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8章 共膳徐父训笙歌

 

从镇北将军府出来毕竟已经是夜深了,徐笙歌回到沧月苑之中,却见到一脸忧心忡忡的拂袖。
将自家小姐拉入屋里,小心翼翼地往外查看了一圈,这才缩回脖子将徐笙歌推进里屋:“小姐,先前老爷来过了,发现你不在,盛怒之下逼着我说你的下落,还让你明天早上到东院去一趟。”
虽然拂袖平日里看着大胆,但其实最是怕徐惊羽,所以看到徐笙歌回来了,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并且附送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如果是平时的话,徐笙歌少不得要打趣她两句,但是毕竟今晚上的事情已经够她烦心的了,倒是没心情去开太多的玩笑。
回到江夏城这么久,爹爹从来还没有管过自己这些事情,今天怎么就突然前来了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罢了,最重要的还是袁仁邵所说的话让徐笙歌依旧心惊胆战。
诚然,徐笙歌是希望南梁昌盛起来,但是老皇帝在初时让她有一丝丝好感的话,那么在后面的接触中,越发觉得他的昏庸以及忌惮有才能之人。
比如那日,徐笙歌忙至半夜进宫面圣,得到的却只是皇帝的龙颜大怒,只因他们吵醒了他的温柔乡中的好梦。
再比如那时,明明知道梁王不过是被谢右相算计了,但还是偏帮谢右相,只为了想找时机将梁王铲除。
就更不用说,当初皇帝竟然因为宜兰公主一案,不由分说便将前后几批人关进诏狱之中,就是为了平息北周的怒火,从而使得徐笙歌的父亲陷入囹圄之中。
但是,纵容夺嫡之争且可能出手推波助澜的话,显然与徐笙歌所接收到的教育不合。
就如此辗转着,徐笙歌良久才终于入睡。
翌日,梳洗罢的徐笙歌早早便被父亲叫到了东院之中,倒也没有徐笙歌心中所忐忑的责骂,更甚至是没有提及昨晚上的事情,反倒是让她坐下,只说是还没有一起吃过早膳。
这下她的心中更是紧张了。
倘若爹爹责怪自己的话,还能好好的吃顿饭,至少来说知道爹爹昨晚上的生气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这种气氛,莫名的有些心慌。
徐笙歌的目光往桌上一扫,只见碗碟盛的是香甜热乎的胡麻粥、卷着猪肉青葱的蒸饼、混合着药香的黄耆羊肉、糖豌豆芽、豆栗黄、乌李酪面。
倒是丰盛得很。
若不是知道爹爹本就是对吃穿用度上不是特别讲究,想来是因为自己与爹爹难得一起用早膳,所以早膳的样式多了些,怕还要认为爹爹是个贪官了。
“这几日,前线的事情已经初步稳定了下来,皇上的身体也逐渐好起来了,故而这两日四皇子倒是让我们回来歇歇,休沐一日,所以难得不用去早朝,让人把你叫来一起用个早膳。”徐惊羽抚摸着胡子,倒是并不急着说什么。
倘若是在平时的话,徐笙歌倒也不会觉得休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尤其昨天晚上四皇子还铁了心地表示这一战他非要出战不可。
爹爹说皇上的身体逐渐好起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四皇子出手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了,只要皇上一旦好起来的话,那么可就再也没有这样大乱的时机了。
“难得爹爹有空,作为女儿的我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了。”徐笙歌开着玩笑,落座往自己爹爹身边挪了挪。
本来还在想着什么时机跟女儿说的徐惊羽,听到这句话倒是笑了起来:“你这性子,多少年了还是改不了。想当年你才出生的时候,跟一只小猫大小,爹爹多担心你长不大,不过好在你现在是个大姑娘了,眼看着越来越像你娘。”
“爹爹最近越发想娘了。”徐笙歌毕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而且以前爹爹也不怎么许提起娘亲,纵然一直想知道娘亲的事情,但现在反而每每回想起来都变成了是空白,所以有心想安慰一下父亲,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毕竟人老了,自然想起年轻的不少事情,”徐惊羽盛了一碗胡麻汤,甜香的味道飘了出来,热气腾腾下显得其有些莫名难测,“其实为父也不多求什么,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长大,顺顺遂遂嫁人。”
“爹爹,女儿的事情女儿自己知道。”与一惯不想婚嫁的女子一般,徐笙歌可不想听这些话。
“你听我说完,先前爹爹不许你跟梁王来往,有爹爹自己的理由,但是现在我并不是要说婚嫁一类的事情,而是告诉你,作为一个父亲的期许,”徐惊羽深吸了一口气,很显然前面说的话看来都只是铺垫罢了,“但是自从你下山之后,爹爹没有一日是不担心的。然而即便是这样,爹爹也没有太过于干涉你的事情,只要不涉及到生死的问题,我觉得你有所经历才能有所成长。”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惊羽停了下来,屏退了其他人,才接着道:“然而,你最近却是过了,你一脚已经踏进了政治之中,更甚至的是掺合到了几个皇子的夺位之争中,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爹爹,你怎么知道的?”徐笙歌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爹爹,要知道四皇子想要对付五皇子之事,虽然她作为一个女子都知道了,但这也是因为四皇子派人前往请徐笙歌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知道这种皇家的机密。
“这世界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是先前四皇子请你去谢府的时候再机密,但是与会上之人,确保人人都能忠心不二?”明显,徐惊羽是不赞同徐笙歌参与道这件事情来。
徐笙歌抿了抿嘴,虽然不知道爹爹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显然应当就不是与会上的人告诉他的,要不然他就应当知道自己是反对这件事情的。
“其实我也不赞同四皇子这么做,在会上我基本上都没有说什么话,且后来我发现五皇子似乎也有所察觉了,虽然说四皇子原本就打算透漏风声出去,然则五皇子的动作,可不像是等四皇子散播风声这么简单。”
“那你昨晚大半夜去镇北将军府做什么?”徐惊羽冷不丁地突然道。
其实昨晚上既然徐惊羽会在她不在的时候,逼问拂袖关于她的下落,那么自然就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的,这一早上倒是也知道了。
顿时,徐笙歌倒是觉得自己的爹爹神秘了起来,不过既然爹爹已经知道这么多了,似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倒是将先前所说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