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1章 谈和副使初会议

 

入夜时分,徐府之中罕见的是父女俩没有在一起吃饭。
虽然说进宫去请求皇帝,但是徐惊羽的请求并没有得到批准,又因为在祠堂的一番挣扎,这父女俩倒是有了几分嫌隙。
徐笙歌自然是在沧月苑中查看最近的一切资料以及整理北周相关的情报,并叫了李不十前来,二人倒是好一顿谋划,毕竟圣旨已经下来了,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想来明天就要去与梁王一起,去大行令处与一起谈和的官员汇合。
说起来,倘若是徐笙歌为主使的话,怕会难以服众,但现在是梁王为主使的话,倒不用担心这么多,毕竟梁王地位摆在那里,更何况以前的积威甚深。
次日一早,徐笙歌用过早膳之后便到梁王府上拜访,得知梁王竟然出人意料般地去上了早朝,才砸了咂舌,看来梁王因为闯城门一事,不得不重新回到了朝堂之上了。
故而先行到了礼部之中,虽说礼部中官员都已经上朝去了,然而还是有一些不足官品的人,见徐笙歌前来,让其在偏屋等候,毕竟她只是来襄助谈和一事,其他事情她也插不上手。
时光转瞬而过,当听得外面人声熙攘之后,便猜想是一众行令等已经到来。
出门相见,见当头者正是梁王,一身紫色朝服,胸前的四爪金龙怒目圆瞪,好不威严,在其周围的都是南梁驻京的行令大人,当然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沐阳城的钱将军。
“徐小姐。”钱将军一脸欣喜地迎了上来,“先前一直想感谢徐小姐给了这么一个机会末将,但是每次不是我没有时间上门拜访,就是徐小姐不在府上,好早现在皇上让笙歌小姐做了副使,否则还真怕没有机会再见。”
钱将军先前守城失败,逃回沐阳城,随后北周大军攻到沐阳城下,急得他差点要自杀殉城,后来徐笙歌与梁王一行人赶到沐阳城,在徐笙歌的铺谋运计之下,他这才戴罪立功,得以押送北周那两个俘虏将军进京。
“没想到可以在此遇到钱将军,幸会幸会。”徐笙歌抱拳。
本来在梁王身边的那些行令倒是好奇地看向钱将军的行动,他们可都收到了消息,说是一个女流之辈要作为谈和的副使。
要知道这些行令们在先前的宜兰公主和亲来使之时风光无限,然而宜兰公主一死,他们这些负责外交的行令都觉得被打脸似的,直到北周九皇子来才觉得好受些,心中想的却是要在谈和之时大放异彩。
尤其是那个大行令,本来他是猜测皇上会让四皇子作为这一次谈和的主使,他自然就是副使,然而与他想象中全然不同,主使虽然换了人,但是副使他竟然也没有捞着,自然心有不满。
一旁的梁王勾了勾嘴角,似乎并没有受到被人算计的影响。
要知道皇帝下圣旨的时候,梁王就已经洞悉了皇帝是想通过先前的事情以及徐笙歌来拖他下水,让他重新站立在朝堂之上。
若是说先前他会隐忍不发的话,现在他却隐隐有些期待,经过徐笙歌身边之时轻笑了一声,让众人一起进入屋内讨论不日内就要与北周谈和的事项。
大行令进入屋内直接在梁王左手边的位置坐下,梁王眉毛略略一挑,点名了将右手边的位置让给徐笙歌。
待得众人坐定,梁王环视了一圈,这才说话:“本王久不涉朝政,承蒙皇上抬爱,知晓本王与北周在战场上打交道多年,故而让本王来作为主使与北周谈判,在座诸位皆是协作之人,左手是大行令叶恺大人,向来外交上的事情都由大行令大人操办,右手的是徐笙歌徐小姐,户部尚书之女,先前勘破了宜兰公主一案,千里追踪捉拿北周七皇子,便是这位。”
在场众人点了点头,大行令叶恺微微一挑眉毛,似乎不屑。
“其实今日初次照面,本应该轻松一些,只是谈和之事刻不容缓,且北周的人已经在江夏城了,所以本王提议还是今日先敲定一个方案,以后咱们再慢慢修改过来,不过这几日怕就是要辛苦诸位了。”梁王话说得客气,但是在那一身官服的衬托下,也是掷地有声,镇压如此场面绰绰有余。
在场的诸位都是老油条了,故而一时间都不说话了,也就眼观鼻鼻观心。
梁王一扫众人的表情,大概知道得差不多众人都在想什么,点名道:“钱将军,对于谈和之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钱将军听到点名自己,当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末将就是一个大老粗,对于这一类的事情也就有所耳闻,依末将来看的话,既然北周那边先说的要谈和,那么自然就是他们被打服气,要不然干嘛求和,有本事就继续打下去,既然这样,那就随便要他七八个城池割地赔偿。”
话毕,当时就有人拊掌叫好,口里说的是“钱将军所见有理!”“钱将军说得好!”之类的云云。
徐笙歌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会议,自然觉得好笑,见钱将军就是一副粗犷的思考,摇了摇头。
那大行令叶恺是一直盯着徐笙歌看,现如今徐笙歌摇头,还是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摇头,一下子便被他捉到了痛脚一般,笑道:“我看徐小姐频频摇头,莫不是觉得钱将军说的不好?听说徐小姐天资聪颖,一度被传若是男儿身定能封王拜相,想来徐小姐是有自己的看法了,不知道是何高见呢?”
大行令口口声声叫的是徐小姐而不是副使,看来心中芥蒂果然不浅。
徐笙歌微微一笑:“看法自然是有,高见的话就谈不上了。北周谈和主使是他们的九皇子,我们曾经交过手,北周九皇子其人狡诈若狐,不按常理出牌,虽说我们有优势在先,然而北周如果没有一点倚仗的话,为什么大举出兵却又忽而求和,所以不能按常理去思考,也就是说,狮子大开口的话,只会让两国陷入僵局……”
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其中一个行令便冷笑道:“怎么听徐小姐的意思是,即使我们俘虏了他们北周的皇子与两个将军,都不能开口索地不成?当年与北周一战,最后他们割一城,还要送了个公主过来,现如今比当时手中的牌多,就不能打了不成?”
“不是说不能,而是说这么做可能会有风险,尤其是城池与土地,就算接收了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去管理,也并非好事。”徐笙歌皱眉解释道,“且我总觉得隐隐之中可能有什么阴谋。”
“不知道有什么阴谋呢?徐小姐可否说清楚?”大行令言辞之中看似温和,其实却是在咄咄逼人。
徐笙歌总不能说只是因为自己的直觉,就让众人相信吧,眼见着众人议论纷纷,似乎都不觉得徐笙歌说的有礼,将目光转到梁王的身上求救。
大行令叶恺见徐笙歌说不出什么,笑道:“其实谈和也可以分为好几个回合,徐小姐先前没有从事过这一方面的事情,有所不解也是正常,既然北周是抱着谈和的心来的话,就不会那么轻易被激怒,谈和与买东西一样,向来都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徐小姐还请放心才是。”
一直一眼不发的梁王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才道:“笙歌的考虑也能有所理解,但是大行令所说的话都是依照自己往常的经验说话,依照我看来的话,大家说的都有理,不知道有多少人赞同笙歌,多少人赞同大行令的呢?”
一旁的徐笙歌皱眉,这么问的话她可不认为自己能赢。
当所有人表态了之后,果不其然,只有梁王、钱将军以及小猫两三只行令同意了徐笙歌,其余几乎全部同意大行令。
梁王一勾唇角,当即宣布:“那第一轮,便依照大行令所说的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