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11章 梁上闻母亡真相

 

出了皇宫后的徐笙歌是被梁王送回徐府的,毕竟她现如今是重伤之人,且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那边已经知晓了,梁王也就不再躲躲藏藏。
徐笙歌甚至是觉得梁王当时不是一时情急之下才做出闯城门的事情,而是早有预谋。
然则转念一想,没有人会拿自己满门性命来开这样的玩笑,这才罢了。
不过,今日梁王似乎与平时确实不太一样,因为他昔日在京城的时候都太低调了,低调到这么多年来大臣还没有拿的住他的错处,但是这两天就鲁莽了许多。
正如此想着,轿子便已经到了徐府,不过这一回梁王是吩咐直接抬进徐府。
徐府门口的几个护卫正摆出防御的姿势,便听到轿子里传来自家小姐的声音,而后看见徐笙歌撩起轿帘,才确认了确实是自家小姐,也就随了她进去。
不过却是有人猜测这两顶轿子里,另一顶到底是谁。
徐惊羽是早就命人等徐笙歌一回来就马上吩咐他,故而徐笙歌一踏入徐府大门便有人飞也似地去东院处禀报,听闻徐笙歌与另一顶不知道坐着谁的轿子一同回来,大步流星地便往沧月苑赶去。
那两顶轿子刚落地,徐笙歌与梁王下轿的时候,徐惊羽恰巧赶到。
还没有等徐笙歌对梁王说几 感谢的话,便看见徐惊羽面色不善地大步上前来:“梁王大驾光临我徐府,真是让我徐府受宠若惊,着实担当不起。”
梁王本来想多嘱咐几句徐笙歌,然而听到徐惊羽的语气,又想起昨天晚上吩咐下面人转告他的话,心中知晓他肯定是心中有气,摸了摸鼻子:“徐大人客气了。”
似乎是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讽刺。
徐笙歌不知道爹爹这是怎么了,但梁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说,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怎么样也不能才过河就拆桥吧,所以她好歹也要为梁王说上句好话:“爹爹,梁王这是好心送我回来呢。”
“我知道王爷是好心,要不是好心的话我还能在这里说话吗?怕是被梁王府的人关起来才是。”徐惊羽有些别扭,说实话他没用忘记先前梁王救他之时,但是一码归一码,倘若梁王真的把主意打到徐笙歌头上,那就不能忍了。
“大人真是说笑了,昨夜不过是一时情急,要知道笙歌陷入了昏迷之中,虽说民间的大夫也常有妙手回春之术,然而本王认为能出太医院院判大人之右的大夫,应当没有几个,故而将她留在王府诊治,还望大人见谅。”梁王解释道,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表达自己的善意,不过想到了那件事,眼中却又有一些遗憾,
因为曾经发生过那样一件事情,所以徐惊羽才会对他如此,这些年来,他也尽量避免与梁王府的人接触,为的就是少与他有什么牵扯。
徐笙歌却以为是昨天晚上自己没有回来的事情惹怒了父亲,上前挽过徐惊羽的手,对着梁王递了个眼色:“爹爹,你就别生气了,梁王还有事情,我们还是进屋里聊聊,要知道昨晚我差点就死在北周九皇子手里了。”
“那还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进去再说,”徐惊羽虽然觉得还没有出完气,但毕竟徐笙歌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本来昨天晚上听说她受了重伤辗转了一晚上,但是刚才看见女儿俏生生站在面前,一时间倒是忘记了这件事情,现在听她又说起来才想起,扶着笙歌进屋躺下,看见梁王也跟了进来,“王爷还是出去吧,这里可是女子的闺房,梁王身为未婚男子,还是不要影响了我女儿的名声为好。”
“我看看笙歌没事了,我就离开。”梁王其实有一件事情考虑了良久,但是昨晚上去救徐笙歌的时候才终于想明白,故而现如今是有意透露出一丝对她的情意。
徐惊羽刚被徐惊羽劝下来的火气蹭地一下冒了起来:“还望梁王自重,女子名讳也不是随意可以叫的,你要知道你们梁王府如今的处境,传出去的话,可是会连累笙儿的。”
“爹!”徐笙歌有些恼怒,不知道爹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也是被梁王救过的人,受人恩惠,怎么能这样。”
“那我以后自然会结草衔环相报,且说以后梁王有用得着的地方,吩咐一声就是,然而……”徐惊羽顿住,毕竟有些话当着女儿的面也不好说,毕竟他不能为了报恩,把女儿搭进去吧。
“没关系,”梁王轻笑了一声,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徐笙歌说的,还是对徐惊羽说的,不过接下来的这一句却是实实在在盯着徐父的眼睛,坚定道,“我能保护她。”
徐笙歌心中一动,有些愣住了。
徐惊羽是没想到梁王竟然听了自己所说的话后,反而说了这么一句话,拉着梁王便往外走去。
虽说知道自己爹爹不是个莽撞的人,但是今天的他似乎有些反常,联想到以前就让自己不要跟梁王有过多的接触,又频频撮合自己与九师兄,心道什么时候爹爹这么反感梁王了,也没有听说过之后发生了什么啊,明明先前还好好的。
“爹,你要去哪儿?”徐笙歌追了出去。
徐惊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追上来,道:“你呆在房里,我与梁王有事情要说!否则别怪我家法伺候。”
梁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二人出了门,徐笙歌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拂袖先前听说自家小姐回来了,早就侯在外面了,但是老爷来了之后一下子把气氛弄得紧张了,让她一个下人也不好跑过来插手此事,现如今见老爷带着梁王走了,忙走进屋内:“小姐,老爷似乎带着梁王去东厢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本来徐笙歌在屋内是急得团团转,还在想爹爹到底带着梁王要去哪里,现在拂袖不明所以地进来一问,倒是让她知道了梁王他们去哪了。
“走,我们去听听,爹爹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这么生气。”不等拂袖回答,徐笙歌就拉着她出了正屋,要知道方才她顶着父亲目光自然不敢出去,现在哪里还能这么听话。
好在拂袖是学过些功夫的,故而两个人能躲过众人的眼睛,终于来到了徐惊羽与梁王所在的东厢屋外。
屋内传来的声音与先前的情况一样,就是徐惊羽激动非常,而梁王一派平静,不过二人确实是在争执着什么,一时间有些听不清楚,徐笙歌悄然落在廊下的横梁处。
“我不管你有什么心思都给我收起来,先前我确实对你愿意伸出援手来救我感激不尽,但是也不能拿我女儿来还这笔恩情,当年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你年纪也不算小,应当还有印象,所以我不希望你与我们有太多的牵扯。”是徐惊羽的声音,说话声音又快又急,与徐笙歌印象中父亲的形象竟然差了许多。
不过徐笙歌却是不知道徐惊羽的意思,她记得柳长清曾经说过梁家与徐家是有些渊源的,但具体是怎么的他也说不清,小心翼翼戳开窗户的纱布,透过小孔,只见父亲背对着自己,而面对着自己的梁王蹙着眉,看起来似乎被什么给难住了。
“我确实听说过当年的事情,贵夫人的死与家父虽然有一定的关系,但终究不是家父的本意,且当年我父母已经尽全力要救出夫人,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哼,”徐惊羽冷哼了一声,“害死了我夫人,难道一句天不遂人愿就罢了?倘若不是你父亲一意孤行,罔顾我们的交情,又怎么会导致清如之死,害得我与女儿孤苦伶仃!”
梁王叹了一口气:“所谓人死不能复生,我虽然能够理解大人的痛苦,但……”
“没有但是,除了这一件事情之外,我许你一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以报答你当初救我的恩情,之后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再往来吧!”徐惊羽也不管梁王如何说,打开大门,“梁王,请吧。”
梁王沉默,其实他之所以如此高调行事,就是因为两家之间的恩怨。
无论如何,梁家还是欠了徐家的。
但是这一笔债,如何也还不清吧,毕竟当年徐惊羽可是为了他夫人叛出整个家族也毫不畏惧。
这样的人,要想解开这个结,怕就只有先一点一点敲碎在他心中的那一堵高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