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4章 刮目相看四皇子

 

看到四皇子的反应,徐笙歌倒是一瞬间有些刮目相看。
先前她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偏爱四皇子,也觉得是因为四皇子深受太后宠爱之故,毕竟四皇子先前的表现都实在是太过于轻狂,并没有将黎民百姓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比五皇子与七皇子强太多了。
七皇子自然不用说,先前还和北周九皇子一起算计自己,而现如今五皇子则是与七皇子一起大举收购粮食,有意图谋反之嫌,更有通敌卖国之嫌。
正如同四皇子所说,皇上虽然因为先前操劳过度且年迈之因卧病在床,但是还好好地躺在御书房侧殿的床上,哪里就容得了他们现如今就逼宫造反了。
逼宫,为不忠!
逼父,为不孝!
祸民,为不仁!
逼兄,为不义!
在如此大是大非国难当头的情况下,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也难怪了皇上反而最中意四皇子,至少他一直都奋斗在与北周对抗的前线。
“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正是我们南梁的生死存亡之际,我不相信五皇子与七皇子会是那种没有眼力见的人,如果南梁大乱的话,对南梁对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事。”梁王倒是清醒,毕竟还不知道事情是什么样的,若是草莽地就下了决定的话,反而不好。
不过说完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若是没有多想的话倒也还好,但是仔细一深究,反而有一种不信任徐笙歌的感觉,故而解释道:“我并非是信不过你,只是你一来就说五皇子、七皇子要造反,任何事情都有个来龙去脉,否则就是一面之词了。”
徐笙歌倒是没想这么多,蹙着眉头道:“也是怪我太过于心急了,才一时没有说清楚。早上的时候我在一家茶楼喝茶,听到有人在说七皇子府上收购粮食的事情,故而就让人前去调查,这一查之下不要紧,查了才知道七皇子最近与五皇子一直走得很近。”
“而且他们两个人还派了一个张姓的粮商,打算大量收购粮食,若不是为了造反的话,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多粮食。其实我更担心的是,他们收购的这些粮食是打算支援给北周的。”徐笙歌将自己心中的疑虑说了这来,这才是重磅消息。
要知道就算是五皇子、七皇子造反的话,也是南梁内部的事情,但是一旦涉及到他国的话,那么可就是通敌卖国了!
本来还一脸怒气的四皇子,现如今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日的历练,徐笙歌觉得他褪去了不少锐气与傲气,反而多了一丝稳重。
“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父皇,父皇这两天的身子刚刚有所好转,太医嘱咐了不要让父皇受到打击,如果说战场之上是已经有所预料的,那么五弟七弟的事情是难以意料,肯定会刺激到父皇。”
到了这个时候,四皇子反而更关心的是皇帝的病情,看来人的品行如何,在危难的时候最能看得出来。
“再说了,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小事,还要深入调查,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我们也能有所警惕,倘若是假的,我们也没有平白地打扰了父皇和冤枉两位皇弟,倘若是真的,我们既然查出来了,可以来一个将计就计,总比现在打草惊蛇来得妥当。”四皇子在顷刻之间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虽然没有北周九皇子那类的妖孽手段,但是这般稳重,也颇见天子之姿了。
徐笙歌对此自然没有异议,毕竟徐笙歌进宫是为了通知四皇子,且也会相信四皇子既然不想通知皇帝,那么也就是说自己是有信心处理好五皇子、七皇子一事的,便无须多此一举。
“梁王今晚上就要出发了,少则半个月有余才会回来,既然你进宫来也好,我们来讨论一番,北周七皇子与北周九皇子应当如何处置?”四皇子见梁王与徐笙歌二人不再说话,故而抓紧时间再好好讨论讨论一番,关于北周两个皇子的事情。
说起来,原本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将北周七皇子抓回京城。
本来以为两国之间可以用此来谈判,没想到北周根本就不惧怕他是死是活,更是再送上门来一位皇子,用来迷惑南梁,从而让北周大军顺利突袭,导致了南梁的节节败退。
“梁王今晚上出发?”徐笙歌不解,方才她似乎是隐约听到了好几声梁王,但是梁王到底要去哪里?
“先前梁王建议找一队精兵直捣黄龙,这是父皇也已经同意并且派人执行了的战术,然而可惜的是各处将领都抽不开身,而新派出去的统帅已经被北周大军拦截了三四次,士气全无,朝廷需要再派一个有名望且能够镇压全场以及鼓舞士气的人,而这个人非梁王莫属,故而众人一致商议之下,都决定让梁王带大军直指北周帝都奉天城。”四皇子不声不响之间,对梁王好一番夸赞。
说实话梁王已经多年没有上战场,然而就算是这样,南梁武国公梁家的名头一抬出来,没有人会有任何异议。
若是皇帝现在主事的话,可能对梁王会有所忌惮而不用。
但现在是四皇子把持朝政大局,故而他倒是敢于重用梁王,让一直以来都隐身庙堂的梁王生出一丝惺惺相惜之心来。
徐笙歌诧异于四皇子的大胆以及不计前嫌,要知道先前梁王可是三番两次都指责过他,更甚至是连老皇帝都忌惮着梁王,而现在四皇子却主动让梁王前往北周。
与沐阳城那一次不同,这一次若是功成,那么梁王的名望,将会让皇帝不敢随意再动梁王府。
毕竟,这是救国之战!
“其实他们说不在乎两位皇子,倒是不一定,毕竟皇子若是在他国被杀了,这可是丢了天大的脸面之事,所以北周肯定会营救这两个人,故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两个人,找个恰当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走。”
梁王倒是不甚在意,见徐笙歌面上露出担忧的神色,微微一笑,接着道。
“先前康王妃曾经提过北周皇帝在江夏城之中,不管真假,最近江夏城的出入巡逻都应当加强,而最近一个月内新进入江夏城的人,都应当到官府处登记入册,这样也方便我们排查可以人口。”
四皇子本来就非常听梁王的话,且梁王所说也不无道理,自然一一点头,待得梁王不再说话,才道:“不知道徐小姐,你有什么高见呢?”
若说平时,徐笙歌可能以为四皇子在讽刺自己,然而这一次四皇子却是说得十分真诚,倒像是个虚心请教的学生:“梁王所说的,我自然也是同意的,若是可能的话,有否必要加上宵禁,毕竟现在不同往日,若是有宵禁的话,北周皇帝他们一旦动作,也能容易被发现。”
宵禁,本来就是非常时期的惯用手段。
四皇子刚想点头,却听到梁王不赞同的声音:“此行不妥,要知道先前流言的事情,就已经让百姓有些惶惶不安,更甚至有人要逃离京都,如果又宵禁的话,那么百姓肯定会察觉有什么不同的气氛,如果说加强巡逻等,还可以说是进了飞贼,若是宵禁的话,只会扰乱民心,现如今还是以安民心为主。”
本来没想到这一层的徐笙歌惊叹于梁王的心思缜密,道:“看来是我多虑了,还是梁王考虑周全。”
既然商讨完毕,四皇子自然前去安排一切事宜。
日已西沉,夜色降临,就在徐笙歌想起与康王妃一起出宫之事时,才知道梁王早已经派人前去告知康王妃让其先行出宫。
“用过膳后,我送你吧。”
不知道四皇子是不是有事,晚膳之时居然只有梁王与徐笙歌两个人。
“我想见一见爹爹。”徐笙歌确实有好几日没有看到自己爹爹了。
梁王叹了一口气:“我一会儿就要出征了,不陪我喝一杯?”
“好吧。”徐笙歌这才想起来,梁王要趁夜赶往边境,而后带兵前往奉天城,满上杯中的酒,举杯道,“祝你凯旋而归。”
梁王浅笑着,拿过徐笙歌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面上没有说话,心中却泛起一片涟漪。
“有你在,我自然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