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5章 与梁王依依惜别

 

用过晚膳之后,梁王带着徐笙歌去找她的父亲,不过虽然就战事而言与刑部相关不大,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刑部自然也要帮忙。
故而徐惊羽也没什么时间理徐笙歌,只意味深长地看了几眼梁王,听着徐笙歌的嘱咐,随意点了点头,又回去继续与六部其他人进行讨论了。
回到偏殿没多久,便见四皇子前来送梁王与徐笙歌出宫。
偌大的宫里,两排宫人提着萤火一般的灯笼跟在三人身后,一行人顺着复道而出,宣安门发出沉重地声响缓缓而开,徐笙歌一瞬间在梁王与四皇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纵然前方千军万马,乱世降临,我亦不惧,只当镇之!战之!平之!
四皇子拱手,对着梁王深深地弯下了腰:“我南梁,就拜托梁王了!”
梁王向来冷然的面色微动,双手抱拳,行了一个武将的礼仪:“定不负所托。”
二人起身相视一笑,四皇子郑重地将手中的虎符递交到梁王手上,再次一拱手,二人互相拍了拍肩膀,在男人无声地交流之下,只有爽朗的笑声在宣安门中飘荡。
许多年以后,徐笙歌都还记得,当年鲜衣怒马的四皇子挑起南梁的重任,将南梁平安与否托付到梁王身上,而后在宣安门的关门声中隐去的身影。
穿过喧闹的夜市,二人一路无言走到徐府门口。
“那,你就先回去吧。”梁王沉着声道。
原本就说是要送徐笙歌回府的,他倒是一时间不好意思叫她送他。
徐笙歌点了点头,往里面走了两步,心中却是有些慌乱。
南梁北周之间虽然接壤,然而南梁帝都江夏城与北周帝都奉天城相距甚远,这一次梁王真的要偷袭奉天城的话,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境地?
梁王会不会因此,就再也回不来了?
北周可是一直以来都与南梁齐肩的大国,且在两次偷袭之下,南梁都被北周押着打,梁王即便是征战无数,胜绩无数,但也不是轻松的事情。
要知道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容易的话,就不会一直到现在为止,南梁军队还没有突破北周防线前往奉天城,也不会要叫上梁王前去领军。
“我送你吧。”徐笙歌回头,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梁王的身边,仰着笑颜,故作解释道,“我还没有见过大将军出征之时的样子呢。”
梁王揉了揉徐笙歌的头发,勾起唇角:“好!”
因为在宫中的时候,梁王就已经吩咐了清丰出宫做准备,故而倒也不用再回梁王府,只向城门处而去。
此时城门已经关闭,又有士兵守着,倒也没什么人打扰二人。
“你说,南梁会好好的吗?”这是徐笙歌心中的疑问,要知道这才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南梁其实已经算是大乱了,即便平时她看起来胸有成竹,但是也难免有些惶恐。
尤其是知道得越多,就越是害怕,北周人的可怕与算计,都是南梁人所比不上的。
“会。”梁王坚毅地回答,沉默了片刻之后,却又加上了一句,“只要南梁内部不乱,南梁肯定不会倒。”
徐笙歌若有所思,想来梁王是突然想起了自己进宫所说的五皇子以及七皇子之事,道:“你尽管放心地前去奉天城,我会看着五皇子与七皇子的。”
五皇子与七皇子原本也是徐笙歌所发现的。
梁王倒是丝毫不曾怀疑过徐笙歌获得消息的途径以及能力,点了点头。
“其实京中的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要麻烦,倘若你觉得事情威胁到了你的安全,那么就赶紧全身而退,你不做,还会有许多人会去做的。”梁王有些担心,毕竟徐笙歌一直以来都冲在最前面,故而怕若是他一时不在,她有什么事情没人帮着善后。
“我也曾经看过朝堂的一些秘辛,该做自我保护的时候,我是知道的,你放心好了。”
“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你可以去找镇北将军袁仁邵,先前是我部下的人,在京城里有一定的实力,若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他应当能护得你周全。”梁王摘下腰间的玉佩,递到徐笙歌手上,“这块玉佩有我梁王府的标记,只要你拿去找他,他自然就会明白了。”
万不得已的时刻,徐笙歌哪里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纵然梁王口中说南梁不会危险,然而心中却担心不是一万,却是万一。
“真的要那么一个时刻,我等你回来问罪。”徐笙歌眨了眨眼睛,接过了玉佩,却是对应了先前所说的会盯紧五皇子与七皇子。
梁王也不解释,不过倒是注意到了徐笙歌的腕间是一只碧翠的镯子,皱眉:“先前戴的那只水晶镯子呢?”
“这个,”徐笙歌的脸倒是罕见地一红,不过好在是在晚上,倒也看不清楚,“我先前也不知道是你们梁家给儿媳妇的信物,只是因为一直戴着也懒得摘下来了,后来知道了就装在匣子里,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时间送还给你的,没想到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倒是忘记了,等你回来我再给回你。”
他的本意并不是想要回那只镯子,见她有些慌乱,心中叹了一口气。
“那回来再说吧。”现如今也不适宜说太多儿女情长之事,梁王索性将挑明的话留到之后再说。
其实徐笙歌三番四次不顾阻拦而继续与他一起,他就不相信真的只是朋友之情罢了。
或许只是根本还不知晓。
纵然二人已经放缓了步伐,但毕竟离得也不远,这言语之间便已经到了城门处,梁王亮出了四皇子所写的手谕以及自己的令牌,士兵恭敬地开了城门,只见城外是骑在马上并牵着另外一匹枣红马的清丰,想来是安排妥当了一切专门在城门外来接梁王的。
“记住我说的话,回去吧。”梁王柔声道。
徐笙歌颔首,心中却是充满了前程未卜的感觉。
城门被士兵缓缓地关上,外面传来了马的嘶叫声,想来是梁王翻身上马,勒马前行。
一旁的士兵倒是不敢催促她,毕竟先前他们都听说过徐笙歌的名字,且这一次她可是与梁王一同前来的,众人倒是看着她忽然拔腿就从一旁的阶梯上了城楼。
城门外的官道上,在月色中隐约可见梁王与清丰正策马疾驰,而后在一片树林处拐弯不见。
一件披风从天而降,落到徐笙歌的肩膀上。
“夜了,别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