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3章 言语间试康王妃

 

从望江楼出来的徐笙歌并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前往了康王府。
毕竟如此大的事情,可不能就这般过去了,至少来说也要与梁王商议一番,又或者是告诉一下现如今在朝堂之上执政的四皇子。
现如今她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只有去找康王妃一途了。
御赐金牌,先前已经被皇帝收回去了,再者说就算还在手上,现在也不是之前在查北周的案子,所以也不是那么好进宫的。
而所认识的人里,父亲、梁王等等,能进宫的都已经在宫里。
至于五皇子七皇子等人,若是去找他们的话,会不会打草惊蛇还另说,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不会将她带进宫里。
如是想着的徐笙歌,自然而然就选择了康王妃。
康王府上。
康王妃似乎闲极无聊,正在看自己的几个侍女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
这外面即便是掀翻了天,康王妃处还是繁华如梦,可见康王爷对她的宠爱至极,不单单是在物质上面,也不是口头说说而已。
看到侍女将徐笙歌带了过来,命人上座奉茶,康王妃屏退众人,这才道:“怎么样,皇兄的踪迹查到了吗?”
本来是特意来找康王妃带自己进宫的徐笙歌一愣,没想到康王妃倒也是执着,这件事情一见面便一问再问,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北周皇帝隐匿的手段高超,已经吩咐下去找了几天了,还是没有找到,不知道康王妃这边可是有什么消息?”
“哪里有什么消息,要不然也不会一开口就问你了,”康王妃的眼中闪过一次莫名的光芒,不过表面上不动声色,将面前的一盘点心推了过去,“这是千层芙蓉酥,才做出来的,你尝尝看。”
既然康王妃如此热情,自然是盛情难却,徐笙歌拈了一块,而心中想的是要怎么跟她开口进宫一事。
毕竟五皇子七皇子之事肯定不能告诉康王妃,她身份特殊,故而只能是找个合适的理由。
而康王妃似乎也有着心情,眯着眼睛道:“我听说,前些日子你们把小九给抓了,还把北周行馆都给封起来了?现在南梁北周的战事吃紧,小九也是个狡猾的,抓起来也是个好事,但是在小七和小九都被抓起来的情况之下,皇兄竟然还不出现,你说我皇兄会不会有什么大阴谋?”
徐笙歌心中一动,顿时便想到了五皇子与七皇子在收购粮食的事情。
但是一直以来,兵对兵将对将,北周皇帝应当不会如此自降身份。
然而从北周九皇子的事情上来看,他应当不会无缘无故就故意惹怒南梁,让人把他抓起来,真的不是为了给北周皇帝打掩护,将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吗?
“根据我先前收到的消息来看,北周想要的是璇玑郡,但是现如今来说北周的胃口却不止这么小,更像的是想要吞并整个南梁国,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阴谋,能够让一个皇帝不顾自己的安危亲自到敌国帝都呢?”徐笙歌仔细观察着康王妃的神色,看看她到底是真的不知道北周皇帝,还是只是想试探自己。
也不知康王妃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已经洞悉了徐笙歌的想法,只见她皱眉道:“如果我有消息的话,肯定会去通知你们的。
你们,自然包括梁王在内。
其实康王妃似乎更希望跟梁王合作,毕竟三番四次她都是直接找上的梁王,而徐笙歌不过是顺带的罢了。
徐笙歌并不在意,毕竟她与梁王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就算是被隐瞒了,只要不是为了对付她以及她的家人朋友,便不甚在乎。
“其实我这次来,主要还是想王妃帮我一个忙,最近我爹已经两天都没有回来了,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所以……”徐笙歌斟酌着开口,并没有将话说得太明白,更甚至也是在试探康王妃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
要知道康王妃并不是单纯的一个王妃罢了。
“笙歌真是个孝女,你父亲现如今不过是在宫里,又不是被人掳走了,你怕什么,难道宫里还能有吃人的妖怪不成?”康王妃调笑道,不过言语之间也是知道了最近许多重臣都被召进宫的事情。“怎么,看样子你是想让我进宫帮你打听打听?”
“那就再好不过了,要知道我这两天一直都在做恶梦,若是没有亲眼看看爹爹,我是日日担惊受怕,不如王妃带我进宫一趟如何?”徐笙歌假意拍了拍胸口,似乎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康王妃是贵妇,且深受宫中妃嫔们的喜爱,倒是能够自由出入皇宫的。
不过依徐笙歌现在看到的康王妃,似乎是还不知道这两个皇子与北周可能有交易的事情。
“你来的正好,今天恰好有事情要进宫一趟,”康王妃妙目一转,便笑盈盈道,“既然你想进宫的话,那么一会儿你随我来,不过进宫之后,你见了你爹爹之后如果要跟着我出宫的话,记得日暮时分到宣翎门来,到时候我再带你出去。”
既然康王妃愿意,徐笙歌自然是高兴非常,与其一起吃茶待得下人将入宫东西都备好,二人这才进了宫门,还特意吩咐了一名宫人,让她去见梁王。
徐笙歌的心中有几分忐忑,不知道康王妃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然是去见梁王。
若是无意的话,倒也还好,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若是有意的话,那么就是说康王妃的手眼通天,根本就是知道徐笙歌去康王府上的真实目的,并且还要对她所说的话,抱有一定的质疑了。
想起那日梁王突然问她,觉得康王妃这个人可信与否。
难道梁王发现了什么?
皇宫虽大,但是有人引路的话,倒也快捷,徐笙歌不消片刻便到了御书房外。
如果是先前徐笙歌还没有发现宫里的变化,但越靠近御书房,倒是越发觉得宫里的守卫森严不止一倍。
尤其是御书房这边,甚至围了个水泄不通,也难怪了康王妃要命人带她过来,要不然徐笙歌可能还没有靠近,就已经被叉出去打杀了。
不消片刻,便见的有人带她到偏殿等候。
徐笙歌分明听到御书房之内热闹非凡,似乎正争执得兴起,也难怪会让她去偏殿了,这证明了这讨论的事情应当重大,且众臣意见不一。
“梁王……”
徐笙歌似乎对这一声梁王特别敏感。
不过也是这一声梁王,嘈杂声倒是纷纷停止了下来,只听到梁王义正言辞遵了命,而后又是一番嘈嘈切切的讨论,听不真切的嗡嗡然之声,倒像是催眠曲一般。
待得御书房的会已经散去,徐笙歌早已经在偏殿内睡着了。
一脸疲惫不堪的四皇子与同样皱着眉头一身凛冽的梁王走进偏殿,看到此情此景,四皇子是不满地撇了撇嘴,梁王勾着唇角上前将徐笙歌拍醒。
徐笙歌被吓了一跳,不过看是梁王与四皇子,起身拱手。
“你怎么进宫来了?”虽然知道徐笙歌进宫,但是四皇子还是诧异徐笙歌是怎么进来的。
徐笙歌摆了摆手,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四皇子不算友好的态度:“现如今也没有时间来追究这个了,我之所以千方百计地进宫来,最主要是想要告诉你们,五皇子与七皇子要造反!”
“五皇子与七皇子?”梁王露出思考的神情。
而四皇子却是冷冷一笑:“现在南梁北周战事吃紧,我们还在为边境的事情发愁,父皇现在还好好地躺在偏殿里,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