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2章 梁王府留膳相谈

 

当会议结束之时,已经是正午时分,这时候众人都是回府用膳以及小憩。
正当徐笙歌想要回府之时,却被梁王拦下,要她到梁王府一叙。
毕竟有了皇上钦点的谈和主副使的名头,故而二人也不用再像以前那般偷偷摸摸地见面。
不过眼前的梁王,似乎与徐笙歌想象中的梁王又有所不同,尤其是以往都是见他一身淡雅装扮,今日见他穿的朝服却是绛紫色,而那四爪金龙的刺绣无处不精美绝伦。
想到他在会议上的表现,眼神中有些黯然。
到了梁王的书房之中坐下,命人去准备午膳,又让人上了茶水点心,这才坐下和徐笙歌说话:“你是不是怪我在会上没有帮你?”
没想到梁王有此一问的徐笙歌一哽,端起一旁的茶水饮了一口,掩饰脸上的尴尬,才道:“也没有,只是没想到大家都没有赞成我,连钱将军也……”
虽然钱将军最后赞同的是徐笙歌,但是明显的,他应该只是想报答徐笙歌而已。
“其实你应当想得到,官场之上大多数都是抱团的存在,”梁王也喝了一杯水,想得却是如何与徐笙歌解释,“而在你出现之际,我就感受到了叶恺的不忿,毕竟你一个毫无官职的人,又是一个女子,何德何能当得了一个谈和副使,这就像你当初拿了皇上的圣旨一样,你的地位是副使不错,但是下面的人配合得怎么样,就是下面人的事情了。”
徐笙歌揉了揉自己的头,虽然知道官场复杂,但是没想到下面的人竟然势力至此:“原本以为既然是行令,自然要为国家着想,他们现在这样,岂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吗?”
“是一己之私,也是国家所需吧,至少在他们的眼中是的。”梁王挑了挑眉,继续解释道,“我是想着既然行令那边的人已经抱成团了,并且显然对我们这几个外来的人有敌意,不如现按他们的意思去办,待得出了什么事情,皇上怪罪下来的时候,再趁机将他们都整顿一遍,这样下来比我们直接强逼着他们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事,最后阳奉阴违要来得利索。”
说是对几个外来的人有敌意,但是徐笙歌知道,其实就是对她有敌意罢了。
梁王不过是怕她会多想,所以才会加上了个们字。
不过也正是这样说下来,徐笙歌才知道梁王的良苦用心,要不然徐笙歌可能还不懂得这么多门门道道,到时候反而会吃亏。
“不过我倒是担心一样,我总觉得北周人这一次的到来极其古怪,说是谈和的话,会不会出什么差错?”昨天在徐笙歌翻阅最近的资料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北周九皇子有很大的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又一时间说不上来。
梁王笑了笑:“如果是你所说的有古怪的话,那么更加无所谓了,因为北周那边肯定要闹幺蛾子才对,也就是说无论你做什么北周都会勃然大怒。”
“说的也是。”徐笙歌同意道。
这边厢话已经解释得差不多了,那边厢也有人说午膳已经准备好了。
徐笙歌本来想借口说既然没有什么的话就回府了,却被梁王一句轻飘飘的还有事又叫了回去。
坐在饭桌上,梁王府的饭菜是一如既往地简单,不过看得出来加了两碟精致的样式,且一看就是望江楼的菜。
“上次看你在望江楼特别喜欢吃,就让人去买了来,不过我是习惯了粗茶淡饭,也就无所谓。”梁王笑了笑,道。
梁家的子孙自小就在外面行军打仗,且祖上是穷苦人家出身,家规里有节俭的条例,故而梁王所用向来都比较简单。
徐笙歌噗嗤一笑:“梁王果然习惯了粗茶淡饭,若是寻常富贵人家,既然去望江楼叫了席面,自然是叫一桌菜回来,哪里会像梁王一般,只点了两个菜。”
“记下了。”
梁王的回话让徐笙歌一愣,她本意其实并不是嘲笑梁王,而是觉得梁王只叫两个菜的行为着实有些可爱,倒是让人想起了那些守财的财主。
“梁王方才不是说,还有事情要讨论?”徐笙歌连忙转移了话题。
梁王点了点头:“昨天夜里康王妃让人传信说,你答应她,让她潜入我们谈和的一行人之中了?”
见他表情严肃,徐笙歌心中倒是有些忐忑,不知道康王妃到底与梁王说了多少,不过仔细想来,这个康王妃似乎与梁王的来往更为密切一些,每次有些什么梁王都能知晓的样子。
看来梁王的深居简出,也并不是完全不闻不问。
“看来康王妃的手脚真是迅速,这本不是我答应的,而是在圣旨还没有下的时候,康王妃的提议,”徐笙歌不知道为何,似乎是有些不满,看向梁王道,“你觉得该不该答应康王妃?”
其实既然康王妃确实将徐笙歌所求的事情告诉了梁王,不过梁王并不觉得现在在南梁诏狱里的北周七皇子能有什么威胁。
看到徐笙歌面上的表情,梁王倒是觉得有几分意思,笑道:“康王妃在北周的地位有些特殊,但是这一次来说带上她的话,也不会出什么差池,要知道方才所说的,第一次谈和,肯定是失败的。”
徐笙歌点了点头,埋头扒拉着饭。
见状,梁王怕徐笙歌心中不悦,夹了一块松鼠桂鱼道:“这是特意帮你叫来的菜,可不要浪费了。”
徐笙歌面上微赧,又岔开话题道:“其实说起来有一件事情很是奇怪,康王妃让我答应这件事情的时候,皇上还没有下圣旨,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康王妃虽然看起来是一个贵妇罢了,然而她平时在众夫人之间长袖善舞,而手下的业务也遍布甚广,更何况康王出入皇宫也不是那么困难,所以比你先得到消息也不无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让康王妃来,应当是有好处的原因。”梁王循循善诱,毕竟康王妃与梁王来往甚多,知之甚多也不奇怪。
用罢午膳,徐笙歌这才从梁王府回到沧月苑中。
脑海中想的,却是今日会上之事,反而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的爹爹徐惊羽已经到了沧月苑中。
“我听说你去了梁王府用膳?”徐惊羽的面色自然不佳,要知道女儿居然为了梁王而忤逆自己,怎么想也不会觉得开心。
“爹爹,这是皇上要我与梁王合作的,你要知道我们谈的都是公事,你是刑部尚书,应当不会不知道我今天在礼部那边发生的事情,那些行令根本就是故意让我没有好果子吃。”徐笙歌喊了一声冤枉,却是说起今天会上的事情。
徐惊羽自然知道那些事情,只是觉得徐笙歌居然去了梁王府,简直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他的脸。
“礼部那边的事情,不是梁王的话,你会被落了面子嘛?”徐惊羽不悦。
“爹爹,你别这么说,你不帮我就算了。”徐笙歌不满,要知道自己的爹爹向来最是疼爱自己了,怎么现在到了梁王的事情上,反而变成这么蛮不讲理。
徐惊羽一瞪眼睛:“总之,就算是皇上下旨,你也要记得不要跟梁王走得太近,至于礼部那边,我自然会打好招呼!”
徐惊羽不说的是,最近少主似乎对自己的女儿与梁王的事情,越发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