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7章 为梁王计搅浑水

 

按理来说,这件事情本来应当与徐笙歌无关,毕竟她只是一个弱女子。
原本梁王托付袁仁邵的时候,他还在想着江夏城作为南梁的京都,就算是北周人再怎么厉害,一时半刻也攻打不过来,自然满不在乎的答应了。
而朝堂之上的事情,四皇子可是有谢右相作为后盾,说是怕出大乱子,但朝堂斗争本来就是在皇上面前的诡计罢了,现在皇上正在病榻之上,再乱又能如何?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五皇子他们居然私自养有一支军队。
这件事情虽然不知道徐笙歌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既然特意过来说,自然不会是捕风捉影之事,而四皇子瞒着皇帝的意思很是明显,就是要将计就计,以此来决胜出皇位的赢家。
“这个问题倒是难倒了我老袁,不过想来徐小姐是名满京城的才女,应该早就想好了对策,不知道小姐你是如何打算的?”袁仁邵虽然说自己是个粗人,然而实际上却并不是真的是愚钝之人,说的话倒是先试探徐笙歌的意思。
徐笙歌也不介意,本来还有些担心他是个武夫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反而不好实施,现在既然他也是个聪明人的话,现在倒好安排了。
不过也是,从他一开始就直接将自己带进密室来看,就是个聪明的人。
“其实任何事情的解决方法,都应当是处在想要什么样的结局,按照我的意思来看,南梁现在的局势不能乱,尤其是江夏城不能乱。”徐笙歌沉吟了片刻,这才将心中的想法缓缓道出,“现在皇上还在病中,而其他皇子并不成熟,倘若四皇子与五皇子之战一旦拉开序幕,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南梁皇室之间的斗争什么时候都可以,唯独现在不行,前方将士如果知道自己所守护的国家,竟然在这种时候只想着皇位,还不知道会伤了多少人的心。”面前的人毕竟是个将军,且又是梁王的人,所以她并没有太多的忌讳。
想来这个镇北将军应当也有所体会,她所说的话。
袁仁邵嘴角一撇,食指与中指来回地点在桌子上:“我曾经听说,徐小姐是梁王的红颜知己,不知道是也不是?”
本来一本正经跟那袁仁邵说话的徐笙歌,骤然面上一红:“现在我们在说国家大事,这些闲言碎语,还是少听一些为好。”
“其实方才徐小姐所说的这么多,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徐小姐为了让梁王进攻奉天城一事,不会有太多的顾忌,所以想稳住南梁京都的事情?”袁仁邵用审判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徐笙歌。
虽说从梁王将徐笙歌交托到自己手上来说,她决计是梁王的心上人。
但这个徐小姐到底是不是将梁王也视为心上人呢?
“梁王所做的事情有关于南梁生死,自然不能让他功亏一篑,本来还以为将军是梁王的人,自然该是关心梁王才是,既然将军只是对坊间传言感兴趣的话,那么笙歌就不便打扰了,因为我没有兴趣变成别人口中的谈资。”
出乎徐笙歌意外的是,在她怒气冲冲地说完这句话后,袁仁邵却起身告了个罪:“其实方才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还请小姐不要生气。”
说是开玩笑,实则上是试探徐笙歌对梁王的态度。
如果说徐笙歌方才吐露了对梁王的仰慕之情的话,那么袁仁邵反而有些怀疑了。
这世间,纵然女子再大的胆子,于情之一字上,都会或多或少地羞于启齿,更何况面前是刑部尚书之女,饱读诗书之人。
“其实,方才老袁之所以冒犯小姐,主要是想知道小姐对王爷,到底是关心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毕竟,老袁与小姐的看法,可是完全不一样。”说出这样的话来,袁仁邵其实已经是相信徐笙歌的了。
“哦?”徐笙歌的心中咯噔了一下,这个袁仁邵既然说看法完全不一样,那么意思就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不过,就算是心中如此担忧着,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不知道将军你所说的完全不一样,到底是如何的不一样,也好让我心中有个明白。”
“这件事情,严格来说是王爷的一个机会,”袁仁邵压低了声音,显然意思是他所说的话有可能大逆不道,又或者是不能为人所知的言语,“先前武国公府因为皇上的猜忌而被对付,尤其自从王爷灭了琉国之后,纵然是交了帅印,但皇上也为了要对付王爷,而故意捧杀王爷,也幸好王爷能及时地抛却朝堂之时,这才能有了后面的深居简出。”
这几句话里,徐笙歌倒是听出来了袁仁邵的意思,但还是不可置信。
“你的意思是?”
“没错,想来小姐你已经知道老袁我想要说什么了。”袁仁邵搓了搓手,如果梁王在场的话,一定能看出来他内心的激动以及期待,“当年许多兄弟因为这件事情寒了心,不再从军。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正是一个机遇,如果这件事情四皇子能够撑过去的话,那么十有八九皇位就是四皇子的了,从他愿意让王爷领兵来看,应当是能容人的。”
“倘若真的是能够容人的,现在王爷拼死将南梁救下,且一开始就站在了四皇子这边,那便是日后有从龙之功,四皇子想对梁王下手,也得在掂量掂量。而就算不能容人,比起现在的皇上来说,四皇子还稚嫩得很,王爷要脱身也方便。不知道小姐你觉得如何?”
虽然说是问徐笙歌,然而从他的语气里,其实早就是肯定句了。
“倘若,四皇子失败了呢?”
袁仁邵又搓了搓手:“失败了的话,那么就是五皇子获胜,既然五皇子能够做出私自培养军队的事情,那么逼宫想来也不在话下,只要到时候我们动一些手脚,惹得五皇子逼宫的话,那么也是如上,五皇子手段再厉害,也是年少,想要对付王爷还嫩着。”
徐笙歌怔愣了神。
她没想过自己来求助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那袁仁邵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挣扎,安慰道:“其实这件事情,就算小姐你没有发现五皇子的军队,也是迟早要发生的,小姐你不忍心南梁大乱,身为镇北将军的我更是如此,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小姐你想象中的糟糕,只要我们将事情控制在小范围内,并且最好速战速决,那么王爷日后便不能再受那鸟气,连喜欢个女子都要偷偷摸摸的了。”
呃。
徐笙歌没想到这袁仁邵说来说去,又说到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