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8章 揣测北周来使意

 

回到府里的徐笙歌眼见着天色尚早,索性便想着到柳府中去一趟。
要知道她是自勤年生下孩子之后便没有再去看过她,现如今北周九皇子都已经进京了,自然得过去与她商讨一番才是,且不说这个原因,就说是她早产诞下孩子,而刚刚相认的妹妹笛安已经过世三日之久,无论如何也该是去见上一面。
命拂意去备下出门所需的礼品等等,便让拂袖准备着出门的轿子,主仆一同前往柳府。
或许是因为上次被劫的事情,柳府的侍卫倒是多了起来,几乎五步一兵十步一卫。
经过停放笛安灵柩的地方之时,徐笙歌才忽地想起,这几日自己的事情也是忙得晕头转向,似乎并没有来得及交代柳长清要关注笛安安葬之地等事情,虽说柳长清并不会忘记,然而她却觉得有些羞愧。
进了屋内,正在逗弄着孩子的勤年面色苍白如纸,看见徐笙歌的到来,将孩子交给一旁的丫鬟,就要起来行礼。
徐笙歌哪里会让刚生产没多久的正坐着月子的产妇行礼 ,上前按住勤年道:“还是好生歇着吧,你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什么行礼谢恩都等到以后再说吧。”
饶是如此,勤年还是坐起身来做了个磕头的姿态:“虽然这么说,但你是我们母子的救命恩人,更何况你还让我和笛安最后能够见上一面,一个磕头谢过也根本不能表达勤年的谢意。”
“你这么说我倒是羞愧了,”徐笙歌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她向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故而有时候看着对别人强势,然则别人一旦对她示好,她倒是羞赧了,“笛安在我的手上,我却没能保护她反而令她丧命,你身边一直潜伏着他人的间谍而我没能及时发现,,害得你们母子俩也差点无力回天,哪里就当得起你的谢意呢。”
提及了笛安,勤年的神情染上了几分哀伤。
她们姐妹二人也算是相处多年,而在笛安临死之前相认虽然了去一个心愿,但谁也不想看到自己寻找多年的至亲就这么枉死。
“笛安的悲剧,虽然有一部分是命运的安排,但是也有她自己的选择,若不是她心有执念,也不至于背叛了公主,最后落得被人灭口的下场,若不是笙歌小姐的话,可能我们姐妹俩还不能相认,所以嫔主也无需自责。”
勤年的声音略略哽咽了一下,接过徐笙歌递来的手帕,擦拭干净脸上的泪水,又道:“至于我遭受毒害,那么有两个可能,其一是皇上不想让我成为将军的拖累,其二就是皇上知道我是笛安的姐姐,既然要灭笛安不如就两姐妹一起灭口,然而不管是哪一样,都表明了一件事情,北周谈和使者一行人,应当是到了南梁帝都了。”
不得不说,勤年姐妹俩不愧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间谍。
纵然在这么激动的情绪之下,勤年竟然还能将北周的人已经到达江夏城猜准。
“其实这两天我没有来见你就是因为北周九皇子的到来,那日我被人引出城去,在一处山庄见到了北周九皇子,他似乎是想叫我杀了北周七皇子,在我没有答应之下双方起了冲突,还是梁王相救之下我才终于逃脱升天。”徐笙歌给了个赞赏的眼神,同时也将话题引到正轨上。
“昨日北周谈和来使已经入住北周行馆,没想到晚上的时候以劳累为名将洗尘宴推到次日,而晚上邀请了我与梁王赴宴,看样子似乎是想挑起今上与我们之间的嫌隙。”
一旁仔细听着的勤年点了点头,斟酌着开口道:“我先前毕竟是伺候宜兰公主的,宜兰公主与七皇子殿下交情匪浅,故而我还是与九皇子殿下见过几面的,实话说,倘若说七皇子殿下是聪慧通透的话,那么这个九皇子殿下就是狡诈若狐了,所以笙歌小姐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着了道,也不是不可能。”
徐笙歌微微一笑,倒是并无芥蒂先前差点栽在北周九皇子手上。
“七皇子殿下与九皇子殿下之争,相信小姐你也听说过,但是这些都是北周皇室之间的事情,故而九皇子不会真的是要小姐去杀了七皇子,故而之所以这么说的话,估计是另有所图,比如说为了转移小姐的注意力。至于后来赴宴之事,我估计九皇子是想让你们与南梁皇帝离心,毕竟你们从一开始从宜兰公主案情就开始着手了,倘若由你们做谈和的主使的话,将会对北周不利。”
勤年分析的话音刚落,徐笙歌便颔首:“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北周使者推脱了洗尘宴本来就已经够奇怪了,没想到还特地宴请了我和梁王,难免不会引起某些人的关注,一旦禀报到皇上那边,自然而然就能挑起皇上的怀疑,这样一来,这谈和的使者怕就是另有其人了,那么局势上,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就是不知道九皇子殿下现在手上握着的是什么牌。”勤年叹息。
联想到她先前被北周皇帝的人看着,便知道自从太后薨逝了之后,她的日子也不如以前自在,那么北周九皇子的倚仗不知道也是正常。
“倘若是这么分析的话,可能你们的七皇子已经被你们的皇帝放弃了。”徐笙歌皱眉,从现在的表现来看,如果北周要的是璇玑郡的话,那么自然也要舍弃一些东西,比如说被囚禁在南梁的北周七皇子,“九皇子怕在出发之前,就已经被你们的皇帝钦点成日后的接班人了吧。”
聪慧如勤年,自然和徐笙歌想到一块去了,皱眉道:“倘若由九皇子登基的话,两国以后势必有一战,若七皇子登基的话,以七皇子的性子,两国或许能换来几十年的和平,然而眼下的情形来看,七皇子确实是危险重重,抛下七皇子不救倒是真有可能,让七皇子作为质子放在南梁里,以换取南梁人的安心。”
徐笙歌倒吸了一口气,要知道质子其实就是一国人质。
她曾经听说过,质子在他国都会遭受无尽的羞辱,只要不死不残即可,心灵上将会遭受极大的摧残。
心中顿时极为不忍了起来,徐笙歌的本意是止息两国干戈。
然则想想,既然北周想要璇玑郡的话,以北周皇帝最喜欢的皇子之一作为人质,保两国几十年平安,那么南梁上下想来会不少人支持。
“还有没有其他的法子,倘若周佶做了质子,以后不说能不能跟北周九皇子夺嫡,能不能活着回北周可能都是个问题,如此一来,你们岂不是辜负了太后临死之时的期许了吗?”徐笙歌将太后搬出来,就是怕现如今勤年觉得笛安已经死了,故而对周佶的事情不太上心。
勤年微微侧目,心中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关心七皇子殿下,皱眉道:“在我这,我还真的没有办法,但是我觉得有一个人可能有。”
“谁?”徐笙歌一时间愣住了,没想到还有谁有办法。
“康王妃。”
这时候徐笙歌才恍然大悟,要知道先前勤年一直要自己说服梁王帮北周七皇子上位,自己不愿意之下,梁王竟然主动找过来,说是康王妃曾经找他帮忙。
看来,康王妃果真是想要扶持北周七皇子登基。
然而北周七皇子为何却在她提及康王妃的时候,对康王妃说话用词却不那么尊重?
勤年看徐笙歌怔住,还以为是一时间想不明白,解释道:“康王妃虽然嫁到南梁多年,但其实一直与北周有着密切联系,相信小姐你不难查得到,康王妃曾经是太后最喜欢的长公主之一,而太后想让七皇子殿下称帝,康王妃自然会支持,故而此事在康王妃那,或许能有法子。”
点了点头,拍了拍勤年的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后二人又聊了几句关于笛安下葬的问题,得知果然柳长清皆已经安排妥当,徐笙歌这才放下心来,离开了勤年所居住的院落,转往地牢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