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4章 赴宴疑周佶越狱

 纵然家事成了一团乱麻等着徐笙歌去柴姐,又或者说关于娘亲的事情还有太多的不明,都要容后再议。

毕竟国家二字就已经说明了,先国后家,徐笙歌自己在天启书院所读的圣贤书上也不会让她一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又去做其他的事情。

北周九皇子那边既然已经送了请柬来,想起第一次与他隔空交手的时候留下的纸条,他日再见,没想到这一日倒是来得够快。

不过当时她是不知道北周九皇子已经到了京城,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这才让他差点得手,不过这一次的交锋,徐笙歌猜想应当只是彼此试探罢了。

轿子到达北周行馆,南梁的禁军早已经撤去,看来北周九皇子是已经见过南梁皇帝并且与其有过一番交流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将北周行馆打点好,更甚至是还敢邀请她来这边赴宴。

与徐笙歌原本以为邀请了不少人到来的情况不同,她发现行馆里虽然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景象,然而却没有其他人来赴宴,难道北周九皇子只邀请了她一个人不成?

靠近正厅,徐笙歌抿了抿嘴,并非因为害怕,只是心中有些复杂。

北周九皇子正穿着青色暗纹的广袖常服,与先前在那山庄所见到不同的是他似乎收敛了身上那股不羁的气息,但是依旧慵懒,抬眸看到徐笙歌到来,勾唇一笑,伸手请徐笙歌落座:“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想着昨天夜里唐突了笙歌小姐,听说害得你还受了不轻的伤,故而特此设宴来赔罪,本来还担心小姐不愿意来,但是如今看来,我这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九皇子专门送去了这么多礼物,就是为了赔罪的?不过我只是南梁一介女流之辈,并不愿意搅进朝局之中,看来九皇子要失望了。”这个搅入朝局,说的自然就是上次北周九皇子让她去杀北周七皇子周佶的事情。

“先别忙着拒绝,虽然你让人都退回来了,但我堂堂北周九皇子的东西,怎么能让你随便退回来呢,你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我对你的一片心意呢。”北周九皇子笑道。

他之所以会找上门去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大家都知道不仅北周七皇子与她认识,就连北周九皇子也在进京的第一个晚上单独宴请了她一个人。

徐笙歌莫名地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不过她是知道他并不是真的爱慕才会这么做,而是因为有自己的目的罢了:“倘若九皇子宴请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如果你觉得我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尽管走就是了。”北周九皇子丝毫不觉得徐笙歌会一走了之,见她果然还在等他接下去说什么,拈起桌上的一块剥好的橙子放入口中,“其实我有的是手段把老七弄出来,你信不信?”

“不信。”

冷哼了一声,徐笙歌是去过诏狱的,倘若那个地方都能将人弄出来的话,只能说明了诏狱之中已经有北周的人潜伏进去了,更甚至是官职还不低,然而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也能被北周的人拿下的话,那么南梁危矣。

要不然就是跟南梁朝廷交涉,要南梁这边将周佶放出来。

但只要南梁朝堂脑子没有问题的话,都不可能答应的,更何况这样做的话,跟北周九皇子原本打算的要弄死周佶的计划就相冲突了。

故而这话她是说的相当斩钉截铁。

北周九皇子勾起嘴角,点了点头:“嗯,我也不信。”

“既然九皇子这边只是为了找个人来闲聊的话,我还是先行告退了。”徐笙歌话罢便起身要走。

北周九皇子也不着急,道:“走好,不送,不过我相信你一会儿会回来的。”

徐笙歌自然不觉得自己会回来,毕竟道不同不互相为谋,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确实也没什么好聊的,径直出了北周行馆的大门,确实被一顶宝蓝色的轿子挡住了去路。

只见帘子被撩开,下轿的是皱着眉头的梁王。

本来还在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北周九皇子要叫自己的徐笙歌瞬间有些愣住了,毕竟今天发生了不少事情,都与梁王有关。

要知道早上的时候,她对梁王抱着的是感恩以及钦佩之心。

然而到了后来回到徐府听到的事情,她就不知道现在应当怎么去面对梁王了,要知道爹爹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与梁王走得太近,因为他的父母害死了自己的娘亲。

梁王显然面上没有意外的神情,看来是一开始就知道徐笙歌会出现在北周行馆中,对她微微颔首浅笑。

“北周九皇子邀请你来赴宴的?”梁王显然是发现了她严重一闪而过的闪躲,故而先开口问道。

“是的,不过正打算回去。”徐笙歌也颔首回礼,抿嘴道,“不过我对一两个人的宴会没什么兴趣,先行离去了。”

“这样,你不要掺合道这件事情上来的做法是正确的,你的伤还没有好呢,还是在家里多养养伤吧。”梁王看她神情疏离,与早上在朝堂维护自己的时候判若两人,心中猜想她应该是知晓了什么,也不阻拦,说了句关心的话语,而后踏入了北周行馆。

徐笙歌则是怅然若失地回到了自己的轿子上,然而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北周九皇子为什么会单独邀请她与梁王到这北周行馆之中?

方才她说到不会帮北周九皇子的时候,他一点表示都没有,这意思难道是代表了他已经找到人去对付周佶了不成?

这个人,会不会是梁王?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周佶似乎也一直在争取让梁王帮他,梁王到底是有什么能力,竟然能让邻国的两个皇子都想争取到他的帮助?

就在千头万绪中,徐笙歌索性命人往回走,而后大步流星地走进北周行馆之中。

毕竟徐笙歌是北周九皇子的贵客,且本来大部分的人都记得她,故而也没有通报便进去了,不过毕竟是出去了一趟,待得她赶回行馆正厅的时候,梁王与北周九皇子似乎是已经谈完了。

北周九皇子看见徐笙歌,举手打了个招呼:“笙歌小姐,我说你会回来的吧,不过可惜的很,我与梁王已经谈完了呢。”

梁王似乎也是不意外她为何会回来,只是眼神中黯了黯,似乎对徐笙歌的回来有些受伤。

“我不过是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要与梁王商量,所以想着回来寻找梁王,怎么,不行?”徐笙歌随手拈来一个借口。

“随意,二位是否需要我借个房间给你们呢?这北周行馆虽然没有北周皇宫这么大,但房间还是有的。”

北周九皇子笑得一脸淫荡,徐笙歌深呼吸了数次。

“不劳烦北周九皇子操心了。”却见梁王走了过来,牵起她的袖子。

徐笙歌知晓梁王是为了帮自己,故而也没有过激反应,乖乖地跟着梁王出了北周行馆。

还没有等她开口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梁王却突然道:“去诏狱,我怀疑北周七皇子被掉包了!”

徐笙歌心中一惊,方才她不是没有这么怀疑过,但是诏狱毕竟是一个国家关押最重要犯人的地方,守卫重重不说,连进去都必须手执令牌,一般人哪里能进去。

但是现在连梁王都这么说了,难道是真的?

二人都是乘坐轿子出行,又不好在大街上施展轻功,故而就算是心中焦急,也只能让轿夫快些。

待得两刻钟之后,二人已经到了诏狱外,梁王拿出自己的令牌,众人当即让徐笙歌与其一起入内,快步走入诏狱最里面。

牢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梁王急匆匆进来,但是见他指着关押北周七皇子的牢房,摇头,带着哭腔道:“这,这里关押的是北周七皇子,倘若打开放跑了人,我就是掉脑袋也担待不起……”

梁王根本不等牢头说下去,直接抢过钥匙,三下五除二便打开了大门。

一尘不染的牢房,一眼望去便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梁王上去掀开被子。

“怎么了?”床上躺着的北周七皇子揉着睡眼,却看到了站在梁王身后的徐笙歌,“笙歌,你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