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9章 康王妃所求甚奇

 

此时已经是秋风瑟瑟的时节,地牢里却显得暖和了起来,徐笙歌到了地牢之后,入眼见到的却是阿珂、秋眉、知更三个人分开各自关在一个牢房中,想来是怕会发生什么事故。
而先前一起抓进来的柳府丫鬟清秋已经不在地牢之内,看来是柳长清已经让人将其带出去的,不过阿珂是皇帝训练出来的人,看来就没有那么容易就会被人套出话来,看来先前的安排已经白费了。
听到外面有声响,地牢里的人似乎都已经麻木了,没有一个人有半点儿反应,或埋头抱膝,或面对着墙壁躺着,或缩在角落。
“看来几位在地牢之中,已经习惯了。”徐笙歌见并没有人理会自己,索性开口说话,“你们北周的谈和使者已经到了,北周行馆也已经交回到北周行馆之中,倘若北周九皇子找皇上要人的话,那么秋梅知更你们两个就可以出去了。”
埋头抱膝的阿珂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声音来处,却是没有说话,又低下头去,不过却竖起了耳朵打算听听徐笙歌会再说出什么来。
对着墙壁躺着的秋眉也没有说话,由于没有转过身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表情。
而缩在角落里的知更倒是动静最大,忙爬到牢门的这一处:“小姐,我们真的是冤枉的,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要把我们抓到这里来,九皇子殿下会救我们吗?”
“救不救,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不是你们的皇子殿下,”徐笙歌的声音清冷,在空旷的牢房中却是清晰可闻,“不过北周行馆已经交回你们北周人的手上,据我所知,北周九皇子这一次的目的应当是营救出北周七皇子以及两位将军,至于你们三个,想来应该会被救吧。”
知更一脸欣喜,嘴里念着的都是:“九皇子殿下来救我们了。”
阿珂似乎并不为之所动,而徐笙歌注意到秋眉的手指却动了一下,心中想莫不是这秋眉与他们的九皇子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过有一件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们,毕竟也是姐妹一场,我觉得还是要说一声,前几天你们的九皇子前来劫狱,想要救走关押在另一处的北周两个将军以及笛安,不知道是没有找到这处地牢还是如何,你们这一处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笛安却在这个过程中,被你们的九皇子杀了,估计这两天就要下葬了,倘若你们念在姐妹一场的话,这两天就为她诵经祈祷下辈子不要再碰皇家中的事情吧。”
听了徐笙歌的话之后,秋眉这一回终于有了反应:“你怎么能确定是九皇子殿下杀了笛安,或许是有人栽赃陷害,又或者是你信口雌黄?”
“信不信,由你。”徐笙歌并没有耐心去解释太多,证据越是充足,这些人反而疑心病越多。
知更的神情却萎靡了下去,她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不过是公主和亲到南梁,现在却变成了公主命丧黄泉之中。
正要转身的徐笙歌,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阿珂,又转过身来,道:“突然忘记了阿珂,据我所知阿珂你是皇上的人吧,不过想来我也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前两天你因为给勤年下药被关进来的,虽然说勤年差一点因为这个丧失了性命,不过也许是笛安这个亲妹妹在九泉之下保佑,所以勤年母子平安,很遗憾,你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阿珂缓缓抬起头来,虽然看起来还是初见之时不爱说话有些懦弱的模样,但却丝毫不惧怕徐笙歌,勾起嘴角,道:“谢谢。”
话罢,徐笙歌倒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牢。
要知道秋眉与阿珂这两个丫头的嘴一直以来都很硬,除非她们自己想说出什么来,要不然就算是严刑逼供,怕也最多是编出来一套说辞。
至于北周那两个将军那边,刘长冠经过勤年差点因早产而差点死了一事以后,想来应当是知道该怎么做了。而那个草包的将军,据调查也就是一个只会夸夸其谈目中无人的纨绔公子罢了,去了也就是浪费口舌。
不过康王妃那边倒是可以一去。
尤其前两次到康王府拜访很是平常,故而这一次虽然没有递帖子,然而康王府的门房还是极其机灵的入内通传了。
无需多久,便见一个飞奔而出的小厮恭敬地将徐笙歌请了进去。
康王妃正靠在美人榻上,看起来似乎是在品香,那些熏香物件在面前摆得满满当当,屋内暖意融融,熏香缭绕,虽然香气繁杂,却让人生不出一丝反感之心,反而觉得层层叠叠的香气,竟然能够有条不紊纷沓至来。
“早些日子说是王府里的熏香用得有些腻歪了,前两日王爷给我寻了不少香来,刚好今日心情好拿出来品品,没想到笙歌你倒是赶上好时候来瞧我,你过来品品,若是喜欢的话,我便差人送你一箱子玩。”康王妃是极其喜欢徐笙歌的,尤其是沐阳城一事之后,越看就越喜欢,故而见其来了,起身拉着她便到美人榻上坐下。
徐笙歌一直觉得康王妃其人神秘至极,然则不知为何,却也对她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开玩笑道:“康王爷给王妃寻来的东西,我怎么能夺人所好,这些可都是王爷的一番心意,若是我真的拿了,我怕明天王爷就要在朝堂之上参我爹爹一本了,说是教女不力,强取豪夺。”
“他敢,既然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我想送给谁可是轮不到他说话,”康王妃笑吟吟啐了一口,不过说出来的话倒像是未卜先知似的,“你倒是好生挑挑,这样我们才好说正经事,否则我可不认你这个忘年之交,想从我这探听消息,门儿都没有。”
知晓康王妃是什么样的人,徐笙歌倒也不客气,要知道康王却是极其宠爱康王妃,只要她要的,都会给她弄到手,故而其也不缺什么,待人是大方至极。
将每样熏香都放在鼻子前方,用手轻轻扇了扇,便能闻到一阵舒缓的香气,皆是恰好适合秋冬所用,待得闻了四五样之后,便举起来笑道:“就这种香扶吧,闻起来也新奇,倒像是没见过一般。”
“看来你也是深谙此道的,香扶着实不错,”康王妃接过香扶的香盏,命人去库房取一箱送到徐府,回头道,“既然香挑好了,不如我们来说正事,不过我今日心情不错,不如来猜猜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能让你大驾光临呢,九皇子相关? ”
“王妃真是会捉弄人,眼下北周人已经到了江夏城,自然是北周的事情,还非要我选了香才能说正事,”徐笙歌自然也是笑意盈盈,眨了眨眼睛,促狭道,“不过不是跟九皇子相关,而是跟七皇子相关。”
“七皇子?怎么了?”康王妃虽然没有说什么,然而忽然提升的语速却是出卖了她。
徐笙歌将她与勤年所做的猜想告诉了康王妃,而后道:“其实以王妃的手段,应当不会不知道,就算是有人故意隐瞒的话,王妃也应当能猜得到,先前王妃找梁王合作之时,可不就是表明了自己要让梁王帮北周七皇子登上皇位吗?”
“虽然我与北周皇室不再有瓜葛,但是也不想北周名声被毁,”康王妃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纵然我答应过母后一些事情,纵然我也期盼是小七登基,然则有些事情,还是不可为之。”
“难道你就看着七皇子沦落成南梁质子?”
“只要我还在南梁一日,我就会照顾他。”
“然而身为质子之后,他怕是再也没有可能登基称帝了,不仅仅如此,你能照顾得了他在表面上不被人侵犯,然而看不到的地方呢,你确保没有人下手吗?”倘若连康王妃都不帮周佶的话,恐怕也难以再有人站出来帮忙了吧。
“倘若是你呢,国家大义以及小七,你会选择谁?”康王妃突然出声。
徐笙歌一时间没想到康王妃会如此之说,愣住了片刻:“我以为并不会时时刻刻都会有这样的选择题出现,再者说我并不认为康王妃你是真的顾及这个,不知道康王妃你是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答应的,你尽管说就是 。”
两个大国之间,除非是铁了心要打仗,否则许多事情都是私下交流,哪里会像康王妃所说的那样,且她的各种表现,可不像是顾忌那么多的人。
“还是你够了解我,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无需急着答应我,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旨意下来了,”康王妃忽地笑了,“你们谈和的时候,让我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