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6章 帝决议再次谈和

 

其实梁王并非不知道皇帝是想要让他插手此事,最明显的就是本来他和徐笙歌回避的事情,却被皇帝以谈和使者也事关北周为由,将二人留了下来。
至于皇帝的愤怒是不是出自真心,还是为了做戏,与谢右相等人合演一出,使得徐笙歌不得不掺合进来,从而使得梁王也牵扯进来,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从这方面来考量的话,也就是皇帝已经注意到他心慕徐笙歌,才会有现在这样,以徐笙歌为诱饵,引他入瓮。
然则他自然不惧。
他自信,护得住她,也护得住自己。
梁王不卑不亢地拱手,抬首之时不喜不怒:“南梁与北周之间国力相当,然则北周既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发动战争,就说明了这不是一时脑热所做的准备,而是深思熟虑之间,所下的决定。”
徐笙歌抬眸望向面前之人,心中却是暗暗后悔方才的鲁莽,然而现如今在御书房内,并不能表露出来自己的情绪,故而只能低头顺目,掩盖眼中的悔意。
“既然如此,那么在兵力之上,粮草之中,必然都做好了准备,更何况先前南梁天灾之事,各国都是知道的,就算东起西楚两个小国不敢来犯,然而堂堂北周,倘若是有些野心的,趁机侵吞我南梁领土当然不无可能,再者说了,以万事俱备来攻我不备,就算我们调遣大军与粮草都及时,那么也不会是短时间内就能打完的仗。”言及至此,梁王堪堪收了声,住了口。
在场的人大都也不开口说话。
实话说,梁王所言甚是,然则呢?
皇上一心要战,现如今梁王说了这样的话,但是皇帝都还没有表明自己的意见,到底有没有将梁王所说的话都听到了耳朵里,谁敢捋老虎的胡须。
而谢右相虽然与梁王不对付,但是他也不傻,先前他说的话不过是为了引出梁王与徐笙歌,现在既然梁王主动站出来了,他自然是完成了任务,只待皇帝的眼色行事。
“方才户部尚书可是说了,我南梁的粮草,支撑个七八年也是没有问题的,就算不能一时半会将那北周打服,熬个七八年又何妨!”皇帝大手一挥,言语之间尽是不屑。
梁王又是一拱手,要知道先前皇帝说的可是要说服他,而不单单是说明理由罢了,道:“皇上容禀,这粮草能支撑个七八年,只是按照现如今全国各地的粮仓来算的吧,然而战争之时,不定期因素颇多,而先前所说的一切数据,都是基于我们能打胜战来说,若是败仗了如何?尤其是一个城池一旦被占领,其粮食其财物都会被占领,那么可还有没有这么多粮食可以支撑打下去呢?”
皇帝皱眉,倒是冷笑了一声:“那么依照你这个南梁战神的意思是,这场战,就不该打了?”
“确实!”梁王面不改色,想他面对几十万大军之时都没有惊惧之色,现如今又怎么会害怕呢。
“那我南梁就投降了?!”忽地拔高的声音,即便是守在外面的禁军都能感受得到御书房内皇帝的震怒。
众人自然是纷纷下跪,口中皆是请罪之言:“皇上息怒,我等不能为国家分忧,罪该万死!”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场的人,哪个不是吃了朝廷十年以上俸禄的!现如今人北周欺在我们头上,居然跟朕说,让朕投降!做亡国之君吗!朕有何脸面去地下见列祖列宗!”皇上气极反笑,“朕看你们昔日口口声声忠君爱国,临了了,就是这么个忠君爱国,还不如让你们先到地下给先皇赔罪!”
“皇上息怒!”在场众人即便有人心怀鬼胎如谢右相者,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也得乖乖跪下认错。
梁王虽然有不下跪的权力,但是在众人都跪下之际,自然也是撩袍跪下,不过却是抱拳道:“虽然不战,但不一定要降!”
皇帝毕竟年纪也上去了,刚才怒斥众人之时声音如雷轰然,自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待得把气息喘匀了,才没好气道:“你说!”
“本来北周就有一个皇子在我们的手上,后来又来了一个皇子,且据说是北周皇帝最宠爱的两个皇子,也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两个皇子,这才使得我们都松懈地放下心来,以为北周是诚心想要谈判,但是现如今看来,也只是为了让我们松懈才是……”
“废话,这些谁不知道!”皇帝不耐烦道。
“但是平心而论,如果我们是北周的话,会不会激怒对方的时候,将两个最可能被立为太子的皇子,送入敌国?”
梁王的这个问题,倒是让在场的人都低头沉思了起来。
“亲情骨肉,此乃人伦,纵然北周皇帝再无情,他也是人,更何况是对着自己最喜欢的两个皇子,为什么要让他们身陷险境呢?”梁王循循善诱,话题却突然一转,“这让我想到了今天在谈和的时候,那个北周九皇子的神情,根本不像是来谈和的,更像是来喝茶的,并且根本还没有对我们说出他们北周的想法,只是拂袖而去,不知道众人有没有想到什么?”
“什么?”皇帝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徐笙歌在一旁也回想起了与北周九皇子交手的这段时间,北周九皇子的个性,拱手道:“胸有成竹。”
梁王回头看了一眼徐笙歌,倒是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突然说了话。
“回禀皇上,臣女与北周九皇子曾经交过好几次手,发现他到南梁来根本不像是战败求和,反而像是处之泰然,并且每次计算都让人叹为观止,今日谈和的古怪也尽然来自于此,且不仅北周九皇子如此,就连北周的大行令也是这般,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似的。”徐笙歌从梁王的身后走了出来,反而是站在与他并肩的地方。
谢右相冷笑一声:“如此说来,原来是梁王与徐小姐在谈和过程中,惹得北周九皇子不快,这才一怒之下,再夺我两个城池?”
“你!”徐笙歌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这么无赖,“本来以为右相大人身为朝廷高官,见识应当与常人不一般,没想到却是想要陷害忠良,谈和也是今日才发生的事情,就算还没有谈下来,然而也不至于北周出兵,更何况一日之内,这军令也没有这么快就到达边境!”
话虽如此,但是谢右相不依不饶:“先前徐小姐不是才说了,与那北周九皇子几次交手,这难道不是说明了我南梁只是受迁怒罢了?”
梁王对着谢右相微微一笑,自然知道这个谢右相想要泼脏水过来,要知道必要的时候,让别人做替罪羔羊,也是为脱罪的最佳方法。
方才皇帝可都说了他们无用了!
“按照谢右相的意思,谢右相可是比笙歌更早的罪过那北周九皇子呢。”梁王不咸不淡的声音,确实让谢右相的笑容一滞。
“臣……”
“行了!梁王,你且继续说下去。”皇帝本身就是为了寻求一个方法,哪里管到底原因是什么,现如今看来,还是结果更为重要。
梁王与徐笙歌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懂了意思。
“与北周再次谈判,问清楚他们要的是什么。”
“不妥!”谢右相再次出声。
在场众人的眼光都看向谢右相,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站出来反对。
“其实北周两个皇子都在我南梁,只消将他们都抓起来,我们再谈判……”
还没有等谢右相的话说话,梁王就摇头道:“若是他们怕死,还会敢到江夏城来吗?”
御书房内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准了。”皇帝甩袖,“办不好提头来见。”
北周要的,自然就是璇玑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