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7章 梁王一怒为红颜

 

离江夏城大约六十里远的一处山庄外,一辆空无一人的马车正停放在路边。
梁王抱着受了些伤的徐笙歌飘然而至,然而也不顾她的反对,横抱着就进了马车内坐下。
随后而至的清丰将绑在树上的绳子解开,而后便在马车前面当起了马夫。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待得松了一口气,徐笙歌这才问出了心中所想。
梁王自然不能说是因为自己早在从沐阳城回来之后,就开始派人注意徐笙歌的行为,而后回报给他。
“北周九皇子派人来通知我的。”虽然不能将实话全盘托出,但这么说的话,其实也没错,北周九皇子确实也让小乞丐给梁王府送了封信,只说徐笙歌以后被他请上了吕阳山庄。
徐笙歌心中一片诧异:“他想做什么?”
倘若是为了抓他们二人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尤其是梁王只带了清丰一个人的情况下。
“他见你有没有说了什么?”梁王倒是没有回答徐笙歌的话,反而问了起来。
徐笙歌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道:“他似乎没有打算把北周七皇子带回去的打算,让我杀了他?”
“毕竟他们两个都是北周里面呼声最高的太子人选之一,倘若把北周七皇子杀了,想来其他人就不是九皇子的对手了。”梁王给徐笙歌一一分析了起来,虽然他对北周七皇子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北周两个皇子之间的斗争这一出戏,实际上南梁方面确实有在关注。
“虽然他自己可以动手,但实际上他本人亲自动手的话未免不会被人发现,现如今正是个大好时机,倘若你答应的话,那么省下的可不是单单动手这么简单,而是后面无穷无尽的麻烦。”
徐笙歌皱眉,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丝缥缈的感觉告诉她,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我不是没有这么想过,尤其是他竟然要拿璇玑郡来交换,”璇玑郡的重要性,想来梁王应当知道,也就不需要赘述太多,徐笙歌接着道,“璇玑郡是北周皇帝筹划已久并视为囊中之物的地方,他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北周皇帝会责怪吗?”
“责怪虽然可怕,但是自己父皇的心可以挽回,而机会只有一次。”梁王没有感情的一句话,让徐笙歌打了个寒颤。
这就是帝王家?
即便是亲如兄弟,都也要机关算计,恨不得让你去死的帝王家!
二人没有再说话,梁王也没有去问徐笙歌有没有答应北周九皇子,不过看到她身上有的伤口竟然在流血,撩帘出去找清丰要了一瓶止血散:“走得匆忙,也没有想到你会受伤,这瓶止血散是梁王府禁止止血用的,你如果不嫌弃的话,暂时先用着吧。”
虽说五六十里路并不算远,但回到去的时候还这么流着的话,估计就要变成个血人了,到时候爹爹看到,肯定要唠叨许久。
“可能会有点疼,但是止血非常有效果。”见她接过药瓶,梁王提醒这么一句,为的是让她最好准备。
徐笙歌忙将瓶子推过去:“那还是算了,我回去找些要药膏贴着吧。”
“怎么了?”梁王有些不明所以,想到方才说的那句话,有些恍然大悟,“你不会是怕疼吧?”
徐笙歌苦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这简直是太丢人了!
“你平时不是打打杀杀,挺厉害的吗?刀剑无眼,砍在你身上就不疼,上药就疼了?”
梁王虽然并没有嘲笑的意思,但是徐笙歌只觉得这些话能把自己的头压得喘不过气来。
“受伤了自然会疼,只是平时受伤的时候自己并不觉得,自然也就没什么的了。”语气中有些委屈,要知道她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到底还是女子啊,自然会怕女子怕的东西。
梁王的语气温和了下来:“看现在的天色,到底能不能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回到去还难说,如果赶不回去的话,那么只有看看附近有没有客栈了,所以如果你不上药的话可就没有其他药了,到时候赶不上还没有止血的话,可就白白受罪了。”
徐笙歌又接过药,想来想去也只觉得自己下不去手,索性还给梁王,眼睛一闭,道:“要不你帮我上药吧。”
梁王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看见紧闭双目的徐笙歌,将其身子扳过来靠在自己肩上:“疼的话你就抓紧我。”
话音刚落,徐笙歌双手就赶紧握着梁王的一只手臂。
梁王俯过身去查看她的伤口,不明就里的徐笙歌只觉得梁王久久没有动静,睁开一只眼睛:“好了吗?”
“等会儿。”衣服上的血渍不少,不过幸好大都不是徐笙歌的血,而其余的两三道伤口都不深,止血散对付这点小伤根本就不成问题。
在给徐笙歌上药期间,她一直紧紧闭着嘴巴,为的就是怕忍不住疼痛而叫喊了起来。
“你觉得还有哪里疼?”梁王怕自己一时看不全,故而问了起来,倘若是一早知道伤得不重的话,也不一定要上药,不过现在看起来徐笙歌的模样倒是挺有趣的。
“右边背上。”徐笙歌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幸好自己伤的都不是在重要位置上,倒也还好。
梁王让她转过身去,只见她的背部确实已经殷红一片,衣服也破了个大口子,小心翼翼地拨开紧贴着伤口的衣服,听到了徐笙歌的鼻息变得粗重了起来,知道应当鼻先前看的伤口重许多,难怪了她先前不想擦药。
确实严重,虽然不至于血肉模糊的地步,但是看得出来刀子非常快,整齐利落的伤口可以看见翻出来的血肉,梁王握紧手中的瓶子,眼神一暗。
“我要开始了。”梁王事先说了句话,就为了让徐笙歌做好准备。
没想到的是,徐笙歌忽地转过身来,抓起梁王的衣角。
梁王看着却不觉得好笑,道:“一会儿疼得话,你可以叫,我不会嘲笑你的。”
“来吧。”其实徐笙歌不是不知道早点上药早好的道理,只是怕痛,所以先前不让上药,既然已经动手上药了,没有在最严重的伤口反而停下来的道理。
梁王拿着药瓶往徐笙歌的伤口上一抖,药瓶内的粉末就纷纷扬扬洒落。
“啊!”
徐笙歌一开始还能忍住,但是那层层叠叠汹涌而来的痛意终于让她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忽地却被梁王搂进了怀里,她现在脑子里可没有什么被占便宜了的想法,有的就是赶紧找个东西发泄出那种堆叠而来的痛意。
抓过梁王的手掌,徐笙歌毫不犹豫地就塞进嘴里,一咬。
满口咸腥,过了好一阵,背上的痛感消失了去,徐笙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本来是想起来解释一番,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装作昏阙了过去。
梁王本来觉得手上的痛渐渐消去,低头一看才发觉徐笙歌昏了过去,沉声道:“清丰,用最快地速度赶回城。”
如果说只是小伤不重要的话,但是方才背上的伤明显就不是小伤这么简单了。
更何况现在徐笙歌已经昏阙过去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他是带定她回京了。
马车呼啸而归,然而此时已经夜色降临,江夏城的大门已经关上,清丰在城下呼喊,但是城上的士兵却回复道:“城门一旦关闭,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来吧!”
“我们真的是有急事……”清丰知道徐笙歌昏阙后就拼命赶车,但还是晚了一步。
“天王老子的急事也要等到明天!”城上的士兵大声道。
梁王将徐笙歌轻轻放下,走出去道:“本王乃一字并肩王梁王,现如今有要事回京,你们还不开门!”
话罢,将手中的令牌亮了出来。
清丰一见令牌,忍不住阻止道:“王爷,您出京的时候,最好不要让皇上知道吧。”
“怕什么!”
城门上似乎没了动静,想来是请示去了。
梁王进马车里试探着徐笙歌的鼻息,见其还是没有醒过来,又出去看城门开了没有。
“我们大人说了,除非皇上口谕,否则谁来了都不开!”虽然有些害怕梁王,但是城楼上的士兵还是如实回报。
“本王还就不信了,一堵墙能挡得住本王,”梁王冷哼了一声,进马车内抱着徐笙歌,便直接一跃飞到了城楼之上,对着那名士兵道,“跟你们大人说,如果不服,尽管到皇上面前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