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5章 召众臣商议相战

 

这一日的江夏城,南梁的帝都,因为一纸八百里加急,注定了不会是个平静的日子。
本来皇帝已经挥手,示意梁王与徐笙歌退下,然而这八百里加急的战报一到,又被叫了回来,而后又召了左右相、六部尚书、镇国大将军等人一同入内商议。
等到所召之人都到了御书房内,都是大气不敢出。
毕竟都是一群人精,在京中就算没有知道的眼线,也知道在来的路上问宣旨公公到底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刚才收到军情,北周再次言而无信,夺我南梁两座城池,你们怎么看?”皇帝端坐在上位,与先前徐笙歌梁王初见之时,虽然平静了不少,但还是压抑着心中的怒气。
殿内落针可闻,谁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要知道如果你说出来的东西有用并且能够取得一定的成功的话,自然还好,但是一旦以后除了什么差错,随时可都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皇帝也算是看透了这帮老狐狸,等了半天没有回响,索性直接点名道:“右相,平时里你的主意做多,你说说看,是如何看法?”
谢右相出列,一拱手:“老臣历经两三朝,也没有遇到这么吊诡的事情,若说谈和,自然是双方放下兵戎,谈了条件再说,但如今却北周却夺我城池,请容老臣一届文臣,不懂武将的门门道道。”
在一旁难得一见此类议事的徐笙歌偷眼瞥去,本来以为谢右相平时在朝中蛮横惯了,在面对北周的问题上也会一如既往强硬,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也会推脱责任,将锅甩到了武将头上。
“张将军,你怎么看?”皇帝见谢右相这个老无赖一开口就将文臣从这件事里面摘了出来,自然开口点名问起那位镇国大将军来了。
镇国大将军出列抱拳,身上的铠甲互相撞击,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声音:“禀报皇上,依末将来看,北周敢如此来犯,分明就是先前开战之时没有打疼他们,南梁北周两国实力相当,本应当不惧怕他们的,所以,末将自然是觉得不如一战,实力说话!”
南梁皇帝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这位镇国大将军所言。
一旁看不下去的徐笙歌刚想上前,却被梁王拉住的手,对着她轻微地摇了摇头。
“皇上,万万不可!”这是卢左相发话,说实话卢左相与谢右相对比起来说的话,年纪自然是年轻得多,不过论起家境背景来说,还是谢右相更胜一筹,故而这卢左相倒也是个识相的,一般情况下都夹着尾巴做人,但现如今却是出来阻止了这镇国大将军的说法,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哦?你有不同意见?”
“臣觉得打仗之事,固然一时畅快了,但后面的祸害却是无穷无尽的,比如说战争开始之时,到底要打多久的账,国库的粮草是否能支撑得了那么就,而我们的兵力是否充足,能否满足在打仗期间源源不断地输往各地,这些罢了,就算南梁能够打赢,然而国库是否能再次坚持?兵力是否还充足?能否抵挡得住其他国家的攻打?”卢左相倒是个考虑得甚多。
皇帝心中虽然同意,但是面上却冷哼了一声:“户部尚书、兵部尚书,你们来回答一下,卢左相的这些个问题。”
那户部尚书与兵部尚书对视了一眼,却是上前拱手:“皇上,臣等认为,打仗确实应当谨慎,还是小心为上。”
只听到“嘭”的一声,原来是皇帝一掌打在长案上:“让你们禀报,你们禀报就是了,哪里这么多废话!”
本来还抱着一丝侥幸的二人,现在知道没有办法了。
户部尚书行了个礼,道:“前几年南梁收成都还不错,国库充盈,然而这两年恰好皇上六十大寿,大赦天下之际,这税粮也免去了一半,而有恰好西北蝗虫灾害,南方涝灾,赈灾粮食用去了不下千万石,故而现如今真的要打起仗来的话,快则两年,慢则五年,肯定会被消耗殆尽,而若是强行征收百姓的粮食,还是可以延长到七八年之久。”
本来在户部尚书建议不要开战之前,南梁皇帝的心是咯噔了一下,以为南梁已经山穷水尽了,但是听到还能消耗七八年之久,一挥手,看向兵部尚书:“兵部尚书,你那边呢?”
那兵部尚书在还没有禀报之时就已经满头大汗,现如今听到皇上点名询问,自然是吓得心中狂跳:“回禀皇上,我南梁大军有百万之多,尤其是驻扎在边境各处的军队,都是骁勇善战之辈,且还有秘密训练的军队数十万,倒是无忧,就是在兵器之上,由于这些年都虽然都在打仗,但都是小打小闹,故而兵器的损耗也不多,仓库之中已经堆满了陈年制作的兵器。”
本来还以为这兵部应当比户部要好上一些,谁能想得到,竟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最后一句话,任谁都听得明白,陈年兵器,是不是生锈的都未可知。
南梁皇帝却是注意力都在兵力之上。
百万人的战力,再加上秘密大军还有数十万之多,看来根本不用惧怕北周!
“那张将军,你认为此战能怎么打?”皇帝抚摸着胡子,眯了眯眼睛,心中想的确实要将北周杀戮干净。
那镇国大将军正要说话,却被徐笙歌骤然打断:“皇上,此战必败!”
本来眯着眼睛似乎昏昏欲睡的谢右相的眼睛突然暴出一道精光,其实他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徐笙歌与梁王,但是一直按捺着,就怕会出什么事情,没想到现在她竟然撞在了枪口上。
“刑部尚书之女倒是好大的口气!”谢右相冷哼了一声,与先说话的语气全然不同,“在场的众人年纪可都比你大,且你的父亲还没有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女娃说话了?”
“谢右相此言差矣,以笙歌看来,只要是为了国家好的事情,就不在乎年纪以及性别。”徐笙歌方才冲动突然喊出声来,本以为会遭受到皇帝的呵斥,没想到首先呵斥她的竟然是谢右相。
“你为了国家,说我南梁此战必败!”谢右相此话倒是铿锵有力。
“还请皇上容禀!”徐笙歌拱手。
“说。”老皇帝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倘若说服不了朕,提头来见。”
本来众人还当皇上的气是消了大半,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吃一惊,徐惊羽忙上前道:“皇上,小女不过一介女流之辈,且年纪尚小,还请皇上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徐尚书的意思是,你的女儿是在与皇上开玩笑?既然不是真的,说出来岂不是欺君罔上?欺君罔上是什么罪责,想来徐尚书是知道的吧!”谢右相本来就与梁王、徐笙歌二人不对付,现如今既然逮住了机会,自然要火上浇油。
“臣不敢,”徐惊羽虽然这阵子对徐笙歌是严厉了一些,然而也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女儿的,“既然如此,不如让臣代替笙歌,跟皇上说一说此战的弊端,倘若说服不了皇上,臣自当是提头来见。”
皇帝也不抬眸看向徐惊羽,而是扫过梁王的面上,点头道:“也行,朕只要一个必败的理由。”
而在一旁的梁王,哪里不知道皇帝的用意,然而现如今这样的情况,他如何能袖手旁观,先于徐惊羽出声道:“臣,可以告诉皇上为什么此战必败!”
铿锵有力的声音,如弦乐奏响。
一个厚实的身影,将徐笙歌保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