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8章 请示出兵忧虑长

 

北周的两个皇子失踪,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尤其是现在两国交战之非常时期,南梁又被北周突袭得手忙脚乱,本来可以作为筹码的两个人质现在都无故失踪,这无疑是给南梁一记重拳。
御书房内,本来因为梁王亲自出征稍微安心的四皇子正铁青着脸坐在案旁的椅子上:“你是说,北周的那两个皇子都在诏狱里失踪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被人掉包后带走了。”徐笙歌此时也同样感觉到压力巨大,毕竟先前还跟梁王说过,后方就交给了自己,结果没多久之后,就发现了北周的两个人质失踪的事情。
“先前我叫牢头开门的时候,牢头的反应很是奇怪,似乎是害怕会被发现什么,所以也就是说,这件事情牢头应当是知道的,现在我已经让人将牢头控制了起来,审问过后才能真正地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柳长清接口道,这件事情发生在诏狱之中,本来应当与刑部无关,不过毕竟是四皇子让其转移,现如今自然要拿出负责任的态度来。
“传令下去,此事即可调查,从重处理,绝不姑息!”四皇子快速地写了份手谕,让汤罗宋交到柳长清手上。
也难怪了四皇子是这个表现,毕竟诏狱是一个国家关押最重要犯人的地方,现如今却能被人无声无息地潜入并将人带走,这不得不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国家已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倘若这次不拿出一个态度来杀鸡儆猴,估计以后北周的人进南梁就如入无人之地了。
徐笙歌心中不由有些愧疚。
难怪了当时北周九皇子这么轻易就擒,原来是因为他早就算好了要让南梁的人将他与周佶关在一起,这样一来他们二人就可以一同脱身看,且有了那两个替罪羔羊在,南梁倒是也不会疑心他们二人其实早已经逃脱了。
“四皇子殿下,现如今北周七皇子与九皇子都已经不知所踪,但是先前北周九皇子被捉也不过才过了几日,他进去的时候肯定不会马上就能掉包成功,至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伺机而动,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最快逃出江夏城的时间也就两天之内,还望四皇子马上派人出去寻找他们的下落。”
见柳长清已经领命下去,徐笙歌自然不想干着急,更不想以后的南梁要从此坍塌一空,故而拱手请命。
四皇子敲打着椅子上的扶手:“说实话,倘若是平时的话,我肯定毫不犹豫地就派人跟你出去找人。但是现在京城内本来可以调动的兵力就不算多,而老五老七他们又时刻想着要做谋反之事,如果我们现在将大量的兵力都投到找北周的两个皇子身上去,到时候老五老七他们趁机谋反的话,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徐笙歌没想到四皇子居然也学会做起了缩头乌龟。
“本来还以为四皇子是个英雄,至少来说在众皇子当中还是有所担当的,但是没想到四皇子觉得自己的利益还在国家安危之上。”徐笙歌有些不屑,不过也毕竟她自小生存的地方尊卑观念倒是没有那么严重,且她本身为院长的入室弟子,自然和其他人不一样,身上多了骨子傲气。
“徐小姐此话何解?”四皇子揉了揉额头,“这京中的事情繁杂,最主要的是他们逃跑已经有一两天了的话,我们到底能不能追得上还另说,最重要的还是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往哪个方向逃跑了,在苍茫世界里找人,就跟大海捞针一般,京城容不得闪失,既然是逼宫谋反,老五老七肯定抱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思想来的,但是如果父皇不在了的,即便全天下知道他们是谋朝篡位,也另说。所以,父皇现在看着无碍,若老五老七动手之后可就难说了。”
徐笙歌没想到四皇子之所以没有动手,原来并不是怕自己不安全,而是怕五皇子与七皇子到时候会一同对付外人。
咬了咬牙,这已经走了一两天的话,确实不好办,但是总不能真的不追拿北周两个皇子吧。
徐笙歌咬了咬牙,心中只能抱希望在望江楼能够得知北周两个皇子之间的下落,这样一来才不枉费自己争取一番:“若是我能派人查到他们或许逃往的方向,不知道四皇子能给我多少人马去追拿北周的两个皇子呢?”
四皇子先前也是见识过徐笙歌的执着的,但是没想到真的遇上的时候,她比他想象中更为固执,深思熟虑了片刻之后,缓缓伸出一个手指。”
徐笙歌的眼神一下子便黯淡了下去:“一百?”
“自然是一千。”四皇子倒是难得地笑了起来,“毕竟是一国皇子,只用一百人的话就太瞧不起北周的两个皇子了。”
要知道这可不单单是两个皇子,而是北周的脸面,是南梁可以握在手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作为谈判的棋子。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徐笙歌与四皇子相视一笑,而后拱手而出,毕竟现如今找到北周七皇子与九皇子的足迹更为重要。
望江楼之中,沈连才却是被徐笙歌的要求烦得想撞墙。
“你再仔细找找,真的没有?北周的两个皇子被掉包这么重大的事情没有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后来他们逃跑,也没有人能看得出来?莫不是乔装的能力太强了?”徐笙歌有重新拿起一个卷轴打开来在看。
“小姐,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们真的找不到,要知道北周的人似乎知道了我们的一些秘密,很多事情现在都能躲着我们收集消息的渠道了。”沈连才连连抹汗,这徐笙歌一进来就让他上蹿下跳搬了不少资料,怎么能不累。
“那你可还有什么法子?难不成全凭借运气以及猜测?”
沈连才摇了摇头,忽然眼睛一亮:“我们可以去找找城隍庙的乞丐,没准他们能够知道。”
要说这京中的识人好手,并不是什么店小二,也不是商人富贾,而是路边少有人注意的乞丐。
沈连才虽然不算乐善好施的人,但是与京城的乞丐打过交道,故而想了起来。
徐笙歌也是一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