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30章 四处流言南梁危

 

当日,气不过的徐笙歌自然是将此事一纸告上京兆府。
然则现如今南梁北周两国的战事已经让南梁的官员们忙得焦头烂额,且北周连连大捷的消息,倒是让南梁的某些人一时之间不敢得罪北周,将此事压了下来。
本来一般情况下,这件事情只要再拖上一段时间,等大家都忘了这件事,赔偿那妇人一些银钱也就罢了,然而这非常时期里,却连一只蝴蝶扇出来的风都能掀起滔天巨浪。
“听说了没有,那北周皇子强抢民女,还草菅人命,最后京兆府根本不受理这个案子。”
“听说了,不仅民女,听说那个民女的娘都没有放过,最后还是徐小姐去讨要,结果出来的只是两具尸体。”
“不是这样的,听说根本就是官府强抢了民女送进北周行馆去,因为边境又打起来了,我们节节败退,为了讨好北周人,只能糟蹋我们南梁姑娘了……”
才过了两日,街头巷尾便已经议论纷纷,内容无不是南梁败战连连,为了讨好北周,昏庸的皇帝便命人去强抢民女。
一时间人心惶惶。
作为曾经也用过类似手段的徐笙歌来说,她当然知道这是有心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且这个有心人应当就是北周。
或许这就是北周人的目的?在南梁京都,使得江夏城的百姓人心惶惶,若是一旦连京城的百姓都逃离,那么这个国家哪里还有安全可言。
然而当官的分明没有意识到,这些流言的危害性,只觉得不过是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聊,当不得真。
徐笙歌着急,但是这两天皇帝根本就没有时间见她,甚至连梁王与父亲徐惊羽都因为备战的事情早出晚归。
是夜,徐笙歌终于难以忍受,若是再让流言这么传下去,估计明儿个就能说出皇帝亲自迎合北周人了。
爹爹未归,徐笙歌坐上马车直接前往梁王府,若是梁王不在的话,便打算直接前往康王府,让康王妃想办法让她面圣。
所幸的是,梁王刚刚回来,徐笙歌这才得以见到他。
“最近你们都在忙着出战的事情,却是没有发现,这京城里的风向已经变了,应当是北周的人,躲在背后煽风点火,扰乱民意。”徐笙歌才刚见到梁王,便一口气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梁王让人上了茶水,皱着眉头在思考徐笙歌所说的话:“外面都在说什么了?”
“南梁和北周的事情,最先的导火索就是那日求我救她女儿的妇人,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就有人将这件事情添油加醋地对外说了,也就是这样,这风言风语一日三变,最后变成了皇帝要弃城而逃,让北周随意屠杀江夏百姓。”徐笙歌满脸忧愁。
这其实一开始还是在最底层的百姓传起的,而后才慢慢在茶馆酒楼里流传开来。
也就是说,北周的这群人早就做好了打算。
如果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在酒楼里面传开来的话,肯定会被某些官吏发现,但是从最穷困的人传起,一般的人还真没用接触他们,尤其是那些叫花子,早就编上了歌谣在传唱了,什么“南梁无良天变色,北周有情下凡来”,说得似乎北周是救世主一般。
梁王起身抓起徐笙歌的手,这一次倒是不坐轿子了,直接找了一匹马就带着徐笙歌进入皇宫里。
这几日情况特殊,梁王在宫中出入也频繁,就连曹安阳都见怪不怪了,不过看到这梁王竟然抓着徐笙歌,倒是露出了一丝了然的表情。
“皇上!北周不仅仅在边境犯我,现如今还在我帝都里面肆意造谣,倘若任由下去的话,估计京都会直接沦陷的。”因为一路上跑的太急,梁王的头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说话的时候甚至都还有些喘息。
本来这几日已经心力交瘁的皇帝一听之下,刚扬手想要拍桌子,不想却闷哼了一声,直接仰倒在龙椅之上。
“皇上!皇上!”曹安阳听到声音忙回头,这才看到皇帝的模样,“快去偏殿喊太医!”
皇帝伸手,口中却只能发出几个音节,死死地盯着曹安阳。
曹安阳会意,靠近皇帝道:“皇上可是打算让四皇子来主持大事?”
现如今皇帝病了,眼见着梁王又有要事,如果没人主持还真的可能天下大乱,故而这么猜测道。
皇帝点了点头,口中又不清不楚地发出几声“呃呃”的声响。
曹安阳忙让人去宫外请四皇子进宫,而后对着梁王道:“梁王,现如今皇上正病着,怕是要等四皇子殿下进宫之后才能讨论了。”
这样的状况,梁王与徐笙歌也不能如何,只好拱手表示等待四皇子进宫再说。
四皇子向来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且本身也见不得北周那些人的作为,禀报过皇帝,让曹安阳与太医好生照顾皇帝之后,便带着梁王与徐笙歌出宫,领了五千精兵,将北周行馆团团围住。
“两国交战,非常时期,现如今派五千精兵守卫北周行馆,还望北周九皇子见谅。”四皇子拱手,言辞之中虽说是守卫,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再次软禁了北周行馆的人。
北周九皇子似乎根本不在意,要知道现在京城的人心已经乱了,虽然南梁的人马来得比他预料中地要快,但是已经足够了谣言的流传:“恰好,我也怕你们南梁的暴民,会跑进我北周行馆来撒欢,既然南梁愿意保护我们北周人,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也好,到时候不明真相的百姓估计会真的认为南梁的军队在保护着他们北周人,估计流言会愈加甚嚣尘上。
梁王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要知道这个北周九皇子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一身诡计,且都不是正途,倘若真的让他逍遥法外的话,以后还是会有不可控的因素在。
与徐笙歌对视了一眼,双方点了点头,只听到清脆的两把长剑出鞘的声音,梁王与徐笙歌朝着北周九皇子而去。
一瞬间,两方人马都纷纷亮出了武器。
梁王负责对付暗卫以及其余士兵,而徐笙歌则是专门擒拿北周九皇子。
正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徐笙歌一句将人抓到,用剑抵在他的喉咙之上,道:“北周九皇子已经被擒,还不速速放下武器!”
北周众人一听,自然都一滞,片刻之下,所有人便被南梁拿下。
梁王走到北周九皇子身边,道:“北周九皇子是客,但是却不守主人的规矩,本王只好将九皇子请回府上,好好教教九皇子,什么是南梁的规矩。”
北周九皇子冷笑道:“现如今两国交战期间,你们敢对我怎么样?就不怕我父皇派人来灭了你们!”
“怕,不过在那之前,本皇子可以杀了你!”南梁四皇子也不是个怕事的,既然北周九皇子敢说这样的狠话,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