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8章 请出兵直捣黄龙

 

倘若真的是北周皇帝到了江夏的话,这可就是奇了怪了。
要知道国不可一日无主,现如今可不单单是无主,甚至连盛传的北周最有希望的两个皇子都到了南梁的帝都。
难道他们就这么笃定,在南梁之中能全身而退不成?
“倘若说北周七皇子到江夏城是为了将宜兰公主送来和亲,而北周九皇子是为了谈和一事而来,那么北周皇帝是为什么而来?”徐笙歌有些不明白北周人的想法,“且不说北周的朝政会怎么样,就说如果他们三个都死在南梁的话,那么北周不就会被毁了?”
梁王与徐笙歌二人一齐看向了康王妃,要知道她是从小在北周皇室长大的,应当对北周皇室有些了解,或许能揣摩得出来北周皇帝皇子们的想法呢。
本来也十分的焦急的康王妃见状,猜得一二他们的想法,道:“其实南梁与北周两国看起来似乎差不多,国力也相当,然而南梁早就失去了当年先辈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气风发,而北周却依旧是一贯以来的养狼计划,所以两国之间还是有所差距的,若不是南梁还有像梁王这样的人撑着,估计早就比不得北周了。”
话罢,只见大厅之上一阵沉默。
要知道梁王现在的境地确实危险,本来在暗处的时候,南梁皇帝就一直想引他出来,好找个时机将其一举歼灭。
现在梁王开始出没在朝政之上,南梁皇帝自然开心,尤其是当知道徐笙歌是梁王的软肋之后,更是乐此不疲。
如此君王,就算是只有一个国家,也会被折腾由盛而衰,更何况现如今还有其他国家在旁边虎视眈眈。
“北周这是拿南梁来练胆啊。”梁王的眸子深邃了几分。
徐笙歌倒是脑子一动:“倘若我们将北周皇帝捉到的话,是不是两国就会停战。”
“似乎是可以这么说。”梁王倒是没有半点儿兴奋地模样,似乎在说一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可能没有这么好抓,首先来说,我们能不能将北周皇帝认出来,这就是最重要的问题,如果连人都不知道是谁,你要怎么去抓?”
康王妃从袖口拿出一张折叠好的纸张,铺到桌面上,只见上面画着的正是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
“这是北周皇帝?”徐笙歌上前扫了一眼,实话说画上之人还是十分有威严的,想来是上位者做久了,故而不自觉间,单单一双眼睛就似乎能够释放出威压来。
观察着梁王面色的康王妃闻言应了一声,用手摸了摸鼻子,道:“毕竟我只是凭借着曾经的记忆以及别人的描述画出来的,不知道相像程度有多少,但是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好得多。”
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梁王将画收了起来,吩咐人准备两顶轿子。
“去哪儿?”徐笙歌见状,不知道梁王想要做什么。
“情况紧急,本来以为北周只是因为想要璇玑郡,才会有这样的打算,但是既然北周皇帝来了的话,那我们要尽快进宫告诉皇上。”
不过康王妃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消息,见梁王打算要进宫便也告辞走了。
梁王将康王妃给的那副画展开,仔细观察了几眼。
“你认识这北周皇帝?”徐笙歌看到梁王好像一直在皱着眉头,还以为是这画画得不像还是如何。
谁知道梁王摇了摇头,倒是说了句玩笑话:“北周的老将军我倒是认得几位,至于皇帝,除非我能打到他们北周的帝都去,就是觉得这幅画,有点意思。”
虽说康王妃师从北周皇宫御用画师,然而从天启学院出来的徐笙歌不一定能看得上,不过听梁王这么说了,饶有兴致地伸头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那副画,道:“这幅画还挺有意思,落笔也算大胆,不过我倒是看不出来,是哪里能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出来瞧了又瞧。”
梁王皱眉沉思了片刻,却突然问道:“你觉得康王妃这个人,可信吗?”
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徐笙歌一怔:“康王妃有问题?”
“我就是问问,你觉得康王妃这个人可信吗?”
关于这个问题,梁王不可能是无缘无故问的,既然要回答,徐笙歌自然是仔细地想了又想,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不得不说康王妃还没有坑过自己,况且她觉得三番两次让自己相信康王妃的也是梁王吧。
“我觉得康王妃虽然是北周的公主,但是已经嫁到南梁来这么久,还被康王这么宠着,就算没有爱上康王,应该也会被感动吧,且她的为人来说,这么久以来,但凡作为的,都是光明磊落的。”徐笙歌回答道。
听过这个答案的梁王倒是不说话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怎么了?”
“也没有什么,在思考着一会儿进宫了应当与皇上怎么说。”
梁王毕竟是一字并肩王,说是要入宫去见皇上,拿出令牌便被放行入内,到了御书房之内,皇帝显然气还没有消,看到梁王二人又来了,面上也没好脸色。
“皇上,臣有要事禀报,所以才会匆匆忙忙进宫,还请皇上屏退左右,听臣一言。”行过礼后,梁王抱拳请奏。
皇帝虽然还有气,然而梁王毕竟地位不低,且看他一脸严肃的模样,也不像是要开玩笑的样子,故而将人都屏退了:“说吧,有什么事?”
“臣听到消息,说是北周皇帝周怀成已经到达江夏城,但是不知道现在何处。”梁王禀报道,不过却没有说是谁说的,毕竟康王妃可是北周的人,如果说出来的话,南梁皇帝怎么会相信呢。
徐笙歌本来以为南梁皇帝会再次盛怒,没想到上方却是良久没有说话,后来才“嗯”地应了一声:“那你可是有办法找得到周怀成?”
“没有,只是觉得奇怪,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北周皇帝来江夏城,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不仅仅是梁王的疑问,更是大家的疑问。
似乎南梁这边没有人会料到,北周皇帝居然会来。
到底是来做什么?
“既然没有办法,你来告诉朕,是为了让朕知道,朕的国家岌岌可危不成!”南梁皇帝勃然大怒,“南梁北周相隔纵然没有十万八千里,但是至少来说也要走个十天半个月的!这十天半个月,你们连个人都发现不了!朕养着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
徐笙歌倒是没想到皇帝突然发怒,拱手道:“皇上容禀,现在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成为定局了,那么最要紧的还是两件事,其一,将北周皇帝找出来,其二,弄清楚北周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依照臣女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先将北周的人都抓起来,以免横生事端。”
“臣不同意,”梁王不知道为何,却出来突然反对道,“既然北周皇子他们在京城里,自然比千里迢迢之外的人好控制,只要我们找人去盯紧了他们,依照暗卫的实力,想来不会让他们在京城里太过于放肆!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调遣大军出京,与北周硬战!”
“昨天说不要打的是你们,今日说要打的也是你们两个人,”南梁皇帝一拍桌子,气得眼皮子都在颤抖着,“难不成觉得耍朕好玩不成!”
欺君罔上,罪责当诛!
徐笙歌与梁王齐齐请罪!
“昨日是不知道北周皇帝在,今日既然在的话,臣觉得可以一战!现如今北周京都群龙无首,如果直捣黄龙,战败的只有北周!”梁王说出自己的设想,“且到时候我们困住北周皇帝,说是北周皇帝已经被俘,不明真相的北周军队自然人心涣散!”
“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