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20章 倔笙歌祠堂受罚

 

从康王府出来,徐笙歌总觉得康王妃似乎知道很多事情,却没有告知于她。
比如说她的那个请求,分明的意思就是皇上会委派她去谈和。
然则南梁百年来,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女子担当行令一职,更何况是谈和这样的大事,如果皇上想让她去当这个差事的话,那么一开始大行令接见北周使者的时候,就不会不让她一同前往了。
难道是皇帝突然改变了计划?
带着这个疑问,徐笙歌回到了徐府,不料才刚下轿就被门房通知爹爹有请,虽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隐约觉得可能与梁王有关。
到了东院,徐惊羽果不其然与往常不同,向来和颜悦色的爹爹竟然对徐笙歌板着一张脸:“跟我来。”
徐笙歌自然不敢问具体是要去哪里,毕竟她确实有一点做贼心虚。
徐府祠堂,上面只有空荡荡的一个灵位。
徐梅氏,自然即使徐笙歌的母亲。
毕竟徐惊羽是被驱逐出家谱的人,故而徐府的祠堂只供奉着徐母一人。
徐笙歌在见到祠堂之初便已经能料得到父亲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早上的时候她和梁王一同被皇帝召见,这个可以暂且不说,毕竟天子召见,她也不能违抗,然则而后她与梁王一同去望江路吃饭的消息怕是已经被爹爹知晓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生气。
“跪下!”徐惊羽呵斥道,一直没有对徐笙歌大声说过话的他一反常态,“枉为父一而再再而三叮嘱你,不要与梁王走得太近,你今天做了什么?与梁王一同吃饭,难道为父的话在你的眼里就是耳边风吗?”
跪在蒲团上的徐笙歌张了张口,委屈道:“爹爹,你听我解释。”
“好,我倒是听听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如若不然,就不要怪我家法伺候!”徐惊羽虽然愤怒,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儿,不可避免地还是下不去手。
“女儿这么做,纯粹是因为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情,为什么我查爹娘当年的事情查不到,爹爹为何一定要说是武国公世子夫妇害死了娘亲,为什么事情种种背后好像还有其他的隐情?”徐笙歌不知道这些自己的爹爹到底会不会回答,但是这些问题最近一直堆压在她的心头之上。
徐惊羽抄过管家呈上来的拇指粗细的藤条,上前便打到徐笙歌的身上,气得浑身发抖,道:“你一日日的,就在想这些问题?当年你娘亲拼死把你生下,现如今你就用这些质疑的问题来对待你死去的娘亲?如果不是你娘亲为了保你,你现在哪里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爹爹,你向来不跟我说娘亲的事情,也就是这两天才主动提及以前,然则我在天启的时候就有意调查过娘亲,谁知道天启之中没有爹娘的任何记录,我便以为爹娘不是天启中人,但是前两天我再去查的时候,发现京城之中也没有爹娘当年的事件,所以爹爹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徐笙歌受痛惊呼了一声,却听到父亲的责骂,咬唇道。
“据父亲所说,娘亲当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死摆擂求败,既然是这般奇女子,肯定不会师出无门,至少也是大家小姐一类,然而能让爹爹你被驱逐出家门的,想来是所谓的身世来历不明,也就是说,娘亲就是天启的人吧。既是天启的人,而上下无其名,我想知道娘亲更多的事情,我有错吗?”
徐惊羽被气得浑身发抖:“你,你调查我和你娘!”
“爹爹从小把我送上天启,虽然每年都会来看望,然而我除了每年见爹的短短几日外,何曾像个有父有母的孩子……”
“啪!”
还没有说完的徐笙歌被徐惊羽一巴掌打在脸上,她捂着脸流着泪,却没有发出一丝呜咽的声音:“先前接近梁王,是为了救父亲,现如今接近梁王,一则是以德报德,二则是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且说倘若真的娘亲只是因为被刺杀而身亡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愿望了武国公府?”
“你是不是看上梁安澜那小子了?”徐惊羽心中咯噔一下。
徐笙歌仔细沉吟了片刻:“没有,我只是就事论事。”
两厢无言,虽然这句话是徐惊羽想听到的,但是他也不确定了,其实当年的事情谁是谁非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必须找一个契机将两家的关系斩断。
然则这些话不能跟徐笙歌说。
“那就好,你想知道的事情以后慢慢会知道,不一定需要通过梁王。”徐惊羽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在感慨还是在叹息。
“我想化解两家的恩怨,梁家世代武将大气之风,女儿觉得他们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更甚者,女儿愿意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梁王先前救过女儿,也救过爹爹,女儿觉得有什么误会的话,大家可以坐下来讲清楚,而不至于要两家不相往来,且以后少不得……”
还没有等徐笙歌说完,徐惊羽就已经再次沉下了脸,打断她的话道:“你下山的本意是为了救我,现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南梁北周谈和的事情皇上也没有打算让你掺和,不如我让人准备准备,你和李小子明天早上就出发回天启。”
与其说不让徐笙歌与梁王来往,不如直接把人赶回天启书院,这样一来就没有这么多糟心的事情了。
“北周的事情我还没有调查清楚……”徐笙歌顿时有些发作了。
徐惊羽却是用毋庸置疑的腔调道:“你全跟长清说,把事情交给他去调查就可以了。”
“事半而弃,这不是天启的作风!”徐笙歌索性抬出师门来,“虽然救下爹爹事情是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但是接下来还有不少事需要我的供证,想来师父知道爹爹的做法,也不会同意的。“徐笙歌现在根本还不想回天启中去。
“你师父如果知道,只想你马上回天启!”徐惊羽额头的青筋突起,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界。
徐笙歌别过头去,与徐惊羽赌气。
一名小厮急匆匆跑到祠堂外拍了拍门,待得门开了之后恭敬道:“老爷,外头有个公公来宣旨,说是要见小姐的。”
虽然不知道是何事,但既然是宣旨,徐惊羽就不敢怠慢,让人出去好茶好点心伺候着,又命人拿了些碎银子打赏,这才让徐笙歌先去梳洗一番再出去接旨。
待得徐笙歌父女出现在大厅之上,见来人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汤罗宋,毕竟也都是老熟人了,三人颔首算是见过礼。
汤罗宋站定,缓缓打开圣旨,见徐笙歌等人已经跪好,长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刑部尚书徐惊羽之女徐笙歌,天性聪慧,敏而恭良,孝心可嘉,且在破北周宜兰一案中有巨大贡献,又与北周军队交手,立下赫赫军攻,朕特赐为此次南梁北周谈和副使,以协助梁王与北周谈和,钦此。”
“谢主隆恩。”
徐府上下谢过恩后,徐笙歌接过了圣旨,心中却是惊疑不定。
要知道先前康王妃便说要插手谈和的事情,当时她虽然怀疑康王妃是得了什么消息,但毕竟只是猜测,现如今可是真真切切的了。
徐惊羽则是一脸不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会让自己女儿趟这趟浑水,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协助梁王,索性上前跟汤罗宋打听。
“公公,这行令又或者说是谈和的人,向来是没有女子之说的,现在怎么会让小女去?”
“恭喜尚书大人了,要知道这可是天大的荣耀,至于为何,这是皇上的旨意,我一个做奴才的又怎么会知道呢。”
“那就辛苦汤公公了。”
徐惊羽沉着脸,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决定换官服进宫,问一问皇上到底怎么回事,看看有无可能让徐笙歌不参与这件事情,好早日回天启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