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8章 细致入微是梁王

 

待得徐笙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把她从昏昏沉沉之中吵醒。
迷迷蒙蒙睁开双目,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里,下意识地想起来,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
“别动,赵太医说你是旧伤添新伤,所以昏阙了过去,我看你最近在外面折腾了这么久,到底是不想要自己的身子了吗?”
熟悉的声音,却是不熟悉的语气。
徐笙歌有些茫然,待得看清楚坐在床边的是梁王之时吓了一跳:“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拍了拍脑袋,才想起来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记错的话,自己是咬了梁王一口吧?
后来还因为不好意思,假装昏阙过去,没想到这一假装,反而变成了真的。
“这是我的房间。”梁王虽然不满徐笙歌居然没有将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但到底她是个病人,所以回答道,“当时你昏迷不醒,所以我将你直接带回来了,让人将赵太医找来帮你诊脉的。”
徐笙歌不知道之前在城门口之时发生的事情,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惊:“没被人看到吧?我这一晚上没有回去,还不知道爹爹有多担心呢。”
“徐大人那边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了,想来应当没事。”梁王显然是说了个谎,徐惊羽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当然不会不管她,只是梁王让人带话,如果不想徐笙歌名声败坏,只能嫁到梁王府的话,就不要过来。
果然,徐惊羽犹豫了再三,还是没有来。
至于有没有被人看到,城楼上的人算的话,那么应当是被人看到了吧,不过后来他已经警告过那些士兵,想保住脑袋的话最好封住自己的嘴巴。
当然,这些徐笙歌都一无所知,还以为真的是天下太平。
不过,睡在梁王的床上,心中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情愫,待得一个送药的小厮前来,徐笙歌以要喝药的名义,才终于下得床了,心中琢磨着如何开口要回去,现在天已经敞亮了,要如何才能青天白日地出去而不被发现呢?
梁王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开口道:“一会儿我让人过来给你梳洗一番,这药汤还是晾一会儿再喝吧。”
还没有等徐笙歌反应过来,梁王便转身吩咐那名小厮让几个侍女过来帮她熟悉。
徐笙歌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见一行侍女捧着各式梳洗物什入门,而梁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那名小厮已经出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不是暗搓搓喝个药,就赶紧回到徐府吗?
这么多侍女都看见自己一大早就在梁王的房间里,难道梁王想要陷害自己!
那些侍女倒不知道主子们什么恩怨的事情,只知道梁王可是二十多年了都还没有娶妻,以前与凤仪公主是男才女貌,然而现如今凤仪公主都已经嫁为他人妇这么多年,梁王也该另寻沧海了。
况且,她们可都听说了,这个徐小姐与梁王可谓是天作之合。
她们也都见过徐笙歌几次,眼见着是个温婉好相与的,倘若真的是嫁到梁王府来做当家主母,这日子也能好过不少呢。
“小姐这边来,”当头的粉衫侍女笑着给徐笙歌福了一礼,“毕竟王爷向来也用不着女儿家的东西,所以这些都是一大早王爷让人出去采买的,还请小姐放心使用。”
徐笙歌一愣,没想到梁王竟然考虑得这么全面。
毕竟梁王府里可没有女主子,一般侍女用的,怕她用不习惯,故而一大早就让人出去买了一套回来,就等徐笙歌醒来之后用。
几名侍女细心地给徐笙歌梳洗,净面洗手之后便见有人奉上一套月白色的服饰:“这衣服是估摸着买的,倘若尺寸不对的话,还望小姐见谅。”
一声惊叹,徐笙歌没想到梁王竟然连衣服都替她买了,原本还想着找梁王要一身侍女的服饰,再偷偷摸摸回去好了,现如今倒是完全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梁王准备好了。
不愧是梁王府的手笔,这一身广袖流仙裙虽然看着普通,然而一穿上去之后便能感觉到通体舒服,尤其是布料轻飘得如同羽毛一般。
侍女将徐笙歌请到桌子前面,桌子上放着的是建议的梳妆镜,但是旁边摆了两个盒子的首饰,看起来样式都是现如今京城里流行的款式,只不过做工上精致而不繁复,高贵而不奢华,颇有梁王行事的风格。
梳洗完罢,徐笙歌在惊叹于梁王府侍女的手艺之外,更多的是感慨梁王竟然什么都帮她准备好了。
几名侍女微微福身,而后退下。
梁王沉着脸进来,却在看见已经梳妆打扮过后的徐笙歌后眼中闪过一丝明亮:“看起来还不错。”
徐笙歌面上一红,梁王又笑道:“我是说我的眼光不错。”
没想到梁王竟然会开玩笑,徐笙歌心中啐了一口,坐下与梁王道:“既然赵太医来看过了,那么势必留有药方,你将药方给我,我自己去拿药,就不用劳烦你再去配药了。”
“药已经配好了,你如果愿意的话就带回徐府,毕竟吃药对症,如果症状不对的话,要来也没有用,你总不能让我吃吧?”梁王挑眉。
徐笙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仔细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左右张望了片刻,见之前拿来的药已经被端下去了,转头看向梁王。
梁王似乎是知道徐笙歌想要问什么,勾起嘴角道:“我也没想到女人梳妆这么麻烦,如果知道要这么久的话,早就该拿药去煨着了。”
原来方才小厮是带着药汤走的,等了许久见侍女们还没有出来,梁王便让他拿去厨房里用小火隔水煨着。
小厮将药汤再次捧来,徐笙歌喝药可是比上药的时候爽快得多,都不等梁王说什么,就拿起药碗来,吹了几口,皱着眉头一饮而尽。
“这几天没有什么事的话,就不要到处乱跑了,”梁王脸上是微不可查地担忧与一丝愉悦,“今天北周的人就到了,估计下午的时候行令与官员会迎接他们,而北周行馆那边四皇子以及过去安抚过了,所以你也不需要出面,毕竟你不是朝廷官员,也不适合出面,知道了吗?”
梁王这是担心徐笙歌忍不住又去查北周的什么案件。
其实他知道她手上掌握着的东西,还是可以为南梁扳回一城的,但她总是想做到极致一般。
如同,年少的自己。
徐笙歌是从北周九皇子那边听到了这个消息,点了点头,当然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不过她现在是准备告辞了:“我知道了,现如今南梁北周交手,想来也没有我什么事情。”
梁王颔首:“倘若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找我。”
“找你?”徐笙歌有些惊讶,“你现在正在被皇上忌惮着,倘若找你的话肯定会连累你的,我觉得还是以后再说吧,至少来说不是现在这个形势,倘若一不小心被人安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你可就……”
她没有说下去,但梁王心中却是高兴了起来,原本脸上的阴霾也散了去。
“不碍事的。”昨晚上他为了徐笙歌闯城门的时候,没想到谢右相竟然在,而且谢右相还真的上奏折参了梁王一本,也就是说,现在这件事,除非有完美地解决方法,否则注定要牵扯进来了。
徐笙歌摇了摇头:“我还是找四皇子吧。”
梁王正要说话,却见有人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王爷,有个公公正拿着皇上的手谕前来,说是要宣您进宫呢。”
“进宫?什么事?”徐笙歌下意识问道。
“知道了,我这就去。”梁王方才收到消息,已经知道了是为什么事情,既然那老匹夫要玩,他就陪他玩一局。
“还有徐小姐。”那小厮见梁王正准备要走,突然道。
梁王闻言回头,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老匹夫,嫌命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