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60章 痴情兮北周皇帝

 

一直到蹲点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徐笙歌才终于见到了她们这一趟前来要见到的正主。
及至湖边的辚辚马车声消失,康王妃这才转身向着徐笙歌打了个眼色,见其面露思索的神色,知道她心中有诸多的问题,但是现在哪里是可以怔愣的地方,所以轻巧地落在她身边,环抱着徐笙歌的肩膀便往来处飞去。
经过了原先轿夫送徐笙歌来的地方,康王妃让她先暂且歇下,而后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枣红马,以及身边还跟着一匹马。
徐笙歌心中嘀咕,这康王妃倒是诸多心思,一开始派人用轿子来接她,倒是让她放松了警惕,本来还想着轿夫回去了她应当怎么回去,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马匹。
接过了康王妃丢过来的缰绳,知道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翻身上马,起初二人还是小心翼翼地慢行,尽量减小马蹄声,到了估摸有三四里地之后,二人这才打马回城。
本来徐笙歌还以为康王妃会带着自己回康王府之中,毕竟没有康王妃自己的庭院之中更让她信得过的地方了。
没想到的是,康王妃竟然告知康王不喜欢她插手南梁北周之间的事情,所以倘若希望接下来能够得到她的帮助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康王府。
一直以来康王妃都是南梁走私北周的重要牵头人,要说康王一点都不知道,徐笙歌是决计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如今康王怎么有突然反对了起来?难道这就是为什么上次自己去的时候,被拒之门外的原因?
不过,既然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徐笙歌自然也不好多问。
回到沧月苑之中,徐笙歌让拂袖上了茶水之后,便屏退了她人,这才问了起来。
“方才那人就是你皇兄不成?”想起方才所见,徐笙歌还觉得有点啼笑皆非,如果不是康王妃一早就说了湖边的小木屋里面住的是她的皇兄,北周的皇帝,徐笙歌就算看到了也只会认为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而不是劳什子皇帝。
谁看见过皇帝竟然穿着一身粗布素衣走出来?
就算是身上气度不凡,又或者说在外面守卫的人一看就是精兵良将,但是也没有哪个皇帝这么荒唐。
“这就牵扯到了一桩往事了。”康王妃点了点头,承认了那名男子的身份,“皇兄还没有登基的时候,曾经化名来过江夏城,因为被人暗算,故而与身边人走散了,还被打落水中,幸得一位姑娘相救,这才活了下来,毕竟是身处他国,所以皇兄不敢吐露身份,只说自己其实是过路的商人,路遇劫匪才如此狼狈。”
“你皇兄来倒是多情,特意来怀念那位农家姑娘?”想到了湖边的木屋,且那北周皇帝穿得如此粗布的衣服,想来那女子身份也不会如何高贵,故而徐笙歌如此猜测。
哪里想到康王妃叹了一口气:“若那位姑娘只是农家姑娘倒也还好,但这位姑娘乃当时太傅之女,不过是到附近的庙里烧香拜佛,恰巧歇在此处之时救起了我皇兄,然当时皇兄并不知晓,只是打算着等回北周后便向南梁求娶。”
“谁料到等你皇兄回国,待得求娶之时,才知道她竟然已经另嫁他人了。”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原因,才会让北周皇帝不辞千里之远而特意来这里怀念那名女子,且按照这个情况看来,那名女子估计十有八九已经不在人世了。
“确实,那名女子的身份皇兄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后来正是嫁给了你们现在的皇帝,也就是你们七皇子的生母。”康王妃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说起来的话,还真的就是因为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如果你们的皇帝好好对她的话或许还好,但是皇兄每每得到消息都是她如何沉浸在忧伤之中,最后还因此郁郁而终。”
“所以北周皇帝来南梁的目的,只是为了纪念七皇子的母妃?”
“准确来说,是来接她回去的。”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让徐笙歌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七皇子的母妃,太傅的女儿,虽然她印象之中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位份,但是至少来说不会低于妃位才是。
北周皇帝,来南梁是为了接一个南梁皇帝的妃子的尸骨。
且在这么庞大的战争局面之中,显得那么可笑。
当然,徐笙歌是笑不出来的,因为很显然的北周皇帝应该是不仅仅止步于接七皇子母妃尸骨这么简单,南梁现在都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如果没有北周皇帝决策的话,估计也不会有现在这个地步。
“那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虽然一开始来说,徐笙歌总觉得康王妃与北周还有联系,十有八九是北周的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康王妃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给自己报信,想来还当真有可能是为了先前所说的,纵然所为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北周七皇子周佶登极皇位。
康王妃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也是才收到确切消息没多久,要说办法的话,还真的是要从长计议。
君不见,皇兄身边可是一群高手在侧。
也是因为南梁皇帝病倒在榻,否则还好办一些。
正是如此想着,徐笙歌与康王妃都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
二人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还是徐笙歌先开了口:“皇宫之中守备森严,应当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吧。”
“据我所知,南梁之中不少人都是北周埋下的棋子。”康王妃毕竟是皇家中人,即使是不知道到底具体是哪些人,但是粗略的还是知晓的,“如果真的想给南梁皇帝下药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徐笙歌倒吸了一口气,难道这就是为什么皇帝一直卧榻不起的原因吗?
正在说着,突然听到拂袖突然在外禀报:“小姐,望江楼送了一桌酒席来,说是小姐要的,来人还吩咐过了,这些菜肴都要趁热吃,千万不能等,凉了可就不能吃了。”
徐笙歌心中咯噔了一下,她哪里去望江楼点过酒席,想来是望江楼有要紧的事情告诉她,这才假借酒席之名。
让拂袖进来,只见她拎进来个大食盒,一层一层打开,最底下赫然是一封书信。
展开信笺,徐笙歌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四皇子,已经出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