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47章 意已决手足相残

 

若是换做以前,徐笙歌是绝对不会赴约,更不会来到这谢府里。
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对四皇子的印象有所改善,且现在正是南梁危机的关头,又是发现了五皇子等人图谋不轨的心思,她还真的不可能会来这样的场合。
坐在上座的四皇子伸手,将徐笙歌请入座。
顺着方向看去,不得不说,四皇子还是相当看重徐笙歌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徐笙歌坐的位置仅在青娆大长公主之下了。
谢右相先前与徐笙歌有不小的冲突,现如今自然面上有些不自然,但想到如果不是她的话,估计在座的人还都被蒙在鼓里,现在自然不好继续冷面以待,不过他想来也不习惯对人讨好,所以这说起来是想要缓和,实际上在别人眼里还是黑脸的模样。
青娆大长公主自然是熟悉自家那口子的脾气,见他拉不下脸,且与徐笙歌的冲突之中,自己又从未出面过,故而轻咳了一声,拉着她的手笑道:“老身本来还以为只有我一个女子,还心想这南梁的女子可都到哪里去了,现在看到你来了,老身倒是放心了,这南梁女子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
方才坐下的徐笙歌突然受到这么热情地招呼,倒是有瞬间不习惯,毕竟先前在万般谨慎,现在却有人拉着你的手嘘寒问暖,不过她倒是反应得快,答道:“多谢大长公主夸奖,笙歌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罢了。承蒙四皇子看得起,让笙歌出席这样的场合,笙歌荣幸至极,也不敢说什么巾帼之类的话。”
虽然没有明面上交过手,但是在背后多次观察过徐笙歌的青娆大长公主在心中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倒也算是肯定了她的到来。
这场会议的主角应当是四皇子,见青娆大长公主不再说话,徐笙歌自然也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而四皇子环视了一周,见众人都已经沉默了下来,这才开口:“其实这一次叫大家前来,最主要的还是要讨论一番,关于五皇子、七皇子造反一事。”
“先前南梁被北周偷袭,边境大乱,父皇因为劳累过度而卧病在榻,本皇子临危受命,掌管朝政大事,虽然不说有功,但也是无过,然而徐笙歌徐小姐却发现了五皇子、七皇子二人心存谋反之心,不仅囤积粮食,更是私自练兵,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我欲为父皇分忧,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良策?”
四皇子的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
且如果是按事情真相来说的话,确实也是这般,五皇子与七皇子二人明显已经触犯了禁忌。
不过,徐笙歌还是敏感地察觉出来,于四皇子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能够将五皇子、七皇子铲除,那么他登上皇位的胜算岂不是更大了?
而且,以徐笙歌本身的力量的话,是绝对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的,虽然四皇子先前点名了是因为自己发现了五皇子与七皇子的秘密,但是这样的事情分明就不需要将她叫来。
也就是说,四皇子将她叫来的目的,是因为将梁王也拉下水。
如此想着,徐笙歌的心中倒是一跳,索性垂下眼帘,遮掩心中所想。
众人倒是没有说话。
尤其是谢右相与青娆大长公主,他们夫妻俩本来就是老奸巨猾之辈,更何况庆元郡主可是喜欢着四皇子,若是他们二人站出来表明什么的话,那么就有诱导以及压迫之嫌,更何况若是其他人提议出来的话,日后皇帝追究起责任,也好推脱被奸人蒙蔽了双目。
见众人都没有说话,四皇子自然索性点名:“徐小姐,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先发现的,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呢?”
在四皇子的心中,徐笙歌是个仗着所谓的正义而挺爱多管闲事的人,现如今既然是五皇子他们做出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么她站出来说出或者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也不奇怪。
不过,徐笙歌却是在方才的时候突然惊醒,现如今听到四皇子所问,抬眸中规中矩,道:“其实正如同四皇子所说,五皇子与七皇子如果真的是囤积粮食与私立军队的话,这肯定是国法所不容为皇上所不容的,既然如此,我建议四皇子殿下在合适的时候,让人将消息透露给皇上所知。”
“一来可以撇清四皇子跟此事的关系,免得日后皇上想起来会惹出什么猜忌的事情,二来也好打五皇子与七皇子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是皇上下命的话,下面的人自然不敢慢待,更重要的是即便搜不出什么的话,以后也能在皇上的心中埋下一粒种子。这样总比四皇子殿下自己动手来得安全。”
说起来,徐笙歌也不是不为四皇子着想的,要知道南梁这么多皇子里面,四皇子还算是能为南梁江山与子民着想的。
所以这提出来的办法也是可行的办法,只是或许需要等,至于等多久就未必可知了。
这个办法,谢右相他们不是没有讨论过,但是谁也不知道到时候皇帝会怎么想,如果皇帝一时心软,将五皇子与七皇子放过的话,那么就错失了这么一个大好时机。
最重要的是,现在皇帝正在病榻之上,而朝政大事都已经交给了四皇子,只要四皇子在这个时候先斩后奏,将五皇子与七皇子两个人失手斩杀,到时候又有谋反的罪证在,皇帝也不能说什么。
当然,这些都不能说出来。
只不过原先商量过的人都交换了一个眼神,颇有心知肚明之感。
“其实我也这么考虑过,只是现在父皇身子还孱弱,本来就是因为气急攻心,所以流连病榻许久,倘若知道五弟与七弟居然想要做出这种弑君杀父的事情来,恐怕又要病倒了,所以我才觉得最好不要惊动父皇才是。”四皇子一片拳拳爱父忠君之心,面上也确实带着几丝不忍。
“那笙歌就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徐笙歌自然不想说出让四皇子亲自动手的话来,一来是希望四皇子能够及时收手,二来希望他能醒悟过来。
室内沉默了良久,就在徐笙歌以为会不了了之的时候,有个声音突然道:“臣以为,可以设一个计谋,让五皇子与七皇子自己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