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7章 望江楼同餐对谈

从皇宫出来之后,两个人相视而笑,颇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对于徐笙歌来说,她笑的是与梁王的志同道合,两个人恰到好处的默契。

  对于梁王来说,他却是知道自己有别于从前躲在暗处的生活,有别于以前只能听着暗卫回报的徐笙歌,而是真真切切的与之并肩。

  城门一跃之时他并没有想过太多,但是在一夜的等待与守候的时候,他却开始筹谋起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吃过了吗?”梁王看了看天色,倒是适时地提及此事,倘若他没记错的话,她对吃的似乎有着一定的兴趣,“不如我们去附近的酒楼吃个饭吧,回去厨房也未必备着,还要重新做饭,望江楼如何?”

  本来徐笙歌还想拒绝的,毕竟先前也吃了几块点心垫垫肚子了,但是听说去望江楼就又犹豫了,要知道沈连才不愧是生意人,望江楼也是百年老店,里面的菜肴都别有一番滋味,以前她还会让拂袖去望江楼买了席面送到徐府吃来着。

  望江楼的菜色确实不错。

  梁王见徐笙歌食指大动却又犹豫的模样,便拽着她进了轿子,吩咐人去望江楼。

  在望江楼的雅间落了座,梁王将菜单递过去让她选菜:“我吃什么都可以。”

  徐笙歌仔细想了想,似乎梁王确实对吃的没什么要求,故而捡了一席面自己喜欢的菜色,让店小二快些上菜,便满怀欢喜地等着上菜。

  “你倒是挺喜欢吃。”梁王眼中含着宠溺,毕竟他是武将世家出身,对吃的没什么要求,在军营的时候,能有口热饭吃的话已经是顶好的日子了,打起仗来啃个干粮就差不多了。

  以为梁王在说她吃得多,徐笙歌有些不好意思:“难得来一次,所以选的菜多了一些。”

  “还行。”梁王微微勾起唇角,不过他无缘无故地带徐笙歌来望江楼吃饭,怕她不好意思,又道,“就当是我谢谢你今天在大殿上的仗义直言。”

  “毕竟你也是因为要救我,我应当感谢梁王你才是。”徐笙歌想起来的时候面上还有些羞赧,要知道如果不是她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跟着南梁的七皇子去了城外,也不会发生她受伤的事情。

  其实受伤也就算了,为了避免尴尬她还装晕,没想到之后还真的昏阙过去,这才有了闯城门的事情。

  梁王倒是觉得没什么,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未必就不会闯城门了。

  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总是被劝说着要为了梁家着想,总是被束缚着,自从交了帅印之后就隐入暗处,南梁的人怕是都要忘记了武国公府了吧。

  “不用,谢右相在京城已经独大许久了,欺在我梁王府头上不是一天两天,那天晚上也是他听说是我在外面,才故意不让开门来着,换成其他王爷皇子怕就破例了。”梁王将话题绕到谢家上,毕竟他是不爱听她总是道谢,听起来像是不认识的外人。

  这话成功打开了徐笙歌的话匣子:“我记得没错的话,第一次进宫觐见皇上的时候,这个谢右相就是反对得最为凶狠的一个吧,似乎是一个食古不化的卫道夫。”

  “要说食古不化,似乎也是这么一回事,实际上却是因为谢家现如今在京中势力庞大,谢家老爷子早年就开始得意,娶了青娆大长公主,后来虽然几经起伏,倒是到底沾了大长公主的福气,后来接任谢家家主,越发狂妄了起来,尤其是现如今谢家女儿在后宫也是独一份的恩宠,这才变成现在的样子,说到底来实际上是跟皇权叫板。”

  梁王对谢家似乎不太看得上,评论并不高。

  “不过谢家与梁家不太一样,谢家当初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站稳根基,故而普遍采用了联姻的方式,现如今他们在京城里的势力也算是盘根错节,有些纠缠不清,梁家则是自家壮大,不管嫡系旁支都有着周佶的事情,但是根基来说,肯定会比较浅,按爷爷来说,当年就是为了不让皇家起疑心,所以有心收敛,没想到反而到最后变成了比谢家更好对付的一家。”

  徐笙歌暗暗咂舌,万万没想到梁王是丝毫没有避讳着她,随口就说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望江楼倒是上菜快的,这会儿功夫外面已经敲门,店小二将徐笙歌点的菜一一上齐了之后便退了除去。

  梁王帮徐笙歌盛了一碗汤,而后才自己盛汤。

  倒是徐笙歌有些忍不住了,待得见终于没人再进来了,才有开口。

  “你的意思是说,皇上对付你们梁家,是因为你们的根基比较浅,而谢家的根基比较深厚?”

  她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个因素在内,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梁家功高震主,且南梁众多兵权原本在武国公府手上,皇帝自然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

  “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毕竟柿子要挑软的捏,”梁王帮徐笙歌的茶杯添了些水,假装不经意般问道,“怎么,怕了?”

  “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徐笙歌下意识回答道,丝毫没有察觉梁王说的话里有那么些试探的因素在内,“只不过是觉得惊奇罢了,先前一直听说谢右相多次对皇上摆脸色,原来如此。”

  “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故而昨天在谢右相弹劾我的时候,皇上其实与右相是达成了共识,只是没有想到我提前一步收到了消息,所以备下了招数,”梁王勾起嘴角,“所以这件事情,皇帝肯定会包庇谢右相的孙子,不过我本身的目的也就是让他遭点罪罢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谢旒良?”徐笙歌问道,倒也不是同情,毕竟这种纨绔子弟能除去一个是一个,但就怕梁王与之结下不解之仇,那就不好了。

  “关在房子里,饿个几天,应当是没有问题的。”梁王不甚在乎道,不过却停下了碗筷,用放在一旁的白帕擦了擦嘴。

  筷子正努力夹着松鼠桂鱼的徐笙歌面上一阵抽搐,梁王怎么看起来,吃饭跟个女人似的。

  梁王愉悦地看着她脸上有些僵化,解释道:“我吃过午膳了。”

  “那你还吃?”而且还不阻止她点了这么多菜,要知道徐笙歌虽然身为刑部尚书家的大小姐,但是出于对美食的尊重,想来极少浪费,但是眼见着一大桌,这可怎么吃得下呢。

  “你不是说你没有吃吗?”梁王语调变得轻缓了起来,说出来的话让徐笙歌怀疑他懂得读心术一般,“倘若吃不完的话,可以让望江楼送回府里,赏给下人。”

  徐笙歌眨了眨眼睛,心中寻思着好像也可以,甚至是赏给望江楼的伙计吃也不是不行。

  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便起身,梁王府的人早就已经结过账,徐笙歌二人只管走人便是。

  刚出了望江楼没多久,忽然一个声音破空而来,梁王下意识地抱着徐笙歌跳到一边,等停稳了回头看之时,却见是庆元郡主正恶狠狠地看着徐笙歌。

  “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徐笙歌,本郡主还把你当成姐妹,没想到你竟然要害我哥哥!”待得庆元郡主看见徐笙歌身边的是谁之时,就不再敢出鞭子了,要知道梁王可是他们这一辈人的恶梦般的存在。

  四皇子在一旁,暗中拉了拉庆元郡主的衣袖,而后对着梁王拱手:“梁王,庆元与旒良关系向来要好,故而激动了些,还望殿下恕罪。”

  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梁王松开拥抱,冷哼了一声:“如果你嫌这脸丢得不够大,尽管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看看是你们谢府没脸见人,还是我梁王府丢人。”

  “庆元郡主,我并没有做什么。”徐笙歌道。

  “没说什么,奶奶怎么会说就是因为你……”庆元郡主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四皇子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梁王瞥了一眼庆元郡主,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尽管去问你的爷爷右相大人,倘若右相大人也支持你这般胡闹,那么尽管到我梁王府上来,但是我说一句不客气的,真的要玩的话,我梁安澜定当奉陪。”

  话罢,梁王便拉着徐笙歌上轿,命人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