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0章 千里之外兮心牵

 

徐笙歌离开谢府之后便回到了沧月苑之中,拂袖帮着她换下了衣裳。
“小姐怎么去了这么许久,如果不是因为不知道小姐在哪里的话,拂袖都想直接去找小姐了。”拂袖的口中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其实是为了徐笙歌而担心。
主仆多年,徐笙歌哪里会不知道拂袖的意思,不过还是逗趣道:“这年头也真是奇怪,一个小丫鬟倒是天天在教训起主子来了,我不过是遇到了些事情,比约定的时间回来晚了几刻钟,也没有必要给你家小姐说这样的话吧。”
如果不是因为徐笙歌要翻墙悄无声息地出去的话,拂袖还真想跟在身后,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现在听她这么说,急道:“谢右相一直都跟小姐不和,谁知道会不会假装说是那位相请,小姐你也真是的,还不告诉老爷,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让我一个小丫鬟可怎么办才好。”
“好了,知道你当个小丫鬟也不容易。”徐笙歌也不再逗弄拂袖,要知道她确实也是真的在担心自己,“主要还是后来被庆元郡主拦下了,问了几句话,这才耽搁得晚了。”
“什么话?”拂袖有些好奇,但这毕竟是主子的事情,所以也就顺口接了一句话。
徐笙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索性让拂袖去吹灯拔蜡,准备歇下了。
这件事情兹事体大,她也没有打算说出来,只是想突然感慨了一句话罢了。
其实后来谢右相倒是没有怎么为难她,在警告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之后,就让人将徐笙歌送出府了。
反倒是庆元郡主,还不知道谢右相到底会怎么样处罚她,毕竟如果不是她拉徐笙歌到房间里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在庆元郡主的心上埋下一粒种子也是好的,让她警惕一些,就算是谢右相与四皇子都不愿意告诉她,也能因为她那一番危言耸听的话而尽力去追查。
然而如果是说为了南梁的安稳的话,估计这是不够的。
最大的症结也不知道是在于四皇子还是在于谢右相。
如是想着,徐笙歌缓缓地闭上了双目,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报!北周奉天城已经被拿下!”
“报!北周皇帝已经被拿下!”
接连而来的喜讯让南梁皇帝喜笑颜开,从龙椅上走了下来,率领百官到江夏城门口亲自迎接凯旋而归的梁王。
绵延漫长的队伍,那是战胜而归的南梁雄狮天兵!
一声声乐起,鼓声响彻天地,那是迎接英雄的乐声!
黑压压的队伍忽然都摇身一变,全军缟素,乐声变得哀怨了起来,前面是众将士抬着的巨大棺材。
“报!梁王因重伤不幸殉国了!”
徐笙歌不可置信地扑倒棺材之上,却发现摸到的是一把鲜血,四皇子忽然七孔流血地看着她,露出森森地笑意。
“跟朕作对的!都得死!哈哈哈哈……”
一直闭着眼睛的徐笙歌忽地睁开双眼,坐起身来,见外面天色还没有亮,便知道自己不过是做了个恶梦罢了,擦了擦脸上的汗,心中惊诧不已。
说起来梁王离开江夏城也有差不多半个月了。
按照先前所说的,快则半个月就能有消息了,难道今天晚上的梦是个预兆?
梁王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不测吧?
本来庆元郡主不说的话,徐笙歌倒没有想过梁王会出事,但是庆元郡主这么一说了之后,徐笙歌倒是被吓了一跳了。
索性也是睡不着之下,徐笙歌让拂袖掌灯,而后换了身衣服,潜入密道之中,前往望江楼之中去了。
正在睡觉的沈连才被人叫醒之后,正想发两句牢骚,但是听说是徐笙歌来了,倒是一翻身便利索地穿上衣服,到密室之中前去接待去了。
“沈连才,我问你,既然天启有这么大的情报来源,那么我想知道梁王的安危,你知不知道?”天启书院毕竟是徐笙歌的倚仗,且天启的消息向来都能拿到的,故而她在睡不着之下,索性直接来了这边。
本来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的沈连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梁王,梁王不是好好地在江夏城吗?”
当时梁王确实是悄悄出的京城,虽然所接受的任务秘密,但是徐笙歌怎么会相信连这样的事情,望江楼都不知道呢。
心中顿时觉得这个沈连才倒是再跟她玩什么心眼,踹了他一脚,道:“就算你不知道梁王在做什么,那你还不知道梁王出城去了?你再跟我玩这样的心思,信不信我让人将你的俩孩子逐出山门。”
“别,别,别,”沈连才叠声求饶,本来他还想套徐笙歌的话,没想到她一开口就直接拿他的两个孩子来威胁他,偷眼看了看徐笙歌,道,“这梁王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里,只是知道他出京去了,当时小姐你不是还和他在一起吗?而后李公子就被小姐赶走了。”
“你!”徐笙歌见他无缘无故提起李不十,瞪了他一眼。
“小姐别生气……我的意思是说,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梁王最后去了哪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只知道是大概到边境打仗去了,梁王身边带的精兵都是高手,我们有心想要追查,但是实在是查不到。”
沈连才也不敢再逗徐笙歌了,顿时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小姐,虽然天启的消息来源广泛,且传递得也够快,但那也是平常的时候,且越是普通的消息传递得越快,梁王要去的是战乱之地,而且应当还是如此严防死守的消息,我们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徐笙歌皱眉,她是一时情急,倒是忘记了梁王暗地里攻打北周京都的事情应该还没什么人知道,倘若她真的告诉了沈连才的话,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走漏风声,故而最后放过了沈连才,返回沧月苑之中。
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息,要知道这梦里的事情未必不可能发生。
而今日又这么心绪不宁的样子,难不成真的出什么事情?
还是要去找庆元郡主,问问她现在到底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