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5章 初见北周九皇子

 

徐笙歌双手拈着剑身,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剑,笑道:“看来七皇子只是知道了梁王替我做了那么事情,却没听说梁王还替我练就了一身好武功。”
这是在讽刺方才七皇子所说的,想来功劳都是梁王所立的。
七皇子想动,却惊讶地察觉这把剑竟然不停自己使唤,似乎是被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似的。
原来外面传言徐笙歌一身功夫惊才绝艳,甚至能够跟梁王一拼高下,不是假的。
但是身为皇子的他,也是师从名师,每日起早贪黑地练武习文,并不相信有人能这么厉害,现如今是信了几分,但是好像已经晚了。
谁知道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大家小姐,只是如果拈花一般的动作,却让人觉得有千斤之重。
“不得不说,北周九皇子选的这个合作伙伴,似乎有些失败呢。”徐笙歌松开了剑,不屑地坐在软垫之上,“倘若我真的一无是处的话,我会就一个人跟着七皇子来?”
七皇子面色有些不好:“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的本意就是要见北周九皇子一面罢了,要不然我还懒得来了呢。”徐笙歌打开先前买的点心,要知道先前她还拘谨着,现在既然都已经直接现在这个状态的话,那形象什么的,也不需要在乎了,本来就饿,因为这个七皇子在面前,又强行忍了半天。
一个点心下肚,徐笙歌满意地饮了一口茶,却发现七皇子坐在那边一言不发,似乎是在权衡现在要怎么办。
不过,徐笙歌怎么越看越觉得像是自己欺负了一个小弟弟似的?
“难道,你方才说的九皇子,只是你胡诌的?”徐笙歌开口。
毕竟最近北周九皇子一行人潜进京城的事情虽然对下是保密了,但是七皇子身为皇子,还是能够知道的。
七皇子摇了摇头:“他说要见你。”
徐笙歌又吞了一块糕点:“说起来我有些好奇,你一个南梁的皇子,怎么会跟北周的皇子牵扯到一块了?你就不怕你父皇知道了,会对付你?”
七皇子的双眸一黯:“父皇本来就偏心四哥,不管我有没有和北周九皇子在一起,父皇也不会待见我。”
“这也不是你通敌卖国的理由,你要知道现在南梁北周正在对峙,就算你没有帮助北周九皇子做什么,但是一旦捅破之后,你就是通敌叛国了。”徐笙歌不知道为什么,直觉上感觉这个七皇子似乎与自己知道的那个七皇子有些不一样。
“我不在乎。”七皇子突然轻笑了一下。
徐笙歌摊手,知道再怎么说下去估计也是没用的,七皇子现在的这个样子,说明与北周九皇子的相识以及合作不是近期发生的事情了。
马车驶入一处山庄,赶车的车夫甩了一下令牌,而后便带着几辆马车一同进了山庄之中。
徐笙歌下车,让七皇子带自己前去见北周九皇子。
既然他想见她,她自然也想见他。
笛安这才死了没两天,先前收到的纸条还在还在徐笙歌袖中的暗袋里放着。
太嚣张了。
天子脚下,倘若这一次见面也算上的话,北周九皇子是第二次挑衅她了。
七皇子敲了敲门,只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谁呀?”
“哥,我把人带来了。”七皇子的声音带了一丝喜悦,让徐笙歌有些奇怪。
但是更让徐笙歌奇怪的就是这个哥,难道七皇子是北周人假扮的?
不对,倘若是假扮的,先前动手之后就不会说这么多有的没的。
那么南梁七皇子与北周九皇子,难道是亲戚关系吗?
“进来吧。”里面的人说话的时候,分明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感觉,但是南梁七皇子似乎,比北周九皇子也大不到哪里去吧。
七皇子推开了门,只见屋内一个男子正卧在长榻上,穿着一身黛色的长袍,下裳与长袍散在地上,一头长发虽然束起来,但是并没有用冠或者发带束好,有些松松垮垮却让他显得更加慵懒以及妩媚。
没错,是妩媚二字。
与北周七皇子的熙和不同,北周九皇子竟然长着一张瓜子脸,邪魅的凤眼与含笑的薄唇,让人第一眼只想惊呼哪里来的狐媚女子。
徐笙歌有一瞬间的怔愣,她本来以为北周出了个姽婳将军顾介明也就算了,谁知道现在竟然还会出来一个媚骨天生的九皇子。
北周九皇子似乎是习惯了别人看自己的眼神,示意并不急着对徐笙歌说什么,只是跟南梁七皇子道:“崇礼,没人发现吧?”
徐笙歌这才知道,原来七皇子的名字是崇礼。
梁崇礼面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自从昨天晚上差点被人发现之后,这一次我就特别小心了,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过来。”
北周九皇子点了点头:“过了今天就好了,已经递了帖子跟南梁的皇帝说是明天下午北周的来使会到达京都,这几天辛苦你了。”
梁崇礼抿了抿嘴:“哥,你这次在南梁会呆多久?”
北周九皇子望向徐笙歌,笑道:“要呆多久的话我不敢确定,不过想来也不会太久,毕竟两军对峙,不仅北周受不了,南梁也受不了,你说是吗,徐小姐?”
“九皇子神机妙算,既然说是,那么自然就是了。”徐笙歌不卑不亢,不过说出来的话毕竟还有些怨气,“毕竟在南梁的帝都之中,敢算计刑部侍郎府里,不仅劫走了一个被囚禁的侍女,还派人前去地牢里想要救两个将军,如此心智,既然说没有多久,估计就没有多久。”
因为在来时马车里发生的事情,且徐笙歌竟然对自己崇拜的兄长这么无礼,梁崇礼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满,不过却被北周九皇子看在眼里,道:“崇礼,你先出去吧,我和这位徐小姐有话要说。”
梁崇礼瞪了一眼徐笙歌,提醒道:“徐笙歌的武功不错,你要小心。”
话罢,便是退了出去。
徐笙歌心中咂舌,没想到一个南梁七皇子,竟然对北周九皇子如此言听计从。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北周九皇子开口笑道,双目看着徐笙歌,似乎能将她的心思看透。
“确实惊讶,没想到北周九皇子与南梁七皇子是兄长关系,难道你们北周的奸细已经能够将南梁的皇室血脉调换了不成?”
徐笙歌心中惊讶,不过这个想法显然是不可能成立的,如果真的这么厉害的话,那么就不用什么阴谋诡计,什么战场厮杀,直接将南梁皇室血脉全换了就可以了。
北周九皇子勾起一丝笑意:“徐小姐的这个故事说得真好,如果不是我知道真相的话,恐怕就要真的信了。”
“嗯?真相?”徐笙歌下意识问道。
本来没打算让九皇子回答,没想到却听到他解释道:“我就这么简单地说吧,崇礼的母妃与我的母妃,曾经是好姐妹,后来知道他们母子过得不好,所以托康王妃多方照料,所以我与崇礼之间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也是兄弟。”
徐笙歌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但是还是有无数的想法。
不过却是注意到了一个人,康王妃。
徐笙歌不知道康王妃到底在北周人,甚至是北周皇室眼里,到底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很重要。
重要到,许多事情竟然都有她的影子。
北周九皇子见徐笙歌愣神,以为她是惊讶。
索性撩袍,又躺了下去:“其实这些事情,徐小姐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没有关系,毕竟现如今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不是吗?”
徐笙歌挑眉:“那九皇子觉得,什么事情才是重要的?”
“比如说,怎么囚禁你。”北周九皇子学着徐笙歌的模样,挑眉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