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6章 北周皇子两相斗

 

徐笙歌原本以为南梁七皇子是南梁人,至少来说会帮助自己才是。
但没想到的是,梁崇礼竟然与北周九皇子是有着亲戚关系,这样一来,她变成了那个被请君入瓮的鳖了。
不过即使如此,面上还是保持着气定神闲的模样:“九皇子迟迟不肯动手,想来是知道我的本事的,囚禁我,恐怕只能是想想罢了。”
“自然,毕竟要困住徐小姐的话,恐怕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眼下看来,如果不困住徐小姐的话,徐小姐一直追着北周不放,我就怕出什么变故,那样的话,我这个北周使者岂不是不能立功,反而变成了有罪了吗?”北周九皇子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缓缓说道。
徐笙歌坐在椅子上,怕自己会忍不住看向北周九皇子,毕竟他一副倾城祸水的模样,若不是她是女子,可能早就动心了吧。
“九皇子不用吓我,毕竟你我都是聪明人,玩这样的游戏,只是浪费时间罢了。”稳住了心神,徐笙歌快言快语道,“其实九皇子将我叫来,应当是想要提出什么要求吧?”
北周九皇子抚掌,然后坐了起来,外面的亮光透过窗棂,打在他的脸上,竟然让人觉得有几分邪魅与妖艳。
“不愧是七皇兄喜欢的女子,果然有个性,我这才与徐小姐第一次见面,就情不自禁喜欢上你了呢。”
徐笙歌不知道为什么北周九皇子不说正题。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又或者是在吊胃口?
忽然心中一动。
“九皇子真是说笑了,七皇子与我不过是数面之缘,哪里就谈得上喜欢了,”徐笙歌认真看向北周九皇子的神色,“不过我倒是听出来了,九皇子是想让我帮忙对付你的七皇兄?”
北周九皇子笑道:“然也。”
徐笙歌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这可就不是我说了就能算的,要知道现在北周七皇子所在的地方是诏狱,九皇子是皇室中人,应当不会不知道什么是诏狱吧,那个地方就连皇子都插手不了的地方,我又怎么能做得到呢?”
“依我看来,徐小姐这是心疼了?”
“没有。”
“那徐小姐为什么觉得自己做不到呢,据我所知,徐小姐现在可是南梁炙手可热的人物,就算是在诏狱之中动手脚困难,但是在其他方面呢?再者说了,我似乎并没有说过要怎么对付七皇兄呢,徐小姐就这么急着拒绝吗?”北周九皇子绝美的面上依旧像是假笑一般的微笑,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徐笙歌站起身来就要走:“九皇子说这些似乎没有一点儿意思,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但时间宝贵,就不听九皇子赘述什么事情了,告辞。”
“南梁难道不想拿到璇玑郡?”北周九皇子说的这几个字,让徐笙歌身子一震。
这是什么意思?
“北周之所以布局这么多,甚至杀了宜兰郡主,就是为了璇玑郡,徐小姐你可是知道?”北周九皇子的声音如同就在徐笙歌的耳边一样,让人忍不住遭受过蛊惑。
徐笙歌停下了脚步:“什么意思?”
“我可以帮你,止息两国干戈,甚至是将璇玑郡也拱手给你,但是只有一个要求……”北周九皇子微笑道,相信这么一个要求没有人会拒绝。
徐笙歌心中却警铃大作,面上强作镇定的模样:“什么要求?”
北周九皇子的面上带着一丝笑意:“杀了周佶。”
周佶,而不再是七皇兄。
什么兄弟之情,北周来使是为了两国谈和并且救回北周七皇子。
看来一切都不过是冠冕堂皇对外所说的话罢了。
徐笙歌一张脸冷了下来,道:“虽然这个要求确实很诱人,但是连自己兄长都杀害的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真的会做到你说的那些条件呢。”
“正如我所说的,两国都耗不起。”北周九皇子挑眉。
但是徐笙歌可是记得,九师兄给自己带来的那些信件里面,分明就写了北周的目的就是璇玑郡。
现如今对方却把璇玑郡拿出来交换,也就是说,十有八九是假的了。
徐笙歌冷笑了一声:“我觉得这么好的条件,九皇子可以去跟我们的七皇子说,倘若真的办成了的话,七皇子殿下肯定能够被皇上所赏识,这可比跟我一个弱女子说强得多了。”
北周九皇子的脸瞬间冰冷了下来:“这么说,你是不肯了?”
徐笙歌不说话,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北周九皇子一定要逼迫她的话,就只能动手了。
北周九皇子冷哼了一声,一拍软榻边上,便见软榻弹出来一把宝剑,抽出宝剑飞身便攻向徐笙歌。
徐笙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剑法,如果把天启的剑法比作是风,那么这个北周九皇子的剑法就像落花一样,无处不在,又无处不美。
二人才刚缠斗了五招,便听到屋外响起了长长的哨声,徐笙歌知道这是召集人的声音,现如今她只有一个人,还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所以手中的软剑一收,出掌便将门拍碎了,趁着人还没有聚集的时候,赶紧先出了这个山庄再说。
这边徐笙歌刚出去,那边北周九皇子也跟着攻了出来,不多久又不知道从哪来出来的三个暗卫也飞了出来。
四对一,徐笙歌手上的动作渐渐地慢了起来。
忽然,只见一个月白色身影与一个青色的身影从远处飞来。
“北周九皇子,好久不见,怎么想要强留我南梁的人不成?”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徐笙歌只觉得面前一个晃神,便被人抱进了怀里。
来人正是梁王,以及清丰。
北周九皇子收住了脚步,对着众人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没想到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梁王竟然不辞辛苦,赶来相救。”
徐笙歌明显感觉到梁王听到这话的时候,抱着自己的手收紧了一下,有些惊讶地望向梁王。
“毕竟是南梁的地盘,北周九皇子大驾光临,本王哪有不来会上一会之理。”
梁王面上没有什么神色,不过徐笙歌从他们的华丽可以听出来,他们貌似曾经见过面,且明显这个北周九皇子并不惧怕梁王。
“梁王驾临,蓬荜生辉,不知道要不要进来喝一杯茶呢?”北周九皇子又恢复了先前徐笙歌见到的模样,微微笑道。
“我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这就免了吧。”梁王和清丰两个人环视了一周众人,“不知道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北周九皇子做了个请的手势:“随意。”
话罢,梁王便抱着徐笙歌直接跃上屋顶,而后三人一同离去。
北周九皇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进到屋内,打开里面一处精致的雕龙凤沉香木柜,却见柜子里竟然是一个人。
周佶!
这个原本应当还在南梁诏狱的人,现在却出现在江夏城外的山庄之中。
“不知道七皇兄你是否满意你方才听到的呢?”北周九皇子将周佶拉了出来,“我原本还在担心七皇兄是单相思,没想到却是两情相悦呢。”
周佶面色不善:“你就不怕这么做,父皇知道了吗?”
北周九皇子笑道:“怕,当然是怕,但是他们也不会随便乱说才是,倒是七皇兄你,好像是在怕什么,难道是怕我会对付那个徐笙歌不成?”
周佶的手微微握紧,却见北周九皇子又猖狂地笑道:“不过其实也不用怕,我倒是觉得南梁的梁王能够好好照顾她的呢?虽然游戏才刚刚开始。不过七皇兄就不必多担心这些了,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