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41章 乔装潜入探消息

 

为了避免会被人发现,故而徐笙歌并没有带太多人前往那发现军队之地,也没有点燃火把照明,而是一支十人小队,都是挑的武功不俗之辈,疾驰在这荒郊野岭之中。
当头者自然是轻功极高的徐笙歌,而后面的则是经验丰富的刘副将,一行人话都没有多说一句,唯恐会惊到了人。
不得不说徐笙歌的心中有些发憷,原因并非是荒郊野岭,也不是因为黑夜如斯,而是为什么在这荒郊野岭之中出现了军队。
要知道私自屯兵可是要诛灭满门的大罪,更是涉嫌了谋反。
如果说先前是怀疑北周七皇子与九皇子他们是遭遇匪人的话,那么现在牵扯出来的事情似乎更加惊心动魄。
不过,原本还担心北周俩皇子是被歹人有针对性地杀害,但现在看来周佶和周侪他们兄弟俩完全是因为时运不济,可能是无意中发现了别人的秘密,故而被这个神秘的军队一举拿下。
在先前一个追踪过来的斥候刘勇的指引下,众人终于来到了那支军队扎营之处,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因为丛林茂密又地处官道偏远之处,故而在此处扎营生火,倒是难以被发现。
徐笙歌看到刘副将的面上一惊,众人也是神情复杂,仔细观察了一阵,才发现这个军队明显就是与南梁的军队无差别。
“刘副将,你在军队里也是老人了,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支军队?”徐笙歌小声道,也是幸好他们似乎正在饮酒作乐,这个声音大小别人也听不见。
刘副将摇了摇头,其实如果是知道的话,先前他们就不会面上显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了。
本来还以为只是私人军队,又或者是邪教余孽,可是看到他们的衣服盔甲兵器,竟然都是南梁军队里的东西,这不用说了,就是军队里的人又或者是能调动军队里的人所私自培养的队伍。
“那我们一会儿进去调查一番,看看到底是谁培养出来的军队,刘副将觉得可行否?”看到那些正围着篝火喝酒高歌的士兵,徐笙歌倒是觉得自己一行人来得很是凑巧。
如果是平时的话,估计想要混进去就难了些,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连哨兵都蠢蠢欲动地看着那些喝酒的人,被勾得口水长流。
要混进去的话,倒是容易了好几分。
其实刘副将也正有此意,要知道这可是私人军队,放在安世里也是极其危险的,更何况现在是乱世,要是趁乱的时候围剿京城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习惯,再往前走五十步会有两个暗哨和一个明哨,只需要躲过之后就好办了,既然想的是打探,那么切记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要贪功。”
刘副将不愧是经验老道的军人,几乎都没有思考便已经给出了可行方案,徐笙歌自然没有拒绝,点头便答应了下来:“没问题。”
“我们一群人一起过去的话目标就过大了,最好是两个人一组行动,刘勇,小姐对暗哨不熟悉,你一会儿跟着小姐,给她指出来可以躲过。”
毕竟徐笙歌在他人眼里就是个大家小姐,纵然也盛传是打过仗的,但不是正儿八经的军队出身,对于这一类的知识未必能够知晓,故而刘副将倒是细心地找了个人给她指路。
“其余人等自行分成二人一组,伺机潜入大营之中,半个时辰内尽可能收集可用信息,然后在这里聚集。”
待得刘副将安排好了这一切,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自己的任务,而后四散开来。
刘勇很小就在军队中了,极少能见到女人,突然被安排在徐笙歌身边,一直红着耳根,不过倒也是一丝不苟地领着她左闪右躲,进了一个大营之中,找到了一些换洗的军队衣物,二人双双换上衣服,打算潜进那些士兵中去。
这支军队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值得喜庆的事情,要知道一般情况下,只有打胜战犒赏大军之时才会如此喜庆,现在这遍地篝火,烤肉饮酒,倒是稀奇。
徐笙歌跟刘勇挤到离他们最近的围着篝火看热闹的人群里,围观的人群当中正是两个人满面红光地进行角力战,群情汹涌,喊声震天。
“小子,看你双眼放光,怎么,上去玩玩?”
一旁的大汉捅了捅徐笙歌的手肘,倒也不客气,开口喷出一大股酒气,熏得她连连打了两个喷嚏,倒是惹得那大汉大笑了起来。
“看你这乳臭未干的样子,想来也不会玩,既然武的不成,我们来玩文的怎么样?”那大汉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要知道他们在这里也不知道呆了多久了,总得自己找些娱乐的事情。
平时都是训练,顶多和身边人玩玩,他们都输得差不多了,今天犒赏大军,遇到了个面生有好骗的,自然要抓过来骗一骗。
徐笙歌不明所以:“文的是什么?”
那大汉看面前这白嫩小子上钩了,自然是喜得搓了搓手:“其实很简单,我们就赌赌看,究竟是有衣服的那个赢呢,还是光着膀子的那个赢,也不多,咱们就赌十文钱怎么样?”
这样的情况之下,徐笙歌哪里还不知道这大汉到底想做什么,心中一喜,要知道本来她想找人探听消息的,但是直接凑过去问的话就唯恐他人生疑,现在这个大汉送上门来,哪里有推出去的道理。
像这样的赌徒,只要输给他一些银子,便能亲得跟老乡似的,正当她打算点头的时候,刘勇一着急就将她拉了过去:“不要赌钱。”
“小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小兄弟想玩一把,也没几个钱,十文钱买个乐呵,万一赢了还能赚十文,如果你实在信不过我的话,我吃点亏也没有关系,就选那个没有穿衣服的,一看就瘦瘦弱弱的,那个壮硕的就给小兄弟你选,这可是白送钱的行为,小兄弟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咱们就来赌上一赌。”那大汉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然而徐笙歌毕竟自幼练武,自然看得出来那个穿衣服的人可不是瘦弱,而是精瘦,完全是因为常年苦练之下将一身的力气都化到肌肉里,这才看起来似乎瘦弱。
不过,她打的是花点小钱跟这个大汉打好关系的主意,要知道这个大汉现在已经不叫她小子,而是叫她小兄弟了。
不顾刘勇快要脸抽筋的使眼色,从袖子里摸出十文钱:“好,我就堵了这十文钱。”
“爽快!”大汉眼疾手快,将那十文钱就抓在手中,心想又一个傻瓜蛋上当受骗了,嘿嘿一笑就紧张地盯着篝火旁还在扭打的两个人。
那大汉旁边的人可就看不下去了,嘿地一声就对着徐笙歌,道:“小兄弟,你这回可是上当受骗了,那看起来瘦弱的小子实际上可猛了,昨天他一个人就弄死了一匹马,嘿,准时那穿衣服的瘦小子赢!”
这么一说之下,徐笙歌便是知道了,原来还真的是这支军队去对付了北周一行人。
假装目瞪口呆的模样,拉着那个人,似乎在懊恼地抱怨:“昨天我拉肚子了,也没有跟过去,哪里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大哥你说那个人杀了一匹马我是不信的,马疯起来可不就是一两个人能制得住的,你看他一点伤都没有,可不像是昨天杀马的人。”
那大汉心想钱已经到手了,倒也不怕什么,笑道:“你可别说不像,我也觉得不像,看起来这么瘦弱,居然立了头功,我跟你说,他昨天可是还抓了三四个人,我觉得杀了不止这个数。”
那大汉双手一翻,十个手指朝天,显然是说那个人昨天还杀了十个人以上了。
其实按照徐笙歌的想法,既然是要逃跑的话,北周两个皇子有人接应当是正常,但是这一个人就杀了不少于十个人的话,那么他们是带了多少人来?
“你就吹牛吧,昨天那群人也就三四十人,段施一个人杀了十几个人的话,你当其他兄弟是吃干饭的啊!”原本拆穿那大汉的人显然是不给那大汉面子的,再一次拆穿了他。
那大汉眼睛一瞪,正想反驳的时候,就听到众人一声起哄,原来是角力已经分出胜负,果不其然是那个穿衣服的段施赢了。
那大汉喜上眉梢,拿着钱正要走,徐笙歌哪里愿意就此放过,正要跟过去的时候,突然被人拍了肩膀。
回首只见是一个副将模样打扮的人,冲着徐笙歌与刘勇二人道:“我说人都去哪了,原来你们都在这看热闹,你们几个快来,要开宴了,上菜的人都没有。”
原来徐笙歌二人身上穿的衣服,其实是火头军的服装,自然被人抓取当上菜的壮丁。
刘勇有些焦急,倒是徐笙歌一脸镇定地跟了过去,捧起一个托盘,便跟在其他人身后。
不过是上菜罢了,想来也不会耽误多长时间。
然而去到营帐门前,竟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既然将军如此客气,那我和七哥自然不会生五皇子与七皇子的气,本来就是合作关系,我等先敬将军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