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3章 父女交心忆往事

 回到徐府的徐笙歌慢慢清醒了过来,要知道自己可是从小在天启书院长大的,如何会不知道天启的强大之处。

各国不知道有多少皇室贵族与之合作,想要把手伸进天启书院的人不知几何,然而就天启如今的架势来看,也没有哪个国家真的能插手到天启书院的事务中。

也就是说,销毁自己父母以及武国公世子夫妻档案的人,应当就是天启书院的人,且不是一般人。

想来师父应当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故而又让人去将李不十叫来,托他让望江楼那边传递了个消息回去,当然借口说的是查找不到自己的父母的档案,唯恐被人发现了之后会做出对她不利的推算。

歪在软榻上,徐笙歌却觉得自己心神不宁,本来指望着望江楼能够给她解答,然而却发现陷入了更大的疑惑之中。

以前在心中的隐隐猜测,再一次冒了出来,难不成自己的娘亲或者爹爹是天启书院的人?

但是又觉得在这里凭空的猜测只会将心中的疑惑叠加得更为沉重,索性让拂袖准备了一些吃食,然后往东院那边去。

徐惊羽才将手中的信鸽放飞,便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将书桌上的东西掩盖好,才出了里屋,关切道:“你怎么就来了?昨天晚上受的伤才醒过来,又不听话了?”

徐笙歌端出食盒里的汤,也不接过父亲的话,只道:“爹爹,来喝汤。”

“受伤期间就不要再操劳了,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看要把你绑在床上不让你乱跑才行。”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汤,徐惊羽板着脸吓唬道,“每次都不让我省心,爹也就只有你一个女儿,如果出事了你让爹爹怎么办?”

“好了,爹爹,我这次不是不小心嘛。”毕竟是自家人,徐笙歌心中一暖,拉着自己爹爹的衣袖撒娇。

徐惊羽却表示自己不吃那一套,还是板着一张脸:“求我也没有用,以前我没有跟你详细说明,现如今我跟你先说了,以后再犯的话,我就把你关禁闭去,免得让我一个老人家日夜操心。”

徐笙歌抿了抿嘴,却是不说话了,等父亲将汤喝完了,用罗帕给他擦干净嘴巴,忽然道:“爹爹,你想娘吗?”

徐惊羽身子一震,望向自家女儿,见她面上神色冷淡,似乎看不出想表达的是什么,但是知女莫若父,要知道这丫头十岁的时候,他发了一场脾气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在他这里问过她娘亲的事情。

现如今她问了起来,自然就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说。

“想。”徐惊羽的声音略略有些哽咽,对于这个问题,他从未曾逃避过,也没有否认过。

想念自己曾经的深爱,并不是什么不能承认的事情。

“娘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啊?”虽然徐笙歌与自己父亲一起待的时间并不多,然而骨血亲情血浓于水,她能感应到父亲一时间的震颤,来自心底深处,沉积已久的伤痛。

“你娘亲,是个绝美而又聪慧的女子,当年我与你娘第一次相见之时,便互相认定了是对方。”一声赞叹,如同每次跟徐笙歌所说的一般,徐惊羽在她面前所说的女子似乎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徐惊羽的记忆拉回到二十年前,那时候的他志得意满,乃新晋状元,然而风头却被一个名叫梅清如的女子完全盖过了,只因她在望江楼处摆了琴棋书画的赌局,并声称若是有人能全部都赢了她,便甘愿嫁与他为妻。

名满京都的徐惊羽与武国公府的世子梁行景等一行人在望江楼喝酒,兴起之处被人拉着前往顶楼处,说是这名女子几乎挫败了京都所有的公子名仕,就连武国公府的世子都在棋艺上输她一子,故而必须要徐惊羽去挫挫那小娘子的锐气。

醉眼朦胧的徐惊羽自然豪气万丈地答应了,待得上了酒楼之后,那梅清如竟然说若赢得酒醉之人是为胜之不武,要三日后在望江楼与状元郎再互相比试。

三日后,二人之战如期而至,望江楼中挤满了名人雅士,一身环佩雍容大雅的梅清如不知让多少人晃了心神,而徐惊羽在心旌神摇的一刹间,输了梅清如半子。

“自望江楼一战之后,我与你娘亲便结识了,虽然我没有赢得你娘亲所说的琴棋书画,但还是迎娶了你的娘亲,抱得美人归。”徐惊羽面上含笑,似乎在回味二十年前的那一战。

“原来爹爹与武国公府的世子是朋友,但是为何爹爹不让我和梁王往来?”徐笙歌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虽然她在廊下的时候听到爹爹与梁王之间的对话,但还是想要听自己爹爹亲口所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惊羽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徐笙歌的鼻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偷听了?”

吐了吐舌头,徐笙歌的心中却是百转千回,为什么爹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偷听了,难道不可能是自己打听到了什么呢?

是爹爹如此自信自己查不到,还是随口这么一说?

“爹爹怎么会知道我偷听了?”徐笙歌眨了眨眼睛。

“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徐惊羽笑道,毕竟他当年也是名满京都的惊羽公子,名门望族出来的他,身上怎么可能一丝武功都没有呢,“你身上的药味,靠近我五十步内我都闻得到。”

“这么说的话,娘是被梁王家里人害死的?”徐笙歌却是笑不出来了,皱着眉道。

徐惊羽沉下脸:“当年事情很复杂,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就是你娘亲的死与梁行止夫妇脱离不了关系。”

“为什么?”徐笙歌不明所以。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你只要知道你的娘亲是因为梁行止夫妇所陷害,若不是他们,你娘亲也不至于死去。”徐惊羽倒是不想说起这件事情,当年徐笙歌就是追问娘亲是怎么死的,所以他才会失控。

徐笙歌抿了抿嘴,道:“从爹爹所说的情况来看,娘应当是天启书院的人吧,但是我曾经翻查过天启书院的记载,并没有娘亲这个人,本来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天资聪颖被挑进天启的,但是现在我确信,是因为娘亲,所以我才会从小在天启书院的,是也不是?”

徐惊羽不吭声,半天后才点了点头。

“其实当年你娘已经被逐出师门。”徐惊羽半晌才道。

逐出师门,徐笙歌心中一动,她记得有人曾经说过,自己的父亲当年被逐出家门,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我刚才去望江楼想要查一查娘亲的事情,发现望江楼里不仅查不到娘亲的记录,也查不到爹爹的记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笙歌选择委婉一些的问法。

“这些事情以后你会懂的,但是有一点,你最好是远离梁王,记得吗?”徐惊羽似乎是不愿意说这个事情。

但徐笙歌却敏感察觉到了一丝不同的感觉,似乎爹爹不愿意说并不是自己不想说,而是有人不让他说。

是谁呢?难道是师父?

纵然徐笙歌还有许多未知,然而却被徐惊羽以她要休息的名义,找人将她带回沧月苑中。

不过才回到沧月苑,就看到一屋子的宝箱。

“这是要搬家?”徐笙歌由拂袖扶着进了屋,笑道。

拂意正愁着这些东西该怎么办,见状迎上去道:“小姐,这些东西都是北周那边送来的,说是北周九皇子对小姐表示歉意,让小姐晚上去赴宴。”

徐笙歌一脸不明所以,看了看天色,眼见着也快天黑了,北周九皇子突然让她去赴宴是什么意思?

“小姐,这些东西怎么办?”

“将这些东西都退回去吧,帖子我收下了。”

徐笙歌瞥了一眼满院子的宝箱,不屑地一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