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5章 为娶庆元意已决

 

先前的事情,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都是提议四皇子瞒着庆元郡主的,明面上说的是庆元郡主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最好不要掺和到政治上去。
实际上还是怕她知道得太多了,万一妇人之仁而劝说四皇子的话,四皇子一旦动摇,那么不可避免地对计划会产生影响。
四皇子虽然也同意不让庆元郡主掺和到政治上来,但是没想到的是谢右相他们竟然会把庆元郡主给禁足了,难怪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庆元,原来是因为这样。
“庆元是谢右相最喜欢的孙女,最多就是禁足了,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看你进宫来,最主要的还是劝说我对五皇子他们动手的事情吧。”四皇子虽然刚才确实有一阵子的晃神,但是沉静下来之后,还是能够察觉得了徐笙歌的意图。
尤其是昨天晚上,她是不赞同对付五皇子的。
徐笙歌冷笑了一声:“本来还以为四皇子对庆元郡主还是有情意的,没想到却也是如此薄情,真是可惜了庆元郡主对殿下的一片苦心,纵然我确实是有心来劝殿下关于五皇子的事情,难不成就不可以是庆元郡主的想法?”
“若是庆元郡主当真是不想劝四皇子殿下的话,那么为何会被自己的爷爷关了禁足?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若是四皇子有心打听一下便知。”
如此说来的话,那么庆元就是不希望自己去对付老五的了。
一直以来,四皇子也不是不知道谢右相的心思,毕竟谢右相潜心培养了自己十余年,而皇帝的一些动作也充分表明了是想对谢右相下手,如果不是因为有梁家为最大的祸患的话,估计谢家早就遭殃了。
但是四皇子自己更明白的是,倘若自己不按照谢右相说的去做,就怕的是谢家覆巢之下,庆元郡主哪里还能独善其身。
更何况,皇帝这两年越来越多疑了,甚至是已经开始扶持了五弟,要不然五弟哪里会膨胀出野心来,竟然要跟他一整高下。
“你有更好的法子?”毕竟是与庆元郡主青梅竹马长大的,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所思所想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倘若徐笙歌真的有法子的话,那么还是可以尝试的。
“等。”徐笙歌的眉心一跳,心中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感觉,不过口中就给出了一个等字。
四皇子起初只是嗤笑了一声,后来又仰天而笑:“等到什么时候?等到谢府被灭?还是等到五皇子踩在我的头上?”
“四皇子你应当冷静一下,不应该因为谢右相的言论而丧失你的判断力,纵然谢府确实可能安危不定,然而五皇子一事上,他本来就有错,又何必非得掺合进去呢?依照我的看法,想要害一个人的时候,并不需要自己去动手,这件事情还是让皇上醒来之后再自行决定为妙。”
心中万分焦急的徐笙歌,面上只能冷静地劝说着四皇子,毕竟四皇子从小就被谢右相看中培养,且四皇子也一直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庆元郡主好,所以现在乍一时间过来劝说他,他哪里就能轻易地放弃原先的想法了。
“父皇子嗣虽多,但健在的皇子当中除了我以外就是五弟六弟七弟九弟和十一弟,六弟出身低微不足为惧,九弟十一弟年纪尚小还不成气候,如果我现在就能把五弟七弟一举歼灭,到时候父皇不想给我皇位都不行,这也是我们笃定父皇不会怪罪我们的原因。”四皇子扫了一眼徐笙歌,眼中却是不满的情绪。
然而徐笙歌眼见着是庆元郡主的传话人,自然要将话都说清楚了,以免引起什么误会,徐笙歌误会还不打紧,如果是庆元不能理解的话,那么倒是麻烦了。
瞬间,气氛有刹那的沉默。
这个做法应当算是孤注一掷。
但是倘若四皇子是为了庆元郡主的话,倒也是能说得过去。
按照四皇子的地位,倘若谢家一旦出事,那么庆元郡主就是罪臣之后,如此一来,就连成为四皇子侧妃的可能性都没有。
而即便是四皇子还是可以登极皇位,庆元郡主能够被他纳为妃嫔,但也是连做皇后的机会都没有。
他自小就觉得,庆元一定是自己的妻。
所以他不会让庆元成为妾室,更不会让她成为罪臣之后。
是以,他愿意为了她赌了这一战。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可能你不知道,五皇子的那支军队现在已经退走了,包括他收购粮食的证据,应当也会在随后全部被销毁,从这些迹象来看的话,五皇子他们应当是有所警惕的。”
徐笙歌仔细回想,当时虽然他们潜入军队的时候,与五皇子的军队难免有所接触,就算当时没有人敢说出来,但是他们能够将北周的两个皇子抓住,也说明了一定的原因。
倘若没有人追击过去的话,怎么可能抓到了北周七皇子与九皇子呢。
更何况,当时周佶都已经发现了徐笙歌。
而既然北周九皇子要改换方向的话,自然也发现了徐笙歌,也就是说,五皇子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四皇子透露风声出去,他们自己已经察觉了他们军队之事,与其截杀徐笙歌,不如先销声匿迹来得干净。
四皇子抿了抿嘴唇:“我自小与庆元一起长大,不想委屈了她,这辈子,我都愿意护着她。”
徐笙歌虽然感动于这样的情话,但是却知道这条路之艰险:“若是不成……”
四皇子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若是不成,我便在黄泉路上等她。”
这句话,让徐笙歌知道了他的心结与决心。
倘若真心是这般的话,也就只有庆元郡主才能劝说得住他。
但如果他执意如此,那么连庆元郡主都劝说不住。
正当徐笙歌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的偏殿传来剧烈的咳嗽之声。
“宣儿……”
是皇帝的声音。
四皇子收回看向偏殿的目光,道:“我意已决,你还是先回去吧。”
起身,四皇子颀长的身影隐匿进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