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3章 鬼门关情深方觉

 

徐笙歌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勤年,甚至是有些手足无措。
与之前面对着刘长冠不同的是,面前的女子是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且失去了自己的主子,以及刚刚失去了自己的亲妹妹。
上前环住勤年,拍了拍她的背。
人不可能永远坚强,即使是从小就被丢进暗无天日的训练间谍的炼狱里也是一样的。
勤年伏在徐笙歌的肩膀上哭了好一会儿便喊着肚子疼,徐笙歌见状赶紧出去让人请大夫来,要知道这些日子她遭受了一个又一个的打击,尤其是在如此悲恸的情况下,昨晚上才被交代了不要再收刺激才好,没想到现在又哭了起来。
等了许久,徐笙歌来来回回地往门外看了好几回了都没有看到人来,又急急忙忙前去帮勤年擦汗,终于听到了外面一连串的脚步声,知道应当是要来了。
还没有出门,就看到柳长清拉着一个气喘吁吁挎着药箱的老人,招呼道:“大夫,你看看这边,她看起来难受得紧。”
那老大夫本来还在大口地喘息着,听到勤年在痛苦地呻吟反而不用别人催促,上前就把起脉来了,皱着眉头道:“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这脉象……”
“脉象怎么了?”徐笙歌与柳长清同时开口道。
老大夫也不好直接判定什么,问道:“不知道这位夫人可有吃过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徐笙歌心中一沉,这话一听就是出事了。
勤年嘶声呻吟着,抱着肚子的手可以看得出来青筋根根暴起,勉强维持着声音说道:“今天没什么胃口,就方才喝了碗汤。”
汤?
方才新换的还没有动过筷子,也就是说这个汤是刚才徐笙歌进门的时候,阿珂与那个清秋喂给勤年喝的。
“是不是汤有问题?”徐笙歌有些自责,又晚来了一步,似乎这个北周九皇子步步都算在了她的前面。
老大夫摸了摸胡子:“一切都还不能这么肯定,不过这汤可还有?”
叫了方才在外面候着的人进来:“之前让撤下去的汤水,现如今可是还有?”
毕竟是柳府的丫鬟,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看到如此之大的症状,且有自家老爷在,也是不惧怕:“回小姐,柳府向来节俭,这汤还没有倒呢。”
徐笙歌心中一喜:“那还不快端上来,让大夫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回过头来,见那老大夫还在给勤年把着脉,但是眉头紧皱,小心翼翼道:“大夫,我看着勤年疼得厉害,不知道能不能给他止止疼呢?”
那大夫摇了摇头:“按现在的脉象来看,我觉得你们还是去找个稳婆来更为实在。”
徐笙歌咂舌,她记得上次在沐阳城的时候,勤年说过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才六个多月,现在即使又过去了月余,但是最多也就是八个月,十月怀胎,不足月份就产子,绝非什么好事。
“大夫,就没有什么好法子了吗?”
那大夫皱眉:“到底有没有办法,还要等一会儿那汤药来了才能知道。”
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众人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汤药里有问题。
柳长清连忙派了三个人分别去请京城里最为有经验的几个稳婆。
柳府的丫鬟手中端了放着汤碗与汤盅的托盘进来,奉到大夫面前。
大夫端起汤碗就轻轻抿了一小口,仔细砸着嘴里的味道,而后又打开汤盅,看了看里面的汤渣,而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大夫,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徐笙歌自然是着急了,尤其是这大夫又点头又摇头的,吓都要把人吓死了。
老大夫抚摸着胡子道:“之所以摇头,是因为正如我猜测的一样,这汤里面被人下了催产的药材,没想到有人竟然如此歹毒,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而之所以点头的原因,是个药材年份还不到,所以药效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也就是说这位夫人还有救。”
“那你快些救她。”徐笙歌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大夫这么啰嗦,她都要急死了,大夫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大夫摆了摆手:“既然我还没有出手,就是说这件事情是急不来的,不过我只说了是还有救,而不是一定可以救,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倘若信不过老夫的医术的话,可以去找其他人。”
柳长清知道这是自己能请来最好的大夫了。
要知道宫中那些御医,连刑部尚书都不屑于诊治,更何况是一个他国的侍女。
徐笙歌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二人只是好言相劝。
大夫见状,点了点头,让柳长清去准备好文房四宝,而后便在信笺上刷刷刷地写了一些让人看不明白的东西:“这些都是一会儿要准备到的东西,我来得匆忙,所以除了带着金针来以外,也没有拿了其他东西。好在给这位姑娘针灸,要等到稳婆来了才可以施展,所以还有时间去准备。”
柳长清接过信笺,便吩咐下去让人准备。
徐笙歌见状还是不放心:“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准备些什么东西,我们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还请大夫提点提点。”
大夫道:“不急,到时候我还要给这位夫人施针,到时候稳婆来了你们可以问她,又或者是你们去问问有经验的婆子,让她们先去准备着。”
听罢,徐笙歌让人去找几个婆子来,给勤年准备生产所需要的东西。
“还有吗?”毕竟干着急也没有用,做点事情,总好过在这里干等着。
“应该说是,暂时就这些吧,不过说起来,这位夫人可是你们的亲戚,现如今我看她疼了半天了,怎么不见她夫君现身?”老大夫一身正气道,“要知道妇人生子可是大事,作为一家之主,不能进屋里陪产可以理解,但是竟然连面都没有露,简直就是不配为人夫为人父!”
徐笙歌回头望向柳长清。
勤年的夫君,孩子的父亲,那就是刘长冠了。
可是刘长冠现在应当被秘密关押之中吧。
不过经历了先前北周九皇子前来劫人的事情,谁也不敢说把刘长冠锁了押过来就安然无恙了。
徐笙歌一咬牙:“不如这样吧,我亲自去,将刘长冠押过来,有事我担着!”
柳长清正在犹豫,听到勤年又大叫了一声,徐笙歌也不管了,直接就拉着柳长清出去了。
刘长冠本来正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听到外面开锁的声音,眼珠子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直到徐笙歌冲了过来,抓着他就往枷锁里靠,才想起要反抗。
“勤年要生了!”徐笙歌口气有些不善。
“什么?”刘长冠有一瞬间地失身,就已经被徐笙歌绑了起来,然后推出门外,“勤年不是还有两个月吗?”
“你们北周的人给她下了药,”徐笙歌抿了抿嘴。
“大夫说可能有生命危险。”柳长清加了这么一句话,徐笙歌张了张口,却没有说什么。
刘长冠一个踉跄,眼前却是浮现出勤年的模样。
为什么,事情突然就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待得徐笙歌与柳长清将刘长冠带到勤年所在的院落之时,才知道稳婆已经来了,而大夫正在给勤年施针,以保证胎儿能够正常出声。
毕竟是正在施针期间,众人也都不敢进去,在外面焦急地等候着。
可以隐约听见里面是隐忍的呻吟声,刘长冠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大夫终于从屋里出来,对着稳婆点了点头。
稳婆便带着一行人鱼贯而入,徐笙歌想要进去,却被在门外的丫鬟拦下,说是产房有血光之灾,主子还是在外面等着的好。
一时间众人也没有办法,只听到屋内时不时传来呻吟声、众人手忙脚乱的声音还有稳婆鼓励勤年的声音。
“啊!”
是勤年的声音破空而来!
“勤年!我是长冠!你要坚持住!”刘长冠终于没有忍住,对着屋内喊了这么一句。
“长冠……”勤年凄厉带着哭腔的呼唤,没想到自己的夫君居然就在外面,“长冠……长冠……”
有些喘不上气来的声响从屋内传来,刘长冠的心揪在一起。
却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稳婆匆匆忙忙出来:“保大还是保小?”
刘长冠顿时愣住了。
就算先前说可能性命不保,但是也没有想过真的会面临到死别这一刻。
“大!”刘长冠异常清晰的声音,坚定有力。
“小……小……”勤年在屋内几乎没了力气,但是听到刘长冠的话,竟然挣扎着要起来说话,“长冠,以后你带着孩子……带着孩子……”
“不!保大!我是一家之主,听我的!”刘长冠几乎是吼了出来。
稳婆看向柳长清。
柳长清则是看向徐笙歌。
徐笙歌重重地点了点头:“听刘长冠的。”
“老身尽力。”稳婆得到命令后便进了产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然而明显是勤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刘长冠一遍一遍地在外面喊着勤年的名字。
“哇!”
一声嘹亮的啼哭,是新生儿的降临。
刘长冠猛地冲到门前:“勤年!”
徐笙歌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赶紧上前将其拦住。
门再次打开,是稳婆抱着孩子出来:“恭喜贺喜,是个大胖小子。”
“勤年呢?”刘长冠几乎是吼了出来!
稳婆一脸惊恐未定:“夫人没事,只是脱力晕过去了。”
这话一出,众人才定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稳婆是怕了刘长冠,见他是被绑着的,索性将孩子递过去要给徐笙歌:“你看看这孩子,多可爱。”
徐笙歌也是第一次看到新生儿出事,接过孩子逗弄了片刻,然后凑到刘长冠面前:“将军,这是你的儿子,取个名字吧?”
刘长冠没想到徐笙歌会来这么一出。
但是看见面前吧唧着嘴巴的小婴儿,面上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纪勤,就叫刘纪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