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6章 暂关押谢家少爷

 正所谓是一层秋雨一层凉,江夏城在半夜悄无声息地下了一场雨,虽然不大,却让这秋天变得更像是冬天了起来。

徐笙歌睡了一夜过后,醒来才发现自己的头蒙在被子里,难怪昨天晚上做了个恶梦,梦中的自己好像被一个恶灵追杀,仔细想了想,这个恶灵和梁王长得还有点像。

悄悄把被子往下移到脖子处,唤来拂袖用火炉熏暖了屋子才起来,梳妆打扮并用过早膳之后,便打算待在里屋烤着火炉哪里也不去了,然而想想北周那边其实还有不少事情等着自己去处理,心中便又放不下。

左思右想之下,徐笙歌让拂袖去准备文房四宝,现在北周九皇子也到了江夏城,虽然还不知谈和的时候南梁主使到底是谁,但是从宜兰公主一案是她经手来看,少不得要出场,既然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那也顺便捋一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所有人的关系吧。

花费了将近一个早上,徐笙歌才勉强将这些东西整理完毕,仔细想想下午可以去柳府一趟,也不知道勤年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没想到宫里倒是来人了。

生怕进宫后没有午膳吃的徐笙歌,假借着换件衣服的名义,用手帕包了几块点心带走在路上吃,这才跟着汤罗宋进了宫。

御书房门外,只见梁王正在外面候着,徐笙歌心中觉得诧异。

要知道昨天早上被谢右相弹劾,这才两个人一起被召进宫来,现在应当是没什么事情才对,怎么皇上又把梁王和自己一起召进宫来了?

还没有等徐笙歌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再宣梁王与自己觐见皇上,二人一齐进殿,行过礼之后,才发现御书房内没有其他大臣,看样子皇上还真的是有事情跟梁王与自己说了。

手里拿着奏折的皇帝,一双眼睛却在暗自瞟着殿下的两个人。

“知道朕为什么要召见你们吗?”良久,皇帝这才发了话。

“还望皇上示下。”

“还请皇上示下。”

两个人不约而同道,对视了一眼,双方又迅速低下头去。

“很好,”皇帝没头没尾说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赞赏还是在讽刺,“梁王,听说你昨天将谢右相的孙子给带走了,嗯?”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徐笙歌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才想起来原来是昨天被弹劾之后,梁王反击之时用来弹劾的人,谢右相的孙子,她记得当时是让刑部去抓人了吧?怎么现在又变成了梁王把人抓走了?

“回禀皇上,我昨天确实是协助刑部抓了谢旒良,他身为侍读学士,当时正在宫中,我怕有人通风报信,加大捉拿的困难,当时我恰巧碰上了,所以帮刑部先行抓住,不过因为当时有事,一时忘记转交给刑部了。”梁王的一番谎话说的是面不改色,甚至是有理有据。

徐笙歌听得差点笑出声来,但是殿前不能失仪,只好低首抿嘴,使劲儿憋着笑意。

从梁王所说的话可以听得出来,梁王抓了谢右相的孙子不假,怕有人通风报信所以先抓了在说也是真,但是什么协助刑部和忘记转交给刑部可就是胡说八道的了。

“哦?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快些去将人移交给刑部,也好让刑部归档,要不然你把谢旒良扣押在府里,刑部也不好调查这件案子。”皇帝纵然是知道梁王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也不能随口便拆穿,故而只好催促他将谢旒良送到刑部去。

实话说,这件事情本来不会发生的,但是完全是因为谢右相的弹劾,才会引发了梁王的反击。

不过也是,任谁也没有想到,梁王已经多年懒得理其他人的挑衅了,这一次反而回应了,看来青娆大长公主说得果然不错,梁王是看上了面前的这个女娃,所以才会一时冲动。

“臣本来也是想尽快交给刑部处理,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暂缓最好。”梁王不卑不亢道,他既然出手碰了谢右相的逆鳞,自然要做好准备,派人盯着谢家。

青娆大长公主是南梁当今皇帝的姑姑,也是南梁硕果仅存的一位大长公主了,不仅自己位高权重,嫁与的夫君也是当年一等一的好儿郎,据闻为当年皇上登基出了不少力气,故而皇上对她还是有几分敬畏,现如今大长公主的孙子有难,大长公主亲自出面,皇帝难道能不给面子不成?

“哦,为何?”皇帝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悦,似乎梁王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就要发难似的。

“倘若早两天的话,臣当然是马上交给刑部,让刑部去处理,但是昨天北周谈和使者已经到达江夏城,欺男霸女在平时来说虽然是大事,然而现如今来说,还是与北周谈判更为重要。”梁王细细解说。

徐笙歌在一旁听着,才大致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梁王是怕有人想要从中做手脚,将谢右相的孙子放走,故而先一步将那个谢旒良抓走,囚禁在梁王府里,而北周一行人的到来刚好给了他一个拖延的借口,这样就算谢旒良最后没有遭受什么重大的惩罚,但是要在梁王府被囚禁到北周人走的话,估计谢右相会气得七窍生烟,怕是又要心疼得昏过去。

“北周的人来了就来了,与刑部有什么关系,他们自有大行令去接待,谈和也有几个皇子牵头,你只管将人交出来就是。”皇帝有些不耐烦,不知道是没有发现梁王不想放人,还是只管逼迫梁王。

“皇上容禀,臣女想王爷的意思是,谢右相孙子的事情应当等到北周的人走之后再审为好,要知道谢右相与大长公主位高权重,在南梁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怎么能让外人看笑话了呢,”徐笙歌笑吟吟发声,说的话自然是帮梁王的了,“而之所以王爷觉得现在不适合马上将谢公子送到刑部也是一样的道理,在梁王府的话可以对外宣称是让谢家少爷过府切磋武艺又或者是诗书,去刑部的话就不好圆过去了。”

梁王抿嘴,他倒是没料到徐笙歌会出来帮自己说话。

不过女子说话,确实与男人之间说话,气氛要缓和得多。

只见皇帝缓和了语气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如将谢旒良送回谢家吧,朕相信谢右相与大长公主会是大义灭亲的人。”

徐笙歌没想到皇帝说话倒是直接,要知道他本身兜兜转转的本意是救谢旒良,但明面上是没有这么说的,现在的这句话可就是实打实地说出来了。

“本来王爷也说过,不如将谢少爷送回谢家的,但是转念一想,倘若日后有人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说是谢右相与大长公主包庇其孙,这不就成了害得两位长辈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吗?故而索性先将谢少爷带回梁王府,想来以王爷的人品,谢右相与大长公主还是信得过的吧。”

“你……”皇帝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反正理都让徐笙歌他们给占了。

曹安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台下,而后走到皇帝身边耳语了几句,皇帝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然后让徐笙歌和梁王自行回府。

待得徐笙歌与梁王离开好一片刻之后,只见青娆大长公主被曹安阳扶着从后面走了出来:“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朋友而已,我曾经听说过这个女娃娃行军打仗也是一把好手,想来会对梁王的胃口。”

皇帝恭敬地将青娆大长公主迎了出来:“朕本来还觉得那徐笙歌足智多谋,许是能配给哪个皇儿的,有她辅佐的话,说不定南梁能好一些。”

青娆大长公主拄着拐杖敲了几下地板:“糊涂,外患不除,你给儿子挑个再优秀的姑娘又能怎么样?你说说你算计了梁家这么多年,梁家现如今还在,不就是靠了按兵不动深居浅出几个字,但是现在眼见着有了这么一个缺口,梁王展现出这么大的破绽在你面前,那你不加以利用,还干等着,是想让梁家谋篡了南梁江山不成?”

“侄儿会好好考虑姑姑今日所言的,”皇帝道,犹豫了片刻,“只是可惜,没有将良儿救出来。”

“没关系,如果这丫头真的能将梁王再次牵进朝堂的事情来,那灭梁王之事就指日可待了,”青娆大长公主本来浑浊的双目闪过一道精光,“账,可以慢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