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6章 借醉意表明心迹

 

毕竟徐笙歌在京城之中的朋友不多,虽然异性认识得不少,然而能够想着给她加件披风的人更是不多。
那熙和的声音,不用看便知道是李不十。
徐笙歌收敛了情绪,转过头来,笑道:“九师兄,你怎么来了?”
先前在望江楼,因为沈连才的点拨之下,徐笙歌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见过李不十了,本来还想着找个时间与跟李不十谈谈,没想到先找上门的竟然是他。
“这几天看你忙进忙出的,也不忍心打扰你,但是听说你今天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还以为你是出了什么事情,后来听门房说你跟梁王往城门方向来了,故而我就跟过来了。”
李不十的声音很是柔和,如潺潺地流水。
但徐笙歌却是不知晓他说的跟过来到底是什么时候跟过来,如果说时前后脚的话,那么他应当就看到了她与梁王之间的事情,倘若他是后来有一段时间才来的话,那么也能看得到她为了梁王跑上城楼的那一刻。
“九师兄,其实我有话要跟你说……”
徐笙歌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不十却拦住了她的话头:“城楼上风大,外面也挺冷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让人给你做了你喜欢的饭菜。”
自从徐惊羽进宫了之后,这徐府上下的事情倒是交给了李不十,而不是徐笙歌。
不过徐府众人也都是本分之辈,倒也没有生出什么事端。
而李不十也自然享受徐惊羽的信任,更是察觉得到,隐隐之中,徐惊羽是希望徐笙歌与自己在一起的。
刚才徐笙歌与梁王在一起的画面,他不是没有看到。
其实徐笙歌也说过许多次,她只是把他当成哥哥,但是哥哥又如何,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倘若真的能将其娶了,更是求之不得,纵然她不是真心,但也得到了她的人。
徐笙歌心中却是寻思着李不十下山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回天启了。
倘若说先前留着李不十是为了让其帮忙,也是为了不让其失望,但是现在南梁这么混乱,更是随时可能会被北周攻破,还是让李不十回到天启更为安全。
不过现在城楼上这么多人,难免人多嘴杂,还不如回到徐府去再将话挑明,更何况李不十是个男人,更是自己的师兄,自然要给他留些面子。
二人各怀着心事回到了徐府,面对着满桌的菜肴,在宫中已经用过膳的徐笙歌倒是没什么胃口,只小饮了些汤与动了几筷子,便作罢,而李不十却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太过于难过,酒杯里的酒满了一杯又一杯。
李不十倒是不知道徐笙歌用过膳了,还以为她是因为梁王走了的事情,所以茶不思饭不想,心中自然有些苦涩:“笙歌,其实你知道为什么师父会派我下山吗?”
“送北周人想要璇玑郡的情报。”徐笙歌自然是记得李不十来的时候,将那情报藏得甚好,然而叹了一口气道,“只是可惜了,这些消息不过都是北周人放出来的风声罢了。”
李不十皱眉,倒是懒得去解释北周情报的事情。
如果是平时的话,他或许还会多问几句为什么是假的,但是现在他只想跟徐笙歌挑明了自己的心思。
“虽然我下山确实是师父授意的,但也是我找师父求来的。自从你走后我就一直日思夜想,每日不是拼命练功,就是在望着回来的路,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快些回到师门,但是我等了许久,只收到了拂袖暗中给我的消息,说是遇到了一些事情要耽搁回去的时间,说是你遇上了不少人,比如北周七皇子,比如梁王……”
李不十深吸了一口气,将藏在心间的话说出了口。
“故而在师父召见我的时候,我跟师父求下山来找你,就是怕你下山之后会不会因为下山之后遇到太多精彩的故事与人,故而将我忘记,从而喜欢上别的人。”
徐笙歌没想到李不十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说这些,张了张口,看向他手边的酒壶,只能托辞道:“九师兄,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醉,就连师父都看出来我是喜欢你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笙歌?”李不十抬眸,眼中却是含着一丝哀伤。
或许是从徐府一路随着徐笙歌与梁王到城门的时候,李不十便觉得自己输了。
不知道是输给了自己从未开口,还是输给了自己的不够好。
“我……”
徐笙歌的话还没有出口,李不十的食指抵在她的唇上,望向她发髻上的簪子:“师父说,若是喜欢一个女孩子,那便要送她一件定情信物,因为那就代表了一个人的心,若是喜欢的人收下了你的定情信物,那么就代表她喜欢你,笙歌,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突如其来的表白,徐笙歌倒是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借着酒意,李不十倒是从未如此大胆地将徐笙歌拉到自己的怀中,低头吻上了那嫣红的妃唇,品尝着如同甘甜的泉水一般的津液,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徐笙歌怔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挣扎着将李不十推开,喘息着道:“九师兄,请自重!”
“笙歌……”李不十倒是不见慌乱,微笑着轻轻唤了一声。
“九师兄,你明日还是回天启吧。”徐笙歌恼怒道,不过她本身就是想要叫李不十回去的,现如今倒也好,李不十还是快些回天启,比留在南梁好上许多。
“笙歌你要赶我走吗?你爹一直……”
“别说了!”还没有等李不十说完,徐笙歌起身要走。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爹爹一直都想撮合自己与李不十,所以也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纵然平时再怎么不敢表明心迹,但是此时的李不十显然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伸手便将徐笙歌拉住,将她抱在怀中。
“李不十,别让我讨厌你!”徐笙歌咬牙,恨声道。
正想留下徐笙歌的李不十身子一震,倒是没想到徐笙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笙歌……”
“我先回去了。”徐笙歌感觉得到李不十松开了怀抱,起身整理了衣裳,甩袖而去。
“笙歌……”李不十苦笑,“那为什么收下了我的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