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0章 声东击西二弹劾

 

梁王的折子被曹安阳接过,而后恭恭敬敬地奉到皇帝面前。
在此期间,众人都是一言不发,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殿下的各位面色各异,但是大抵上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平时不动声色的梁王,怎么突然之间不仅闯宫门不说,甚至还准备了奏折,要参谢右相一本。
谢右相胡子都快被气得翘起来了,本来是打算参梁王一本,虽然他与皇上之间有矛盾,但是在对梁家的态度上,与皇上却能达成一致。
而徐笙歌这边是惊疑,要知道她先前完全不知道梁王为了她闯宫门的事情,现如今知晓了便是疑惑,梁王什么时候写的奏折,难道梁王一开始是打算先发制人的吗?但梁王并不是这种龇牙必报的人,而早上她梳妆完罢之后,似乎他的脸色不是很好,难不成是那个时候?
打开曹安阳呈上来的奏折,皇帝心中也是做得如是猜想,但是昨天夜里梁王就放下狂言说不惧怕弹劾,或许是早就知道了今天早上他们会发难,所以做好了准备,只等着反将一军。
那么这个徐笙歌,难道真的如同坊间所说的一样,早在他们查宜兰公主一案之时就情愫暗生了?要不然方才她怎么这么竭尽全力地护着梁王。
然而当年梁家与徐家之间的恩怨,应当解不开才是。
更何况当年徐惊羽的夫人,还是因为武国公世子妃才会年纪轻轻死去。
将奏折上的内容一扫而光,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梁王,你弹劾谢右相妄自尊大,私下买卖官爵,可有证据?”
“证据,想来皇上不会因为一句,没有证据,就对此类事情熟视无睹吧?不可因此,便寒了天下士子的心啊。”梁王拱手,其实谢右相为官多年,手上做的肮脏事情还真的不少,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势,皇帝必然不会对谢右相太过于大动干戈,而事情既然不能是通敌叛国之类的大事,但是买卖官爵来说也够谢右相吃上一壶了。
皇帝的面色有些不好看,其实谢右相做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除了梁王府之外,他最想动的就是谢右相了。
对于梁王府,他自信自己做得完美,布局了几十年下来,武国公嫡系一脉以及只剩下梁王,然而谢右相这边大长公主还在,一直以来都没有对其伤筋动骨。
“然则买卖官爵并非小事,难不成就因为你一本奏折,朕便要彻查谢右相不成?”皇帝看谢右相似乎在老神在在地等自己说话,也笃定了他会保住他似的,虽然不情愿也不承认,然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谢右相冷笑一声:“梁王,你现如今年纪不到而立,而本官早已古稀之年,让本官教教你为人臣的道理,倘若没有证据的事情,拿出来弹劾不过是一场笑话,不仅浪费笔墨,更是徒增皇上烦恼!”
徐笙歌一瞬间是有些看不明白了,故而也没有出声。
不过只见谢右相还不等黄桑说话,又道:“皇上,梁王委实是在冤枉老臣,臣在朝中五十余年,历经两朝皇帝,现如今却遭受到一个黄口小儿的侮辱,我……”
“以死明志吗?”梁王是懒得看谢右相演那么多戏,面无表情道,“其实这件事非常简单,谢右相既然觉得自己是冤枉的,那么何不让圣上查上一查,你可敢?”
“胡言乱语!本官一生为官为百姓着想,忠君爱民,现如今就因为你一句话泼了脏水,就要再受你彻查?”买卖官爵的事情固然不假,然而以谢右相这把年纪了,难道还不懂得做事不要留下痕迹的道理?
只是身居高位多年,甚至连皇上都要对他敬畏三分,现如今梁王这个在谢右相眼里是孙子辈的人,却对他张牙舞爪:“倘若搜不到证据又如何?”
“搜不到证据,自然就是还右相大人一个清白,更是让众人都知道,京城里流传的这些小道消息都是假的了。”梁王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谢右相一甩袖子,拱手道:“皇上,诚如你亲眼所见,梁王不尊长敬贤,弹劾之词子虚乌有,连证据都拿不出来,此风一开,他日我南梁朝堂岂不变成了只会空口弹劾之地!故而,臣斗胆恳请皇上降罪梁王!”
一旁的徐笙歌望向梁王,似乎他并不为所动,转身道:“右相大人此言差矣,倘若要说梁王是空口弹劾,这个先河,在臣女的眼中看来,可是右相大人先身先士卒的才对。”
“女流之辈,妇人之见!”不知道为什么,谢右相似乎对徐笙歌是女子的身份一直很是介怀,从她破案开始,他就不止一次地针对她是女的发表过看法。
“那右相大人岂不是连妇人之见都不如,倘若说证据,臣女不知昨晚上梁王闯城门之事,可有证据?”徐笙歌逼视着谢右相。
梁王嘴角勾起,这些话本来是他想说的,没想到徐笙歌竟然代他说了出来。
“证据?昨晚上老夫就在现场还不算是证据?当时城门楼上那么多士兵,算不算证据?”谢右相自认为胜算十足。
“哦?算是证据吗?”梁王沉稳的嗓音适时插了进来,要知道昨天晚上他闯城门的时候,除了经过,连士兵都没有伤到一个,哪里来的什么证据,“那么坊间的百姓可否成为证据?”
“这些士兵可都是亲眼所见你擅闯城门,还敢抵赖不成?”徐笙歌与梁王相视一笑,这句话说出来在谢右相的耳朵里听着却像是嘲讽一般。
“然而现如今我们与谢右相所说的,并非抵赖与否,而是右相大人所说的证据,不知道谢右相可有证据呢?”
“我看你们简直就是强词夺理!还望皇上不要理会!”谢右相拱手,显然已经败下阵来了。
南梁皇帝揉了揉额头,方才那一番争执,让他脑子里嗡嗡直响,满脑子都是“证据”“证据”,摆了摆手,说的话却是偏向谢右相:“谢右相毕竟是我南梁老臣,想来是断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既然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此事暂缓,等梁王你找到了谢右相的证据,咱们再商议此事。”
谢右相松了一口气,转身望向身后的几个不中用的家伙,狠狠剜了几眼。
梁王从袖中又拿出一本奏折:“皇上,臣还有一封奏折要弹劾。”
又来!谢右相瞪圆了眼睛,看来梁王这是不想善了了!
皇帝使了个眼色,让曹安阳下去将奏折呈上来,太阳穴也会突突直跳,没想到梁王与徐笙歌携手,竟然能够辩倒谢右相。
“臣要弹劾的并非谢右相,”梁王双目如墨地看着谢右相,见他似乎有些不屑,勾起唇角,“臣要弹劾的是谢右相的孙子,侍读学士谢旒良,仗着祖母为大长公主,祖父为当朝右相,欺男霸女,强抢民女不成,便将其丈夫殴打致死!证据,便是该女子血书,与谢旒良强买的卖身契一张!”
“你!你含血喷人!”谢右相本来还是一脸坦然,现如今变成了勃然大怒,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梁王跟他谈论了半天证据,举起手便要朝着梁王打去。
梁王本身就是武将,哪里怕文官出身的谢右相,轻轻一闪就躲过了。
“因为事情涉及到当今大长公主,有关皇家名誉,故而各大衙门都不敢接手此事,后来饿晕在梁王府门前,梁王府下人好心收留之后,才得知这么一个故事,证据确凿,还望皇上下旨定罪!”梁王逼得紧迫,他要一棍子打在谢右相最痛的地方,让他以后不敢再随便下手,才不枉费他铺排了这么多,就为了这一刻。
“皇上,良儿是冤枉的!你也知道这个孩子,向来是个恭顺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谢右相的气息都还没有喘匀,显然这个打击比先前梁王说他买卖官爵要大得多。
“皇上,证据确凿,倘若此案不判,以后会引起百官效仿,甚至是稍有权势的人效仿如此!”梁王并没有看向谢右相。
徐笙歌并不知道今日这件事情竟然离奇至此,不过她并不知道梁王是为了她才这样,还以为梁王与谢右相本来就有什么恩怨。
“皇上,请下旨!”梁王之声铿锵有力,如同利剑出鞘。
“来人啊,传朕旨意,命刑部即刻捉拿前侍读学士谢旒良归案!”皇帝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但是梁王一再催促之下,只好让刑部先捉拿归案,之后再慢慢操作。
谢右相一时气急攻心,竟然昏阙了过去,引发了一阵不小的折腾。
宫外,右相府邸谢府中,一个满头银丝却衣着华贵的人,手拄着凤头拐杖,听到下人回报的消息,冷哼了一声:“梁王算什么东西,皇帝真是越发不长进了,还要老身出马,有老身在,看谁敢动我的宝贝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