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9章 嚣张北周抢民女

 

既然皇帝准许了出战事宜,那么接下来自然是要好好谈论粮草后勤、布置兵力等等事宜。
毕竟梁王是武将世家,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皇帝便让其留了下来,而徐笙歌则是准许先出宫去,在宫门口碰见匆匆入宫的爹爹,略说了两句便离去。
徐笙歌的心神一阵恍惚,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南梁本应当是与北周国力相当的国家,纵然书上常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然则这一切也来得太快了。
似乎自己才下山没多久,南梁怎么就从四方来贺变成了要分崩瓦解的地步。
正在兀自想着,谁料却听到外面有人拦路喊冤的声音。
“梁王殿下,请为民妇做主啊!北周人那群畜生将我女儿掳走了!”
是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经人指点时候得知这轿子是梁王府上的,跌跌撞撞地爬到路中间,哀求道。
徐笙歌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抬轿子的人上前呼喝着要将妇人拖走,这才回想起来自己所坐的轿子是梁王命人准备的,难怪了这妇人还以为是梁王。
“住手。”如果是平时的话,徐笙歌都会管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情,更何况现在说是北周人抢走的,她怎么能不管呢。“劳烦清丰大哥找个地方,我要与这位大婶说说话。”
也亏得梁王是让清丰送徐笙歌回去,毕竟清丰对徐笙歌的话还是听从的,也是从心里佩服她,故而既然笙歌小姐说了要找个地方,自然就随意找了个茶馆。
徐笙歌刚在茶馆坐定,那位妇人被梁府的下人扶着进来,扑通一声便跪在她面前。
“小姐,我知晓你是个好心的, 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再不去救,我女儿可就要被糟蹋了!”那妇人哭的是泣涕涟涟,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徐笙歌心中咯噔一下:“那你知道抢走你女儿的北周人去哪了吗?掳走你女儿的人是谁,可有特征,见到的话可还记得住?”
“民妇,民妇不知!”那妇人一愣神,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无计可施。
“你好好再想想,如果不知道您女儿在哪里的话,我又怎么能救出你的女儿呢?如果你都认不出来对方是谁的话,就算我有心想要娶救,也没有办法。”徐笙歌叹了一口气。
那名妇人听到徐笙歌说愿意帮忙,用袖子胡乱又抹了一把,道:“我记得是个北周人,穿得很是华贵,喝得醉醺醺的,因为我女儿撞了他一下,便拉着我女儿就跑,还给了民妇一锭银子,说是买下了我女儿,可我不想卖女儿,我只要女儿好好地回来就可以了。”
衣着华贵。
可是这一次来的北周人里,不少都是行令等,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都是衣着华贵。
“你还记得清楚的吗?”徐笙歌还是希望能够救得了那个女孩的。
那妇人一拍自己的头:“小姐,民妇去过那个地方,民妇可以带你去!”
徐笙歌这才松了一口气,既然认得地方的话,那么自然就可以找得到人。
随着那妇人走了一段时间,徐笙歌觉得这地段越走越是熟悉,分明就是北周行馆。
看来这北周人确实嚣张,不仅强抢了南梁的女子,还直接带回北周行馆里,也不知道哪个女子到底被带走多久了,只怕能不能救得了。
果不其然,一群人走到了北周行馆之中,那守卫明显是认识徐笙歌的,听到她要见北周九皇子,便进门通传,徐笙歌哪里等得及,让人在前面带路,便带着那老妇人直接进门去。
本来躺在榻上的北周九皇子听到有人来报,知道了徐笙歌来求见,让人帮自己穿衣服打算见客,没想到却是直接听到了外面传来徐笙歌的声音。
所幸这衣服也懒得穿整齐了,走到门口便笑道:“没想到南梁刑部尚书之女,这般急匆匆地,就为了看本王,既然如此爱慕本王,不如嫁给本王,勉强让你做个侧妃又如何?”
看到北周九皇子这个模样,徐笙歌皱眉,这北周人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难道养出来的男儿都这般模样?康王妃不是说养狼计划吗?难道养的都是色狼?
“九皇子切莫误会,我之所以这么着急前来,主要是怕你们北周有人不知廉耻,欺侮我南梁百姓,糟蹋了你们北周的名声,这样两国之间有什么误会,可就不好了?”徐笙歌想着措辞,毕竟现在到底是谁捉了那妇人的孩子还不知道。
“哦?”北周九皇子闲闲地看向那个妇人。
徐笙歌转身,想让那名妇人出来说,没想到那名妇人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将那锭银子举起来:“还望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不过是弄脏了公子的衣服,妇人会赔给公子的,还望公子放过我女儿。”
居然是,北周九皇子!
徐笙歌本来以为做出强抢民女的事情,应该是哪个行令,平日在北周浪荡惯了,故而在南梁做下了这样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北周九皇子。
“原来是北周九皇子,天涯何处无芳草,若是九皇子喜欢的话,大可以用正派的手段,何必用这些强抢的手段,更何况现在是两国非一般的事情,九皇子何必生出这么多事端来?不如将那女子还回来,也好让人家母女团聚。”徐笙歌心中有些担忧,不知道能否劝说这个北周九皇子将人给放了。
“行啊,既然你们要带就带走好了,就在屋里。”北周九皇子上前将那妇人手中的银子拿走,轻轻一吹,说的话倒是轻飘飘的。
这话大方得让徐笙歌的眼皮一跳,这才想起来他衣衫凌乱,醉眼朦胧,分明就是那女子出事了。
但是毕竟抱着一丝希望。
那名夫人喜得连滚带爬地进了屋里 ,徐笙歌见状自然也跟了上去。
醉醺醺的北周九皇子却在徐笙歌经过之时,深深地闻了一口,道:“徐小姐,可比那女子香多了。”
此话一出,徐笙歌面色大变!
要知道这就是明晃晃地在调戏她了!
“啊!”屋内传来了一声尖叫,是那名妇人哭喊的声音,“瑶儿!瑶儿!你醒醒!”
三步并作两步走入屋内,只见那名女子身上的衣物已经显然被人用鞭子抽得裂开,浑身上下都是一道一道的血痕,徐笙歌找了件衣服帮那名女子盖好。
“北周!”积攒在心中的一口气,随着这两个字狠狠地吐了出来,徐笙歌脚尖一点便从屋内飞身出来,抽出手中的软剑朝着那北周九皇子攻去。
几名黑衣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弹了出来,目标直取徐笙歌。
要知道北周七皇子身边都有好几个暗卫,这北周九皇子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呢。
北周九皇子倚在一旁,看徐笙歌已经落了下风,嘴角掠过一丝嘲讽,刚想进入屋内,却听到一声男子的爆喝,只感觉有飓风扫过,几名黑衣人都已经中了拳。
梁王这是一出宫便听说了路边的人在讨论徐笙歌的事情,故而及时赶到,看到她一个人被围攻,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先将她救下再说。
“杀了他!”徐笙歌双目通红。
梁王听到屋内传来的嚎哭声,又见徐笙歌要杀了那北周九皇子,以及其的衣服凌乱,也大致猜得出是什么情况,皱眉道:“虽然来者是客,但是我南梁不是随意任你们北周撒野的地方,北周九皇子若是仗着喝醉了酒,就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么我们南梁也不会客气。”
北周九皇子懒散地笑道:“我已经将钱给了那名妇人,那个女子就是我买下的。”
梁王冷哼了一声:“这女子不是奴籍便不能随意买卖,更何况你买了,卖身契在何处?这些事情本王自然会禀报给皇上,到时候自当有人来处理,你们进去帮忙。”
梁王府的众人听命之下,这才纷纷进入房内帮忙。
北周九皇子勾唇一笑,自诩现如今非常时期,南梁的人敢耐他如何。
梁王看到徐笙歌还没有冷静下来,便知道她气得狠了,上前将北周九皇子拎了起来,扔进前方的荷塘之中,高声道:“既然九皇子喝醉了,那就醒醒酒,等京兆府的人来了,再与他们好好解释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