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4章 潜入深宫悄无声

 

在望江楼用过午膳,徐笙歌坐在雅间的窗边看向外面,只见现如今楼下人来人往正是热闹。
要知道现在正是白天,四皇子应当在宫里处理朝政,再且说,自从皇上病倒之后,四皇子基本上都是宿在宫中,也就昨天晚上才在宫外见到他。
“小姐,一直蹙着眉头也不是办法,现在还是白天,除非四皇子出宫,又或者是晚上的时候你潜进宫里,否则还真的没有机会看到四皇子,这急也是急不来的。”拂袖身为徐笙歌的贴身丫鬟,当然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纵然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大概上还是知道的。
徐笙歌长叹了一口气:“现如今的形势,想要阻止四皇子,在谢右相身上着手的话,我暂时还没有找到什么突破点,而在四皇子本人身上着手的话,不知道庆元郡主足不足以打动四皇子。”
“想起先前皇帝要几个皇子接近小姐的时候,四皇子就曾经信誓旦旦表示自己的心上人是庆元郡主,按照我的意思,四皇子既然愿意为庆元郡主做到这个地步上,肯定多多少少会听一听庆元郡主的话的。”拂袖给徐笙歌空了的茶杯满上了水,道。
“若是有用的话,那自然是好,一切都会好办得多,”拂袖虽然跟着跟着自己下山有一段时间了,并且也参与了不少事情,但是她参与的还是太浅了,徐笙歌只能解释道,“可能你不知道权力对一个人的诱惑有多大,尤其是现在一切大权都交给了四皇子,倘若四皇子食髓知味的话,就怕会红了眼。”
徐笙歌皱眉,倘若没用的话,不知道五皇子那边能不能想个办法,若是五皇子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发现了私自操练军队,到时候当真是被逼得狗急跳墙,还是隐忍不发。
当然,这些都是不能对拂袖说的。
“只是不知道谢右相好不容易等来的时机,会不会就这么甘心地放弃。”徐笙歌也怕谢右相会不会派人盯紧了她,就等她如果出手干预的话,重创她。
但徐笙歌深知,他准备了十余年又如何,要知道现在的南梁江山乱不得,而南梁的江山日后也需要四皇子。
她不能让谢右相的自私,而毁了四皇子。
见天色还早,徐笙歌忽而想到了要再出去走走,要知道上次她就是无意中进了一家茶楼歇脚发现的五皇子七皇子在收购粮食,这一回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拿过沈连才递来的关于先前在茶楼遇到的两个人的资料,毕竟是徐笙歌点名要查的人,沈连才一直都让人注意着,这倒是让徐笙歌省却了不少的麻烦。
从册子上显示的消息来看,这两个人已经消停了几日了,看来这五皇子与七皇子的粮食是收得差不多了?
但是想到了那支军队似乎也转移了阵地,难不成收粮食的也转移了阵地?
不过,这军队转移阵地,倒是给了徐笙歌一个借口。
如斯想着,徐笙歌在江夏城中走了一圈,转眼便已经是天黑了。
用过晚膳之后,得知四皇子并没有回府,徐笙歌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皇宫禁地之中,自己要好生闯一闯了。
拿着沈连才给的地图,找到了冷宫的位置,见果然是防守没有那么森严,翻墙入内,而后摸了件太监的衣裳换上,手捧着一盅汤匆匆走入御书房内。
偌大的御书房内,四皇子手里拿奏折,面上却在发呆,看面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是前方的战事出问题了?梁王出事了?还是在担心对付五皇子的事情?
也是多亏了平时庆元郡主都会送汤水来给四皇子喝,现如今徐笙歌端着汤水来,倒是没人怀疑,行了个礼仪:“四皇子殿下,庆元郡主让奴才提醒殿下,该是歇息的时候了。”
正在愣怔的四皇子应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今日我都没有看到庆元郡主,没想到她如此有心,端上来吧。”
见一个太监下来将手中的托盘端到四皇子跟前,挥了挥手,表示她可以走了。
徐笙歌本来就不是真的为了送汤水给四皇子喝而已,现如今又怎么可能真的会走,又道:“庆元郡主说昨天晚上与殿下一见,甚是想念,不知道四皇子什么时候到谢府上相聚。”
本来说到昨晚上的时候,四皇子心中便一跳,现在又说到了谢府,纵然是再笨的人,也想得到庆元是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知道后却在一天一夜后都没有找过来,想必是庆元自己出不来。
既然如此,那么她是怎么吩咐人来让自己喝汤的呢?
如此一想,便摆了摆手,屏退了其他人。
其他人只以为是四皇子要让他传话给庆元郡主,哪里敢打扰主子的好事,纷纷退下。
“徐笙歌?”四皇子试探性地叫道,能有如此勇谋潜进皇宫里面的,又知道昨晚上的事情,除了那胆大包天的徐笙歌,还能有几个人。
徐笙歌这才抬起头来,对着四皇子嫣然一笑:“难得四皇子会认出来是我,本来还在担心要怎么给四皇子传话,现在倒是放心多了。”
面对言笑晏晏的徐笙歌,四皇子倒是没什么好气,毕竟昨天会上她可是驳了自己的面子,任谁也不会那么好的脾气,让她骑到自己头上来。
“如果你只是为了劝我放弃那件事情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多费口舌了,我意已决。”四皇子负手而立,面上虽然还是初见时的那种倨傲的神色,但是因为最近南梁的事情,早已经打磨得沉稳了许多。
徐笙歌见状,心中一沉。
她是不知道四皇子莫不是也这么想对付自己的兄弟?
现如今而是南梁的危机时期,皇帝正躺在病榻上起不来,哪里还容得下皇子们在内斗?
“我只是想来告诉四皇子殿下,庆元郡主昨天晚上因为拉着我,要我告诉她我们在商讨什么,现在已经被关禁闭了,至于接下来庆元郡主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庆元郡主拜托我来告知四皇子一声,倘若四皇子有情的话,也不枉费我千辛万苦潜进宫来,倘若四皇子无意的话,那么我即刻就出宫告诉庆元郡主。”
徐笙歌面上冰冷,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为了诈四皇子的。
倘若四皇子在乎庆元郡主的话,那么才好进行劝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