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6章 夜半探镇北将军

 

出了皇宫后的徐笙歌并没有去谢府,不是说没有时间,也不是觉得没脸去谢府,而是要仔细思考一番,四皇子的心中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从方才在宫里皇帝的那一声呼唤看来,皇帝身体虽然还孱弱,但是也快好起来了,至少来说只要清醒了,之后处理政事的话,那么四皇子能插手的地方就越来越少了。
这难怪了最近谢右相逼四皇子逼得这么紧。
且皇帝本来就是针对梁王的,四皇子既然起用了梁王,皇帝难免不会心中有什么猜想,这样一来,这父子离心就更严重了。
而就四皇子方面来看,既然他先前说了是为了庆元郡主,是为了救谢家,从他就连庆元郡主都隐瞒着来看,想要劝说他还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更甚至是,连庆元郡主都不一定能够破除他的这个执念。
倘若真的按照四皇子所说,如果他们杀了五皇子与七皇子之后,皇帝别无选择之下不会对他们做出什么责怪的事情,那么徐笙歌她的最佳选择应当就是帮助四皇子。
然而徐笙歌在沧月苑中苦思良久,心中都隐隐不安。
向来参与这等夺嫡大事,若成,则可能是从龙之功,若是不成的话,那么更有可能是杀身之祸。
徐笙歌自问对从龙之功没有任何的兴趣,且她一开始就是要劝阻四皇子的,怎么可能就如此轻易决定了呢?
只是不知道前方梁王在北周之中如何了,倘若再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还回不来的话,她也不能确保京中的形势不会变。
正当徐笙歌想到梁王之时,却想起了那日与梁王别过之时,梁王交给自己的玉佩,说是可以去找镇北将军袁仁邵,虽然与那镇北将军不怎么接触,但既然是梁王所说,那么自然就是可以相信之人。
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徐笙歌扮作一个男子的模样,翻身出了徐府,到了镇北将军府门口,只说是有机密要事相商,让门房拿着玉佩去通传,未几便见那袁仁邵亲自出门来接。
想来是梁王先前与之打过了招呼,见是一个陌生人的样子,丝毫也没有意外的神情,带着徐笙歌便到了一间密室之中。
“不知道徐小姐这么晚了到我府上,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袁仁邵是听说过这个徐小姐的,就算没有听过的话,连梁王都亲自来嘱咐的人,哪里又能没有注意到呢。
徐笙歌抿了抿嘴,心中想的却是自己倘若一开口的话,那么势必又要将梁王拉下水了。
梁王本来只是在外面攻打北周,本来是大功一件,皇帝也不好下手。
但是就怕她一搅和的话,皇帝倒是有了借口了。
袁仁邵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徐笙歌在担忧梁王的事情,不过他本来就是个武人,也不会哄人,只说:“徐小姐有话只当说就是了,梁王既然将小姐交给我老袁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老袁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么说来,这个镇北将军确实是对梁王忠心耿耿,也难怪了梁王让自己有事的话可以来找袁仁邵。
但这件事情毕竟也不好就这么说出来,主要还是不能透露出四皇子一行人的意图,蹙着眉头的徐笙歌,手轻轻叩了叩桌子,才下定决心道:“其实这件事情我犹豫了很久,一直不知道要怎么跟将军说,但将军既然身在京城之中,当是要保护江夏安危才是,所以我这才过来跟将军一叙,本来还在担心将军不知道是何反应,但是现在看来的话,将军并没有让我失望。”
见徐笙歌说了一连串的场面话,袁仁邵嘿嘿一笑,道:“徐小姐,你有话但说无妨,听你的意思是跟江夏城的安危有关,你放心好了,梁王在临走之前已经吩咐过了,就算护不住江夏城的安危,也一定要护住小姐。”
本来还在想着要怎么跟袁仁邵说的徐笙歌,听到这句话,乍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冷不丁地面上一红,待得稳了心神才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一件事非常地重要,还希望将军倘若愿意帮忙的话就尽量帮忙,不愿意的话也不要声张出去。”
“小姐,你是不理解我老袁,想当年我老袁一条性命都是王爷救的,王爷要我做什么我自然就做什么,”说到这里,袁仁邵的话语一顿,又转了过来,“王爷既然将令牌给了你,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徐笙歌倒是也懒得再去转这些兜兜转转的事情,开口道:“其实前几日,我听到了一个流言,说是五皇子他们私下养了一支军队。”
谁都知道,私自建立军队是什么样的大罪,更何况是镇北将军的袁仁邵。
只见他“咚”地一声,一只砂锅大的拳头捶在桌上:“这五皇子要造反啊!”
“嘘!”纵然知道这是在密室之中,但徐笙歌还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且这袁仁邵喊得自己耳朵嗡嗡直响,还是让他小声些才好,“造反不造反,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七皇子近期一直在收购粮食,也不知道是跟五皇子联手了,还是七皇子也有所准备。”
其实徐笙歌不是不知道七皇子与五皇子联手了,但是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江夏城的危机看起来更严重罢了。
“四皇子,皇上知道吗?”袁仁邵虽然是个武夫是个粗人,但是不代表什么都不懂,听到徐笙歌这么一说,便想到了事情的重点。
徐笙歌叹了一口气,道:“四皇子知道了,但是皇上还不知道,但眼下南梁正是危机时期,怎么能够容忍得了他们真的手足相残一场。”
夺嫡之争,往往伴随着清洗势力。
如果梁王能够成功将北周京都奉天城拿下还好,但是如若拿不下的话,这京城一战还不知道会给南梁带来多大的灾难。
那袁仁邵深吸了一口气。
显然也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心道难怪了这徐笙歌会半夜登门造访。
但是他一介武夫,到底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