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45章 祸兮福兮两不知

 

其实徐笙歌先前就一直潜伏在这个松柏楼里,毕竟按照北周两个皇子的习性来看,虽说都是可以吃苦之人,然而一旦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处境之下,就会尽量寻求最舒服的享受。
而这松花镇上,最好的酒楼自然就是松柏楼里。
故而徐笙歌凭借着过人的耳力,倒也是听到了周侪与周佶之间的对话。
实话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去相信周佶,毕竟周佶在她的面前已经做戏过太多次了,且现如今也可以说是关乎于国家大事,而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故而也不打算去心软。
所以在这一声叹息的唤声中,徐笙歌选择撇过头去。
先前她之所以选择去蔻梅镇而不是去晋州镇,就是为了避嫌,倘若周佶说的他们回去晋州镇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凭借着刘副将以及那么多人,还是能把他们抓住的,那么功劳让给刘副将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倘若周佶说的事情是假的,那么她将亲手捉住周佶。
平心而论,她还是希望周佶所言是真的。
不过,当昨晚上她再次拿起地图来看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么一个可能的路线,就是松花镇。
按理来说,没有人会走回头路,毕竟好不容易逃跑出来了,怎么愿意又这样就回去了呢。
但是想到自己的对手不是一般人,而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北周九皇子,徐笙歌便特意长了个心眼,半夜三更便带了二十个人悄悄地往松花镇赶去。
二十个人,对于一千人毕竟只是九牛一毛,故而一时间也没人发现。
果不其然,这北周九皇子果然没有辜负徐笙歌对他的期望,喝下了松柏楼送去的饭菜。
“没想到天启书院的弟子,竟然也会用迷药。”周侪自然看出了徐笙歌与周佶之间的不对劲,如果是在平时的话,早就出言讽刺了,但是现在他却觉得头晕目眩,不用想就知道是因为这些饭菜里面有迷药一类的东西。
徐笙歌倒是不觉得用迷药有什么不妥,她虽然带了二十个人来,但也希望这二十个人能够安全回京,故而他们只是来押送人回去的,负责的是五花大绑,而不是拼命。
“三,二,一,倒。”
随着徐笙歌的声音落下,北周九皇子已经瘫软在桌子上了,她拿起一捆绳子就将他绑了起来。
纵观全场,北周这么多人里面,居然只有因为被点了穴道而水米未进的周佶没有昏倒过去,其他人现在都已经不省人事了。
“笙歌,谢谢你……”周佶眼见着其余人都被绑起来了,反而他没有被绑起来,心中倒是有些暖意。
毕竟他是一国的皇子,被绑起来的话,面上确实不是那么好看,她之所以不愿意绑,估计就是想着给他保全一丝颜面吧。
徐笙歌没想到周佶居然会这么说,毕竟也是旧相识一场,且他现在本来就被点了穴道,所以也就懒得让人将其绑起来,没想到竟然能换来一句谢谢。
不过她并不打算回应周佶,毕竟有时候说得越多,反而错得越多。
命了两个人前往晋州镇与蔻梅镇通知已经将北周的两个皇子尽数拿下,而后便是回京之事。
这件事情本来就做得隐秘,徐笙歌也没有打算要大张旗鼓地回京,乔装打扮成运送货物地商人,在进城门的时候亮出四皇子的令牌,说是公务,倒是顺利地进京,而后便是直奔柳府。
毕竟现在柳长清也算是深得四皇子的器重,去找柳长清也是比找自己爹爹快得多,再者说将周佶周侪等人先安置在柳府之中,也算是稳妥。
柳长清明显就是奉了四皇子的命令等徐笙歌的回来,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既然四皇子让徐笙歌即刻进宫,柳长清也不敢慢待,让她即刻进宫。
御书房之中,四皇子听说徐笙歌回来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上也压了一块大石头。
屏退了众人,四皇子急切地问道:“你让人传来消息,说五弟私自操练了一支军队,此事当真?”
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来看玩笑,但四皇子还是希望,这一切都是徐笙歌看错了。
皇宫之中,亲情向来淡薄,但毕竟那是自己的弟弟,且如果说是一开始早早地就准备下了这支军队,那么要对付的人可就不单单是自己,也可能是自己的父亲。
徐笙歌虽然能够理解四皇子的疑惑不解以及难以接受,但身在天家之中,这些都是必须得学会的东西才是。
即便现在处于乱世之中,南梁北周的战争情报一桩一桩往京城里送,但有些人的狼子野心,本来就是等待着落井下石的那一刻。
“不仅如此,那天晚上我与刘副将等人潜入大营之内,我还亲眼所见,里面的那个将军还与北周的两个皇子言笑晏晏,看起来像是谈了什么合作一般,只因为太晚进去了,倒是没其他发现。”
这件事情,其实徐笙歌并没有让士兵告诉四皇子,而是选择了自己亲口所说,就是因为消息太过于震撼。
果不其然,四皇子失神了片刻,倒是气极反笑起来:“他们为了皇位,倒是什么都能出卖,我看他们以后下到九泉之下,还有什么脸面见我梁家的列祖列宗。”
徐笙歌知道四皇子本来就因为战事繁忙而脚不沾地,现在这样,显然就是一时间被自己的兄弟气到了。
不过,四皇子笑着笑着倒是忽地咳嗽了起来,端着汤药进来的庆元郡主不明所以,还以为是徐笙歌所为,怒道:“你这个恶女人,上次关押了我哥哥还不够,现在倒是看到少宣身子不好,又要来欺负他不成!我告诉你,只要我在,你就别想欺负我家人!”
徐笙歌倒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欺负她家人的人了,刚要解释,倒是被四皇子先拦下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笙歌是来复命的。”
庆元郡主半信半疑地瞪了徐笙歌一眼,这才上前扶着四皇子,帮忙顺气。
“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至于北周的事情,就按先前说的办法去做。”四皇子一边咳着一边道。
先前所说,自然就是交给先前所说的将军处。
徐笙歌倒是没想到,自己这才离开两天,四皇子竟然生病了。
可别是像老皇帝一样,倒下之后,哪里再去找另一根擎天柱支撑着快坍塌的南梁?
前途茫茫,到底是祸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