被杀,而七皇子虽然不知生死,但是可以事后再计较,四皇兄的话,可就是板上钉钉的,再难翻身了。
当然,前提是要躲过现在这一劫。
“四皇兄,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丧心病狂到连父皇都不认的地步!你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对父皇可不能不敬!”虽然不强出头,但是必要的忠心还是要表的。
徐笙歌见状,便知道六皇子与皇帝估计是在拖延时间,为的就是要等袁仁邵的军队到来。
因为先前徐笙歌将发现五皇子军队的事情告知四皇子,故而四皇子想要对付五皇子,带人出来酣战一场。
两败俱伤之时,袁仁邵再带人前来善后,一是也能认清四皇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二是袁仁邵也算是为了梁王而有意拖延。
看了一眼袁仁邵,显然他也在计算着自己的军队还有多久才能上山来。
这一战当中,很显然五皇子与七皇子已经是失败的一方,轮到了四皇子与六皇子之间的斗争,四皇子身后有谢右相撑腰,而谢右相与梁王分明就不太对付,如果四皇子登基,那么谢家极有可能是皇后母族,这样一来,梁王还是不能安生。
还没有等徐笙歌完全像明白,只听见四皇子道:“众人听命,不需要听六皇子的诡辩之词,这个人不过是六皇子从民间找来假扮父皇的骗子,将这些人抓起来,我会在父皇面前替你们邀功封赏的!”
这话自然是蛊惑众人射箭之意。
皇帝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手背到身后:“我看谁敢!”
不过是四个字,但因为皇帝本身久居上位,所以身上独特的气质,让众人都迟疑着推搡,大有让别人先动手的意思在。
兵部侍郎本身就是个胆子大的,再说了他也是清楚这件事情不成功便成仁,上前劈手便夺过一个人手上的弓箭,拉弓,搭箭,射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虽然每一个皇帝在皇子之时从小就需要练武,但毕竟如今皇帝年纪老迈,且自从当了皇帝之后,也不像以前一般常年练武,现如今眼睁睁看见箭矢射过来。
要知道这些士兵之所以不敢放箭,就是怕将来真的有事的话要被追究责任,然而现在已经有人放箭了,就算是追究责任的话也有人担着,自然而然众人纷纷放箭。
袁仁邵毕竟是朝廷命官,自然不能真的让四皇子弑君成功,一个长长的口哨声响起,只见几个人飞身起来,抢了几面盾冲到六皇子与皇帝面前,结成了一个防御的阵型。
这时候才有人惊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竟然混入了对方的人。
徐笙歌见袁仁邵露面,不知道到底是已经猜测得到山下的大军即将到达,还是无可奈何才冲了出去,但是她现在能做的,要么是冲上去,同样露面保护皇帝。
要么就是,擒贼先擒王!
只见说时迟那时快,在四皇子刚刚后退,被簇拥在一行人之中,徐笙歌悄悄挤了过去,在即将靠近之时爆喝而起,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用刀抵住了四皇子的脖子。
“让你的人都住手!”徐笙歌冷声道,要知道现如今可是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自然容不得开玩笑。
四皇子一愣,没想到抓住自己的人竟然是徐笙歌。
她虽然一直都反对自己对付五皇子,但是没想到竟然也投靠了六皇子。
再定睛一看,那结成防御阵型的人之中,不正是镇北将军袁仁邵?
也就是说,自己的这次带兵,本来就是被人看透了的笑话一场。
“皇上,微臣护驾来迟!已带六千人马,即刻到达!”袁仁邵说话声音铿锵然如刀剑相撞,砸进了四皇子这边人的心中,这句话也正是告知他们,若是执迷不悟,便是死期。
“都住手!”四皇子不甘心地阖眼,只差一点,他就可以成功了,只差一点,他便可以与庆元携手笑看这南梁的江山,“此事都是我一人所为,其他人不过是被我蒙蔽才会行差踏错,还望父皇放过众人。”
这话,自然是为自己手下的人求情。
大势已去矣。
何惧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