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2章 司元阁与庆元谈

 

本来正在假装睡着的庆元郡主还在想着应当怎么样瞒过自己的爷爷奶奶,想办法去见四皇子一面。
毕竟谢右相夫妇可都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自然不是随便就可以瞒天过海的,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很显然庆元一个人就应付不过来。
没想到这时候徐笙歌就出现了。
“呀!”庆元郡主喜不自禁,下床便奔向徐笙歌处,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居然潜进谢府来,不过仔细一看,见她身穿谢府丫鬟的衣服,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你怎么来了?”
徐笙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道:“别将外面的丫鬟引进来了。”
这话才说完,便听到一个声音在外屋道:“郡主,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需要奴婢进去伺候着吗?”
也是幸好了昨晚上庆元郡主几乎闹了一宿,所以方才青娆大长公主吩咐了不要随便进门打扰,要不然那些丫鬟怕是早就推门而入,然后发现徐笙歌了。
本来就盼着徐笙歌来的庆元郡主哪里会说有事,冲着她嘻嘻一笑,而后便敛去了神色,用威严的声音道:“别进来了,方才我是做了个梦,这才被惊醒了,我这正乏着呢,你们可别进来打扰我睡觉。”
外面的丫鬟听了,哪里还敢进门来,自然都在外面乖乖守着。
等了片刻,见外面都没有动静,便知道已经是安全了,二人皆是相视一笑。
“庆元郡主,你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说徐笙歌猜得到她为什么会被关禁闭,但是毕竟才见面,也不好当下便说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所以不可避免地寒暄了一句。
“昨天晚上你跟我说了爷爷跟少宣他们打算谋反被爷爷发现之后,我缠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后就被爷爷派人来将我禁足了,你之所以悄悄潜进我们府上,难道不是因为收到消息了?”庆元郡主觉得徐笙歌本来就是个知情人,所以也没有必要隐瞒。
徐笙歌其实也只是猜测,不过见她说了出来,索性顺着话题向下说:“我昨晚上考虑了片刻,梁王已经离京差不多半个月了,毕竟我父亲也不是在兵部,而我一个弱女子也没有消息来源,所以想问问你,梁王现如今到底如何了?”
这么一说,庆元郡主便是懂了,徐笙歌是同意了昨天晚上所说的交易,顿时心中大喜。
“其实梁王准备上深入敌人腹部,一举将北周京都奉天城拿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要比登天还难,要不然爷爷也不会建议少宣启用梁王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九死一生。”庆元郡主有些不好意思,她从小长在皇宫之中,倒是极其向往简单一些的生活,现如今她爷爷与心上人做出这样算计人的事情来,自然有一丝羞愧。
徐笙歌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她能理解梁王为什么在这个关头上还会选择出头。
其实就算他不去的话,也会有其他人回去,但是再也没有谁能比他自己更值得让人相信以及信任了。
与其将南梁的江山交到其他人的手上,还不如自己把握住南梁的未来。
“庆元郡主不必如此,其实梁王未必不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但即便是十死无生,为了南梁的百姓,为了梁家的祖训,梁王也会去的。”
说到这里,徐笙歌倒是想到了梁王的性子,心中不免担心了起来,在战场之上,就算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南梁这边要求快速解决,那么难免就要付出一些代价,至于代价最终有多惨重,也是未知的。
思及至此,徐笙歌心中有些忐忑:“所以,不知道梁王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庆元郡主是看出了徐笙歌的担心,走上去轻声道:“你放心吧,现在梁王虽然受了点小伤,但还是安全的,前两天看到爷爷的书房里的密报,说是梁王不日内就攻到奉天城了,倘若顺利的话,相信两国之间的战争就到此为止了。”
前几天,徐笙歌的心中一沉。
这攻打到奉天城才是最危险的。
一个国家的京都,无论如何都不会没有兵力,而梁王前几天即将到奉天城,那么这几日才是最为揪心的时刻。
徐笙歌深呼吸了一口气:“倘若我帮你的话,你能否及时将梁王的消息交到我的手上呢?”
现如今虽然说是四皇子把握着朝政大事,但是也同样有着谢右相在插手,所以这军中自然有着不少谢右相的眼线。
以前有皇帝盯着,谢右相还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安插自己的人,但是既然皇帝卧病在榻,而四皇子又是听他的话的,当然就是想安插到哪就到哪去。
这样一来,前线的消息倒是能及时地传回谢府。
庆元郡主心中一喜,没想到徐笙歌这就答应了:“那是自然,只要你愿意帮忙,我保证每天一拿到梁王的消息,就让人去谢府传达给你,如何?”
其实庆元郡主说话也是极其聪明,一开始直接说了梁王受了伤,这让徐笙歌不得不关注起梁王后面会如何来。
不过徐笙歌倒也不反感,说起来庆元郡主倒是比谢右相他们看得清。
从方才的话语之中,徐笙歌算是听出来了,庆元郡主只是想着要想嫁给四皇子罢了,而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却只想着让四皇子当皇帝而庆元郡主当皇后。
不过谢府已经鼎盛了数十年,谢右相与皇帝之间的关系又颇为紧张。
既然皇帝对梁家下手了,那么不可能对谢家一点下手的意思都没有。
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想为谢家的未来铺路,免得等两位老人一旦故去,这谢府从此就没落更甚至是被清算了。
“成交。”
徐笙歌也不是矫情之人,既然庆元郡主都已经这么说了,她的目的也达到了,也无所谓讨价还价。
“其实,我昨晚上骗了你。”徐笙歌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你爷爷与四皇子并不是想要谋反,不过是想趁着皇上还在病中,对五皇子与七皇子下手,倘若真的做了这件事情的话,一旦处理不当,以后肯定会遭受皇帝的谴责,反而会毁了四皇子的前程。”
庆元郡主抿了抿嘴,却道:“我相信你是为了南梁好的人,少宣虽然因为年少而轻狂,然而为了南梁却不失为一个好皇子,你觉得呢?”
“附议。”徐笙歌点了点头,对庆元郡主有了更深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