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3章 谈和反目终成真

 

纵然徐惊羽放下了狠话,然而作为谈和主副使,不可能没有接触,且比以前只多不少,徐笙歌倒像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员一般,每日都往礼部跑。
不过身为刑部尚书的徐惊羽在六部之中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至少那些行令们倒是对徐笙歌客气了许多。
而北周那边的人自然也没有闲着,面见南梁圣上,明着暗着调查南梁前些日子的行动。
日子转瞬即逝,不觉之间便已经到了北周人到南梁帝都的第七日,这也是两国约定好的,第一次谈判开始的日子。
为了不让人因为自己一个弱女子的身份而看轻自己,徐笙歌今日的着装打扮英气了许多,青丝束起,长发簪璎,一身艾青色的长袍,衬得她英姿飒飒,颇有几分文人雅士的模样。
本想亲自到康王府去接康王妃的,没想到她却早早地上门来了。
待得见到康王妃的模样,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这康王妃竟然一改往日雍容的打扮,而是弄来了一套小厮的衣服穿上,因为康王妃身量本身也较高,贴上胡子之后,就算是徐笙歌都要仔细辨认之后才看得出来。
“原本知晓王妃身怀绝技,没想到竟然能以假乱真,真是让笙歌佩服。”徐笙歌心悦诚服道。
康王妃倒是被这个样子逗乐了,不过却是低沉着嗓子,竟然用男子的声音道:“雕虫小技罢了,若是以后你常来我康王府陪我,教你也未尝不可。”
要知道这些东西虽然说难不难,然则说易也不易,徐笙歌自然欣然而允:“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本来还想着应当如何掩饰你女子的身份,现在倒是好了,若是王妃不嫌弃的话,让人拿一身干净的官服来换上,到时候自然而然就可以出现在屋内了。”
“别,”康王妃却是不同意这个做法,“虽然扮作谈和的官员容易许多,也好进入你们屋内,然而忽然在谈和的队伍中多出一个人,就算北周的人没有注意到,但南梁的人肯定会发现的,先不说你们之中有没有被北周收买的人,就说被人嚼舌根传了出去,也是极为不利的,故而我只要扮作一个侍卫就可以了。”
徐笙歌抚掌:“那自然是好,既然是扮作侍卫的话,也不用跟其他人解释什么了,也不容易被发现,还是王妃心思缜密,笙歌自愧不如。” 
其实哪里是不如,只是不好安排罢了。
要知道康王妃身份本来就特殊,徐笙歌虽然说是主使,但毕竟还有求于人,所以也不好指使康王妃做事。
然而徐笙歌是算准了康王妃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做蠢事,看到她久久没有通知,康王妃应当能猜得出一二来,这才有了康王妃主动要求扮作侍卫一事。
二人既然已经商量妥当,自然便一同前往礼部之中。
此时梁王以及众行令都还在早朝之上,倒也方便徐笙歌与康王妃二人运作。
康王妃身份矜贵,自然不会去穿其他人穿过的衣服,她既然本来就打算好了要扮作侍卫,自然也准备好了衣裳,到了礼部之后再换上便是。
万事俱备,也就等着到时候谈和之时,接着换班的名义,将康王妃混进侍卫从中。
未几,梁王等人下朝之后便直接往礼部中来,众人再一次确定了最后的方案,然而纵是如此,北周的人却依旧还没有到。
眼见着要过了约定的时间,北周九皇子一行人这才堪堪到了礼部。
将北周一行人迎进门,双方各自坐定在大厅桌子上,互相介绍了主副使以及其余行令。
听起来北周九皇子带的行令并不多,主使自然是北周九皇子,副使出乎意料的竟然不是顾介明,而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花甲老人——北周大行令于泽荣,其余者有驻南梁京都的北周行令何良成以及几位从北周带来的四位行令。
而其余者,看来应当是来充人头的,尤其是什么掌事掌账礼官都出来了。
南梁大行令叶恺看后心中发笑,就北周这样的仗势,还需要用人头来壮胆的,他一个人带着众行令来谈和都不惧怕,哪里用得着将功劳让给梁王以及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谈和是我们先提出来的,为表诚意,这条件还是让南梁先开口吧。”北周九皇子嘴角噙着笑意,哪里有半分紧张的情绪,说的似乎是包子几文钱一个一般。
梁王先前已经与徐笙歌表明过,这第一轮谈和应当让南梁的这些行令来出头,故而自然不愿意开这个价码,而他也知道她本来就不赞许狮子大开口,所以点名道:“叶大人,本王虽然带兵打仗是一把好手,然而谈判还是由你们行令说了算。”
叶凯本来就想出这个风头,为此还托关系给梁王递过礼,虽然梁王最终没收礼,却是让人传消息说谈和会上,会让叶凯做实际的主事人。
虽然梁王向来都是守信之人,但不到最后一刻,又怎么能全然相信。
“梁王说的是哪里话,南梁有如今的盛世,全是靠梁王以及梁王这样的武将镇守,”一直到梁王点了名之后,叶凯这才露出了笑意,“不过既然梁王指派下官来说的话,下官自然是竭尽全力,不负梁王殿下所托。”
徐笙歌好一阵无语。
若是平常的话,这叶凯这么做,倒也说得过去,只能说是官场之上,阿谀奉承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现如今却是在谈判桌上,有其他国家的人在场,徐笙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来,更不知道他这样的智商是怎么当上大行令的。
北周九皇子饶有兴致地一笑,这南梁的人有点意思。
不过那北周大行令倒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似乎就是出来走个过场罢了。
“不知道贵国可有商量妥当?”见南梁大行令还是没有说话,北周九皇子懒懒道。
叶凯正是等的这一声问话,于他而言,这谈和之事十拿九稳,既然主要由他来提出条件,那么功劳自然也是大多归自己所有,这时候不抖抖威风的话,日后可就少了个吹嘘的机会。
现如今既然是对方皇子开口相邀,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轻咳了一声,铿锵有力道:“南梁北周祖上同出一宗,后天下各自为据,本应交好,然则北周屡屡挑衅我国,更甚至选在我南梁皇帝六十大寿之际,以三十万大军压境逼迫我南梁,使得南梁百姓人心惶惶,更是言而无信,偷袭我南梁边境,使得我南梁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家不成家!”
“这么看来,我们北周确实是作恶多端,就是不知道贵国的条件是?”北周九皇子听完叶凯激昂有力的抒情,倒是淡然自若,打断他的唾沫飞溅之言,颇有一副你少废话的架势。
徐笙歌与梁王对视了一眼,心中只道果不其然,北周完全没有将这第一次讲和之事放在心上。
叶凯用手抚了一把自己的胡子,让人拿来一副地图,铺就在桌面之上,赫然就是如今的天下地图,其中南梁北周交界的城池标注得最为明显,显然是有人用心良苦,研究良久。
“既然上述,贵国主使并不否认尔等恶行,那么我仅代表南梁,要求北周割五城,即甘水城、崇绛城、陇右城、桂洋城与左顺城,赔偿南梁损失折合白银两千万两!”叶凯大袖一挥,大有虽千万人俱往矣的气势。
“好!”
北周九皇子发出一声喝彩,竟然大笑了起来,似乎看的是一出笑话:“那我们北周割五城,交了钱,就没什么好处不成?”
虽然不知道北周九皇子为何发笑,然而向来看重脸皮的他怎么挂得住,闻此一言,倒是忽然省得,道:“北周一旦履行赔偿事宜,我南梁定当交回所俘虏的北周七皇子与两名将军。”
这回北周九皇子倒是不笑了,也不说话。
不过其身边的副使倒是一声冷笑:“南梁人真是好大的口气,本来我国皇子让你们开口谈条件,既然你们有意羞辱我北周,那么定当会付出代价!我们走!”
话罢,一行人竟然齐齐起身,甩袖走出了礼部,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南梁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