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4章 惊闻皇子竟通敌

 

虽然男子不可以进入产房,然而现如今的状况,刘长冠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和勤年见面。
毕竟不是傻子,经过了这些天也知道徐笙歌在这里面还是说得上话的,帮儿子取了名字之后,就看向她:“小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但还是要说,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勤年?”
说起来,本来徐笙歌是认为勤年是全心全意待刘长冠的,但是到了江夏城之后又以为勤年与刘长冠之间只是一场交易,更或者说是因为宜兰公主,所以二人才在一起的,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两个还是有感情的。
情深不自知。
人的劣根性,总是要到失去的那一刻才会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徐笙歌点了点头,毕竟刘长冠现在全身被绑着。
况且,既然都已经出来了,见一面罢了,何必破坏别人一家团聚。
柳长清叹了口气,虽然他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妥,今天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破了规矩,若不是对方是徐笙歌的话,估计他是坚决要拦下的。
刘长冠进门,屋里一盆一盆的血水还没有来得及撤出,可见当时的凶险。
满头大汗的勤年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面如白纸,连嘴唇都没有一分血色,凑上前去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用胡子拉渣的下巴蹭了蹭,感受到片刻温存之后,怕自己舍不得这刹那温暖,但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权利。
“可以给勤年多熬些补汤吗?”刘长冠起身,对着徐笙歌道。
徐笙歌微微一笑:“这个将军你可以完全放心,你看我也没有打算亏待过勤年。”
刘长冠这才点了点头:“那回去吧。”
命人去厨房炖一些补品来,这才押着刘长冠回地牢。
等回到勤年所在的院子里,听到大夫说勤年可能是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了,付了银两之后,又各给了大夫与稳婆五百两的封口费,给院子里的人都散了些喜银,这才出柳府。
虽然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不过好在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
也就是说,还没有到晚膳时间。
才想起来没有吃午饭的徐笙歌摸了摸肚子,索性让人在一家酒楼外停下,点了几样招牌的点心让店家包好,准备一会儿在轿子里大快朵颐。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徐小姐。”
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就算徐笙歌没有见到人,但也知道此人是笑着说的。
徐笙歌回过头,只见是一个月白色长袍的男子,手执一把象牙白扇,对着徐笙歌微微颔首。
“见过七皇子。”行了一个礼,远离是之前跟四皇子五皇子看似争得你死我活的三个皇子之一。
似乎露面得并不多,连六皇子都露过面了,这个七皇子倒是第一次这样落落大方地站在徐笙歌面前。
七皇子的眼睛落到了徐笙歌手上拿的点心上,笑道:“原来徐小姐喜欢吃点心,这天然居的点心确实不错。”
徐笙歌有些羞赧,毕竟被人发现喜欢吃的话,似乎有点尴尬:“有时候,外面的吃食总会让人有意外的惊喜,倘若七皇子有兴趣的话,尽可以一试。”
“已经约了人,不过看到徐府的轿子在外面,所以进来打声招呼,”七皇子摇了摇头,勾起唇角,“说起来,我约的人徐小姐你也认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
认识的人?
徐笙歌心中有些惊讶,要知道她跟这个七皇子根本就不熟,也就是先前见过一面罢了。
要知道当时七皇子其实对自己也是这样,虽然看起来是含着笑的。
但就是不咸不淡。
徐笙歌的心中有些奇怪,这些南梁的皇子真奇怪,几个皇子里面,四皇子和七皇子似乎就是来凑热闹的,五皇子看起来是最真心想要求娶她的,六皇子更像是牺牲自己来联姻的。
不过也是,毕竟四皇子可是有谢右相作为后盾,五皇子的话似乎一直都在拉拢朝廷重臣,六皇子本来就没有什么话语权,至于七皇子,倒是不知道他的倚仗是什么。
“我还得赶着回府里呢,就不打扰七皇子了。”徐笙歌温声道。
七皇子也不阻拦,面上还是挂着一丝微笑,当徐笙歌路过自己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九皇子。”
徐笙歌一愣。
要知道当今确实有九皇子不假,但是方才七皇子说的是自己认识的人。
自己认识的九皇子,不就是那个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曾经交过手的那个北周九皇子吗?
难道说,这个七皇子的倚仗,就是与北周的九皇子合作?
徐笙歌顿住了脚步,回首看见七皇子的面上还是挂着笑意,道:“我方才突然想到,现在时间还早,如果回去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七皇子与友人约在了什么地方?”
“在什么地方,去了不就知道了。”七皇子这话明显就是不告诉她,不过也是,倘若真的是北周九皇子的话,小心一点才是正常的。
徐笙歌挑眉:“那就有劳七皇子在前面带路了。”
“轿子虽然华贵,但是毕竟太慢,不知道徐小姐愿不愿意与本皇子共乘一辆马车?”
看起来虽然是问话,但是听七皇子的语气,倒是没有丝毫是问话的意思,更像是一句陈述句罢了。
徐笙歌皱眉:“七皇子龙血凤髓,我只怕……”
还没有把话说完,七皇子却道:“看来徐小姐可以与北周七皇子共乘,却不能与南梁七皇子共乘了?”
这话已经不是简单的乘不乘坐马车的问题了,而是马上就上升到徐笙歌在两个国家之间的态度问题了。
徐笙歌无奈道:“既然七皇子执意如此,那么笙歌只好从善如流了。”
七皇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人便出了门,徐笙歌让自己的轿夫先行回去,告诉爹爹自己不回去用膳了,而后便上了七皇子的马车。
马车辚辚驶了出去,徐笙歌这才知道原来是往城外中去,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了,要知道北周九皇子一行人不可能在江夏城内待太久,所以应当是在城外才是。
待得马车已经听不见外面的人声的时候,七皇子笑道:“都说刑部尚书的女儿徐笙歌天资聪颖,连父皇都对徐小姐高看了一眼,没想到这次倒是二话不说就上了我的马车,难道你就不怕我联合了什么人,把你绑走了?”
“七皇子真是说笑了,你是南梁的皇子,我是南梁的子民,倘若要去见的是南梁的九皇子,大家都是南梁人,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徐笙歌微微一笑。
七皇子抚掌:“有意思,谁告诉你,我们要去见的是南梁的九皇子?”
徐笙歌故作不知,故而随意说道:“难道不是?那是东齐的九皇子,还是西楚的九皇子?”
“看来,徐小姐装傻似乎更有一套,”七皇子其实人看着不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让徐笙歌觉得脊背一凉,“你是摆明了知道要见的人是谁,所以才跟过来的,又何必掩饰呢?”
徐笙歌也收敛了方才装疯卖傻的模样:“不过是开个玩笑,七皇子这样便要动怒不成?我就是想不明白,一个南梁的皇子,怎么会想到与北周的皇子走到了一起,还是在两国对峙的时候。”
七皇子冷笑了一声:“这种国家大事,你一个弱女子知道什么,我估计平时所说的那些功劳都是梁王的吧,结果让你一个小女子给冒领了。”
徐笙歌凑近七皇子,一勾嘴唇:“确实不知道什么,也就大概知道了,七皇子想当皇上。”
“叮!”
利剑出鞘的声音,就在徐笙歌耳边响起。
是七皇子,正拿着剑,指着徐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