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2章 夺嫡争帝都异动

 

又是一日清晨,醒来的徐笙歌却没有刚下山之时的惬意,取而代之的却是如同笼罩着江夏城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南梁一般的肃杀气氛,打算洗漱完毕之后便再四处打探打探。
要知道先前江夏城之中流言遍地,也不知道与五皇子商量的计谋过去了两日,现如今有没有成果,故而用过早膳之后,徐笙歌打算在京城各处再走走。
一个上午下来,发现京城之中的风向确实慢慢有所好转。
走得累了的徐笙歌带着拂袖索性进了一家小茶馆里面歇歇脚,这本就不是什么大酒楼,而徐笙歌身上绫罗绸缎,一看就是个大家出来的闺秀,更何况身边还跟着个丫鬟,店小二自然满脸堆笑上前,领着她们到一处位置上,又是擦凳子又是擦桌子的,才请她们坐下。
“小姐,可别看我们店小又破旧,但我能肯定我们家的茶水点心是江夏城里最有特色的,保管您尝了一遍之后还想再来第二遍。”店小二恭敬地笑道,一扬手指向墙上排列整齐的木牌道,“您看看,茶水点心的名称都写在这上面的牌子上,若是小姐想点什么,就与小的说。”
亏得徐笙歌与拂袖二人也不是京城里长大的大家小姐,虽然在天启书院上并没有吃什么苦,但是从天启书院回京城的时候可也是餐风露宿的,故而并不嫌弃这茶楼破旧。
反倒是在听说这间茶楼是江夏城极有特色的时候心中一喜,本来就是看这茶楼聚着喝茶的人不少这才进来的,要知道探听消息的话,茶楼酒馆这些地方最是合适的。
既然能吸引人,且价格也不贵,倒是个好地方。
随意点了一壶茶一些点心,徐笙歌与拂袖便坐在茶楼的角落小口的咀嚼着点心,而注意力却全放在那些人所聊的话上,看有没有自己想要听的。
“老刘头,你上次说的七皇子府上收购大米六百文一石,是不是真的?”
“那是当然,这还是我侄儿添财说的,你也知道,我侄儿是七皇子厨房里的人,说出来的话哪能有假?”
“七皇子是皇家的儿子,居然也会缺粮食,这国库里露个缝儿,这江夏城都兜不住了。”
“你管这些做什么,只要知道有好处就行了,如果你不卖就算了,我可是知道你家的都是陈米,如果不是交情好,我才懒得通知你,而且我侄子还说了,只有熟人才有这个价格,等一旦让孙家来代收,价格肯定压得更低。”
本来是想来探听一下现如今京城的舆论风向,没想到却听到隔壁桌两个老叟在说买卖粮食的事情。
按理来说,百姓有盈余的米粮卖也是好事,证明了国家风调雨顺,百姓丰衣足食。
但是这件事情牵扯到七皇子,徐笙歌不得不注意了起来。
毕竟她可是清楚得记得,她先前的伤就是七皇子带着她到了城外 ,被北周九皇子所赐。
“小姐,你说七皇子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拂袖小声问道。
不过这也是徐笙歌的心声。
如果说现在是旱灾涝灾的话,七皇子为了表明自己对百姓多么的仁善,自费买来粮食救灾的话,那么还可以说得过去,但是你说是打仗的话,那么也不会到七皇子来出面啊。
再者说了,国库里再没有粮食了,那也还有朝廷出面提税,就算朝廷不想提税,那么朝廷也可以出面去收购粮食。
况且,她分明记得户部尚书当时说过,南梁的粮食至少都能撑上两三年吧。
所以,七皇子收购这些粮食就是另有所图。
徐笙歌心中一动,这些粮食该不会去要运送到北周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小姐,要不要我过去探听一下?”拂袖见徐笙歌不说话,还以为她还在注意听那边说话,不过也是幸好徐笙歌他们选的这个位置不错,买卖粮食的那一桌人正好没看到她们。
已经回过神来的徐笙歌摇了摇头:“不要打草惊蛇,一会儿有机会的话再去问问店小二。”
既然能约到这种地方来谈事情的话,想来应当是熟悉的地方,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了。
只听见那二人又是一番商讨,说的都是有多少粮食,能不能短时间内再凑到多少粮食,要狠狠赚上一笔之类的云云,也没有其他可用的消息了。
待得那二人离去,徐笙歌这才让拂袖去将店小二叫来:“店小二,方才那两个人都是什么人啊?”
店小二显得有些为难,道:“这,不知道小姐找他们有什么事情,要知道他们其中一位可不是一般人,他的侄儿在皇亲国戚府上干活,可不是寻常人惹得起的。”
听起来,这倒是为她而考虑的了,生怕她招惹了过去。
徐笙歌拿出一枚碎银子,放在桌子上,笑道:“其实是这样的,我爹爹一直想要给七皇子送礼,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这不,刚好方才听说那位老爷子好像有些路子,只要你告诉我,他们是什么人,等我们成功给七皇子送了礼,定当再给你一份谢礼。”
这些那名店小二倒是放下心来,原来是为了找那老刘头牵桥搭线的,如果是因为其他事情的话他未必敢说,毕竟他也害怕遭到报复,但既然是好事的话,那还是能说得的。
眼明手快的店小二将那一枚碎银子收进怀里,笑嘻嘻道:“有侄儿在七皇子府上的是老刘头,住前面大烟袋街尾,您一打听就成,另一个是张老头,住西城区柳巷最里边那户人家,谢小姐的赏银。”
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徐笙歌等人倒也没有必要再待下去。
拂袖本来提议回府的,毕竟现在就算去找谁,估计也会被人回话在宫里。
不过徐笙歌倒是想碰碰运气,要知道这件事情在她的直觉里,并不是什么小事,如果七皇子真的打算要帮助北周的话,那么南梁更是危险了。
然而找了一圈下来,这才发现就连柳长清都找不到人了。
“小姐,不如这件事情先去望江楼那边调查清楚,要不然就凭着我们听见的,似乎不能够证明什么,如果真的是七皇子要做出对南梁不利的事情来,到时候也好叫望江楼帮忙去查,也不必在这里不知道要找谁的好呢。”拂袖见自家小姐确实也着急,于是提出了这么一条建议。
徐笙歌心想她说的确实也有道理。
要知道现如今战事不断,如果情况不属实的话,去找了四皇子与梁王,就相当于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望江楼,沈连才听从徐笙歌的吩咐将最近关于七皇子的消息都拿了出来。
徐笙歌逐条翻看,却发现这几日七皇子与五皇子走得很近。
难不成,这五皇子也跟北周九皇子合作了不成?
思及至此,徐笙歌的后背涔涔冷汗。
若说是因为皇位争斗的话,这些南梁皇子就不怕与北周合作之后,北周顺势将南梁吞并了吗!
沈连才见徐笙歌久久没有说话,躬身道:“其实这两天我们也发现京城有不少异动,已经全部都报给小姐了,难道小姐都没有看到吗?”
情报,徐笙歌先前都让李不十帮忙整理了。
不过最近她似乎很久没有去见过李不十了,这一说才想起来,李不十送来的情报,也因为太忙了,好几天没看了。
如此一说,徐笙歌倒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先前可是说让其帮忙整理将人留了下来,现在又将人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