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1章 曲折兮夺嫡生变

 

毕竟康王都不许康王妃见徐笙歌了,况且现在四皇子出兵要对付五皇子与七皇子是政治上的事情,康王妃当然不适合露面。
故而她在看到信件上内容之后,也只是吩咐了徐笙歌几句之后,便从侧门出去回王府了。
纵然已经从皇帝快要康复的迹象看出来这一天已经不远了,但是没想到谢右相与四皇子这么着急,竟然就在这两三天就已经动手了。
看来谢右相的眼线也不可谓不广,望江楼之前都没有消息的事情,谢右相倒是先发现了,这才打了徐笙歌一个措手不及。
而这时候,镇北将军府上竟然也派了人前来,只说是要有要事相商。
徐笙歌哪里不知道这个要事应当就是四皇子的事情,毕竟先前他可是就打算好了,准备浑水摸鱼,帮梁王逃脱现如今的困境,现如今的状况之下,当然就是最好的时机。
到了镇北将军府,袁仁邵倒是没说什么,早就准备好了一匹好马让徐笙歌换上,而后带着徐笙歌到了江夏城外的军营之中,领了六千兵马出行。
“袁将军,我们这是要去哪?”徐笙歌纵然知道是为了四皇子的事情,但袁仁邵也没有透露太多,倒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袁仁邵摩挲着双手,眼中露出热烈的渴望,要知道当年与梁王在战场上厮杀的日子真是太难忘了,如果不是老皇帝昏庸无能的话,梁王也不用被迫隐于朝野。
然而现在机会来了,倘若顺利的话,说不定王爷就能不在收到桎梏了。
“皇上方才命我领兵六千前往丹阳山支援,想来就是因为四皇子五皇子之争一事。”
“皇上?”徐笙歌心中一惊,皇帝不是一直都在病榻之上吗?
就是因为皇帝上次急火攻心之后,一直都缠绵病榻不起,早上的时候还在怀疑是不是北周皇帝给他下了药,这才导致了连七皇子母妃的尸骨被北周皇帝带走了都不闻不问。
现在却又说是皇帝下命?
是真的皇帝有命还是谁假借了皇帝的名义?
然而袁仁邵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而嘴角上还挂着一丝不明意义的笑容。
还没有到丹阳山,便已经看到了有行军的痕迹,及至丹阳山下,已经看得到已经开始尸横遍野,想来是厮杀已久,徐笙歌抬眼望了一眼袁仁邵,见他并没有下停止行进的指令,而是直接命令六千人上山。
毕竟徐笙歌与袁仁邵不是普通的士兵,二人都身怀武功,与几个武功不错的副将一同施展轻功一路沿着士兵的尸体上山。
疾驰在山间,徐笙歌心中不知道现如今到底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然而当他看到五皇子的尸首之时,心中一紧,看来这一出是四皇子赢了才是。
“天家之中,亲情寡淡。”
不过袁仁邵似乎也就感慨了这么一句,而后便继续赶路,现如今还没有看到五皇子的身影,他这次带兵出来的任务就不算完结。
然而让徐笙歌越发心惊的是,本来以为此事已经算是了了,然而开始发现三三两两的人往山下逃,她原本还想开口询问,然而发现袁仁邵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便跟了上去。
越来越多的逃兵,就算是不太懂战争的徐笙歌也可以猜想得到前方应该就是如今的战场,也就是说,前面还在打着?
方才看到了五皇子的尸体,倒是没有看到了七皇子,难不成是七皇子还在跟四皇子打着?
如是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快到山顶,然而山顶之上已经黑压压一群人,看来已经是有一方已经完全将另外一方压制住,不知道什么时候袁仁邵已经将一套还算干净的盔甲丢过来让徐笙歌换上,而后混入军队里去。
“六弟,现在大局已定,我劝你还是投降为妙,五弟谋反一事本就与你无关,但是你一定要假传父皇的旨意,要我停战,此事若我真的如你所说,那么日后南梁动荡,我如何跟父皇交代。”
徐笙歌等人并没有走得太近,不过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四皇子。
原来与之对峙的并不是七皇子,而是六皇子。
不过他提到的皇帝是怎么一回事?之前袁仁邵也说是皇帝让他领兵前来的,难道皇帝早就知道了四皇子要对付五皇子一事?
“四皇兄此言差矣,你早就想对付五皇兄和七弟了,现在不过是逮住了一个机会,现在五皇兄和七弟都被你杀了,而知道真相的我,你还是不想放过,要灭口了之,我说得对也不对?”
看来这说话的人是六皇子。
徐笙歌对六皇子的主要印象还是之前庆元郡主和四皇子要把他介绍给自己的那一次,但是那时候的六皇子一副全听四皇子做主的模样,哪里像是如今,竟然还敢反驳。
四皇子冷哼了一声,他没有预料到六皇子会带着父皇的旨意出现,但是当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倘若失败的话,就算他什么都没有做,这样的状况之下也已经被父皇猜忌了,还不如狠狠心将事情办到底。
倒是这个六弟,让人刮目相看啊。
“我怎么会这么对你呢,好歹我们兄弟一场,为兄自然要为你着想,毕竟在五弟谋反的重要关头,六弟你突然出现,且还率军与我对抗,毕竟我现在把握着大权,传出去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与五弟一起谋权篡位,我自然要追过来。”
这一番话说得,似乎当真是情真意切。
然而四皇子却退后一步,单手举起来,做了一个手势:“然而六弟你执迷不悟,硬要与我对抗,看来是铁了心帮五弟了,那么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抓了你,回去跟父皇再行禀报定夺了。”
“你果真要杀我?”虽然六皇子先前也说了四皇子要杀他,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四皇子却没有再过多废话,举起的手一放下,原本在四皇子身后的弓箭手上前摆出了阵势。
“朕看今日谁敢放肆!”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后面的营帐中传出。
然而,从古至今,只要听到朕这个自称,便知道是皇帝了。
一直病重在床的皇帝,此时却身着龙袍,昂首阔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