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2章 十面埋伏又奸细

 

十三张银票,十二张是北周的,一张是南梁的。
一百三十万两,这么多银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然而最重要的是,最后这一张南梁的银票,又是怎么来的呢?
“不知道能不能查到,这银票最先是给到何人手里的?”徐笙歌摸着下巴,要知道这可不是小笔的银子,十万两一张的银票,钱庄里不应该没有留有底才对。
秦瑞义轻笑了一声,拱手道:“这个还请恕罪了,虽然二位都是朝廷中人,但是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行规,尤其是我们与朝廷也是有过合作约定的,所以并不能透露。看起来十万两确实多,但这里是南梁京都,富庶人家比比皆是,十万两一张的银票存根着实不少,且不说这个,就说倘若我真的去查了,传扬出去,我们庆丰钱庄就不用再做生意了。所以,请恕在下爱莫能助。”
“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柳长清显然也觉得知道这银票到底是给谁兑的,将会让案子好查许多。
秦瑞义摇了摇头:“我想,只要不是傻子的话,一想就能知道了,并不需要谁去传扬这件事情,所以二位还是不要为难我才好。”
见柳长清还要说话,拉住他的衣角,而后笑道:“没想到庆丰钱庄能如此坚守底线,也难怪了在各国之间都能占得一席之地,其实秦掌柜的帮我们鉴定这银票已经仁至义尽了。”
“那是自然。”秦瑞义丝毫不减客气的应了一句。
柳长清这才知晓,原来是一根难啃的骨头:“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就此别过了。”
徐笙歌站起身来:“确实,倘若不是时间紧迫的话,还真想与秦掌柜的多聊几句,单单是凭眼力就能知道我们是朝廷中人,确实厉害。”
“不多夸赞,不过在下并非与徐小姐第一次见面,先前与小姐以及见过一面,只是小姐没有注意过在下罢了。”
这句话让徐笙歌惊讶了起来:“什么时候,我们见过?”
秦瑞义微微一笑:“既然徐小姐已经忘记了,那么也没必要再说,要不然说出来了小姐还是不记得的话,就自讨没趣了。”
徐笙歌与柳长清出了庆丰钱庄。
柳长清巴巴地问了一句:“现在还要去哪?”
徐笙歌抬首,见天色还早:“去见见勤年吧。”
回柳府的路上,徐笙歌是拿着锦盒翻来覆去地看,以期望能看出什么花样来,想着既然笛安能够弄个夹层放了这张信笺,那么会不会有更加隐秘的东西呢。
不过鼓捣来鼓捣去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
到了柳府的时候,徐笙歌特地叫来让去伺候勤年的人来问问,得知现在是原本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在伺候着,眉头一皱。
“柳师兄,先前让你找人注意这个丫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发现吗?”
柳长清仔细地想了想:“自从上次你叫我派人去盯着那个丫鬟之后,我就一直让人注意着,你说奇怪的发现嘛,倒是没有什么奇特的,就是觉得不太爱说话,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了。”
徐笙歌听罢,眉头紧锁得更厉害了。
“怎么了?这个丫鬟是有什么问题吗?”柳长清见状,自然知道是因为徐笙歌觉得不对劲,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如果你问我确切的什么问题,我倒是不知道,就是直觉这个丫鬟有些不对劲。”徐笙歌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说,只是觉得怪怪的。
“我会让人更加注意着的,只是现在一时半会发现不了不是问题。”柳长清安慰道,指着叫来的那个丫鬟道,“其实最近都是清秋与那名丫鬟一起照顾着勤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清秋,以后你也多多注意一下那个夫人身边的丫鬟。”
清秋被点了名字,自然是应了一声:“大人说的可是阿珂?”
阿珂?
徐笙歌这才注意到,一直以来似乎众人都不知道那名女子的名字:“这是她的名字吗?”
清秋点了点头:“阿珂不太喜欢说话,不过晚上的时候总喜欢坐在树上看月亮,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什么都不跟我说,不过后来熟了之后我们就一起看月亮了。”
看月亮,徐笙歌心中一动。
“你们除了在树上看月亮,还在哪里看月亮吗?屋顶上?”
清秋崇拜地看着徐笙歌:“小姐你真聪明,在屋顶上看月亮,自然比在树上看月亮看得更清楚了。”
徐笙歌心中顿时有了一丝明悟,在心中咀嚼起来。
柳长清见徐笙歌似乎在想着什么,便挥手让清秋下去了。
“怎么?是有什么发现吗?”
徐笙歌抬眸,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应该算是有吧。”
而后伏在柳长清小声地说了起来,让他好生惊讶,没想到北周人的计算已经到了方方面面,连这一点可能性都算了进去。
本来徐笙歌是打算马上去看勤年的,不过柳长清的管家前来询问是否午膳,故而先去用膳了起来,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着时间倒也过得飞速。
徐笙歌拿着锦盒到了勤年所居住的院落里,推门进去,见正是勤年的侍女和清秋在伺候她用膳。
“你怎么现在才用膳?是不是下人慢待你了?是的话你可以跟我说,我马上就去找柳长清教训她们!”徐笙歌柳眉倒竖,本身就是大家小姐,说出来这番话自有一派威严。
清秋不明白先前还好好的小姐怎么现在就发起火来,顿时就拉着阿珂跪在地上:“小姐……”
徐笙歌根本就不想听她们的解释:“主子没问你,有你说话的份吗!看你们这么不尽心照顾勤年的份上,看我不让人好好教训你们!”
毕竟徐笙歌在最后的时候还让她们姐妹二人终于相认,虽然是死别,但是总好过凡间黄泉两不见,故而勤年不可能是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的。
现在见徐笙歌又要帮自己出头,勤年虚弱地张了张口:“其实她们对我还不错。”
“勤年你心地善良,但是也不要让这些下人都骑在你的头上,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徐笙歌走到桌子前端起汤来,“你看着汤都快完全冷掉了,这是有身子的人吃的东西吗?”
也不等瑟瑟发抖的清秋要说话,徐笙歌抬腿就往外面走去,招呼来了一群人,进屋便大声道:“把这两个丫鬟都给我绑了,我倒要看看,我徐笙歌的贵客,以后谁还敢慢待了!”
柳府的人都知道自家老爷是唯这个徐小姐的马首是瞻的,现在徐小姐发话了,谁敢不从。
一窝蜂进去把人都抓了,捆绑起来。
“很好,”徐笙歌满意地颔首,“你们去跟柳长清说,我不高兴她们欺负了我的贵客,把她们关到牢里去,等我什么时候气消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清秋一听,这还得了,求饶道:“小姐,我们再也不敢了,小姐我们是冤枉的。”
阿珂倒是平静,垂直脑袋,面上的神情还是柔柔弱弱的,真是我见犹怜。
待得众人都走了,徐笙歌让人将这一桌子饭菜都撤了换一桌热乎的。
“你知道了?”勤年吐出了一口气,看起来似乎并不关心自己侍女的生死,说出来的话更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徐笙歌轻笑了一声,看到勤年的反应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个阿珂还真是北周皇帝的奸细?”
“算是吧。”勤年叹了一口气,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戏演得不错。”
“承蒙夸奖。”
二人之间的对话看着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两个人却觉得是找到了知己一般。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往往一个眼神就能互相体会。
徐笙歌递出那个锦盒:“笛安托我交给她姐姐的。”
勤年楞了一下,知道那时候笛安应该是还不知道自己是她的姐姐,所以才会拜托徐笙歌。
颤抖着接过锦盒,打开来后只见里面是十三张银票,还有一张信笺。
一目十行地看完信上的内容,勤年捂住嘴巴失声痛哭。
原来,果真是笛安杀了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