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49章 庆元郡主急相逼

 

庆元郡主虽然是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的孙女,且受皇帝亲封为郡主,但毕竟只是一个女流之辈,这京城之中的大家闺秀可是大多数都不掺合政治上的事情,饶是自小在宫里长大的她也不例外。
更何况看样子就知道了,庆元郡主是四皇子的心上人,而谢右相夫妻也是有意让她嫁给四皇子,从而只要将她成为皇后的路铺好了,其他的不用她多管。
“其实郡主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不如去问问四皇子或者右相大人。”徐笙歌并不想告诉庆元郡主,以免惹祸上身,尤其是谢家与四皇子都没有打算要与她说起此事。
庆元郡主虽然骄纵,然而人却并不笨,也知道先前自己好几次对徐笙歌没有好脸色看,现如今想要探听消息的话自然会有些难度,眼珠子一转:“好笙歌,先前都是我错了,我不该一见面就对你没个好脸色。但是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们一开始居然把我哥抓起来了,回来之后他还被我爹打了一顿,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再说了,你是个侠女,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们在里面商量了那么久,肯定是很重要的国家大事,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身为郡主的我,怎么也要为天下事尽尽心,更何况这还是少宣的事情,你就告诉我?”庆元郡主做了一番解释之后,便是给徐笙歌戴了不少高帽子。
“我可不是什么侠女。”徐笙歌自己觉得虽然会一些武功,但是要说侠女的话,还当真算不上。
庆元郡主其实知道自己找别人的话没用,如果找自己爷爷奶奶的话,爷爷眼睛一瞪就不敢说话了,四皇子也不愿意告诉她,现在除了徐笙歌之外,还真的没人可以告诉自己的,摇了摇徐笙歌的,哀求道:“好姐姐,求你了。”
“兹事体大,既然右相大人和四皇子都不愿意让郡主参与到这件事情来,倘若我走漏了风声,来日出事的话那么就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包括了谢家与四皇子在内都可能会出事的,相信郡主也不想谢家与四皇子发生什么事情吧。”徐笙歌双目冷静地盯着庆元郡主。
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是想让她自己做出一个决定。
毕竟这样的话其实来说已经非常明显地告诉庆元郡主,他们在里面到底商量的是什么事情。
庆元郡主张了张嘴巴,心中顿时一沉,她自小就在宫里长大的,所以察言观色以及说话听音的功夫比一般人强上不少,而如今徐笙歌既然这么说,那么就代表自己的爷爷奶奶以及心上人等,在商量的会是一件谋反的事情。
这可就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事情了,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还以为是关于前线战争的事情,又或者是处理一些政事,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造反。
徐笙歌想要的其实就是庆元郡主此时的反应,趁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幽幽地问道:“倘若有一天,南梁与四皇子之间起了冲突的话,你会选择四皇子还是南梁?”
“选……”庆元郡主虽然有一时的失神,但是这样的问题难免过于胆大,自然不敢说出声来,捂住嘴巴摇了摇头,闷声说道,“少宣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况且皇上这么喜欢少宣,也不会做出什么要选择的事情来!”
“那,倘若有一天,南梁与谢家只见起了冲突的话,你会选择谢家的话还是选择南梁呢?”徐笙歌轻声一笑,庆元郡主虽然嘴巴上说的是皇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实际上心中却已经认准了皇帝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所以她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心虚的摇了摇头,而她自己却没有发现。
“奶奶是青娆大长公主,皇室就是她的娘家,南梁更是尊她为大长公主,而爷爷是南梁的右相大人,哪里会走到那样的地步!你分明就是想诓我,不安好心。”
徐笙歌问的话明显已经踩到了庆元郡主的尾巴,所以她的反应可不是简简单单地反驳,也没有了刚才求徐笙歌之时的乖巧模样。
不过也是,一开始徐笙歌所说的话还能说是温和,像是在暗示别人四皇子与谢府有可能谋反,但是现在问与南梁之间的抉择,分明就是直接说明了四皇子与谢府他们就是想要谋反。
“既然郡主知道我不安好心,又何必来问我呢,不过我说的话里面有真有假,倘若真的走到了那一步的话,还望郡主好生提醒一下四皇子。”徐笙歌虽然没有直接告诉庆元郡主到底是什么事情,但其实将她的担心隐藏在说的话里面。
杀死两个皇子这样的大事,就算是历朝历代,都不会轻易地揭过去的。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谢右相夫妇怎么临老了反而糊涂得撺掇四皇子去做这样的事情来。
本来庆元郡主确实是被徐笙歌气着了,但是仔细一想她说的话似乎在透露着某种信息,见她拱手就要走,上前拦在她面前:“不许走。”
“庆元郡主还有事?”徐笙歌回眸,其实她之所以说得危言耸听,更重要的还是想让庆元郡主去找四皇子,要他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你还没有把事情说明白呢,怎么就走了呢?你先告诉我,你们到底要怎么样行动?”庆元郡主拉着徐笙歌,听她这么说反而更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仔细想了想,她既然一直都没有说的话,那么现在问她也不见得会说,还不如来做一个交易,这样彼此之间也都能安心:“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就告诉你一件梁王的事情。”
毕竟徐笙歌与梁王的事情,江夏城当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说拿梁王的消息来交换的话,想来她应该会同意的吧。
让庆元郡主没想到的是,徐笙歌摇了摇头,绕过她想去开门。
“不行!不然这样,我再拿梁王在北周的安危消息跟你换!”庆元郡主有些慌不择言。
没想到的是徐笙歌一愣,倒是有些心动。
毕竟这么许久了,也不知道梁王怎么样了?
先前还说自己会在京城之中,保得京城稳定,没想到最想搅乱这一趟浑水的也不单单是五皇子殿下。
倘若京城大乱的话,那么她就是食言了吧。
如此想着,徐笙歌倒是有些想答应了,刚想开口,却听到门被吱呀打开了。
“徐姑娘,该说的话就说,不该说的话还是别说的好。”
来人正是谢右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