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01章 可疑兮庆丰银票

 

万万没想到,自己没有问笛安的事情,居然在这个锦盒里找到答案。
一直以来笛安所说的话都是半真半假,那么这张信笺上面写的经过到底是真还是假呢?
徐笙歌虽然还不能肯定,但是有一点可以知道的是,不愧是被北周皇室精心培养的间谍。
“这个笛安还挺有意思,准备了这么多银票,贿赂你?”柳长清毕竟没有在现场,也与笛安没有什么牵扯,故而还能开着玩笑。
徐笙歌摇了摇头:“这些银票应当是给她姐姐的,就是北周皇帝告诉她的那个身在青楼的姐姐,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勤年才是自己的姐姐,所以准备了这么多银两估计是为了让姐姐以后衣食无忧。”
“原来是这样,也是难为了她们姐妹情深。”柳长清收敛了面上的玩笑,感慨了一句。
徐笙歌长叹了一口气,脑中却在飞速地转动着:“难怪了当时她一而再再而三要见姐姐,看来就是为了让我去将自己姐姐接过来,而后设法见上一面将这些钱财交给她。这也是为什么她后来还是坚持撒着谎了,在还没有完全交底的时候,她才有信心和我继续合作下去。”
柳长清一声轻笑:“一个小小的侍女,花招却不少。”
“毕竟是北周皇帝放在宜兰公主身边的奸细,从小就开始培养起来的,所以狡诈若狐也是正常的,要不然怎么能在宜兰公主身边这么多年呢。”徐笙歌道。
柳长清颔首,不过提出了心中的一个疑问:“说起来她一个小小的侍女,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银票?这些银票真的到了民间的话,可就是一方富贾人士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先前没看到锦盒之前,我也不知道她竟然如此富有,平日里看她也确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徐笙歌被提醒了之后,便仔细拿起银票辨别到底是南梁的银票还是北周的银票,看了一眼银票,念道,“庆丰钱庄。”
柳长清吃了一惊,伸手接过银票:“这个庆丰钱庄在各国都有分号,主要是在各国做买卖的商人需要这么一家钱庄。据说背后的主事人是个遗孀,与各皇室都做了约定,该上供的上供,所以虽然不算是顶尖的钱庄,但是如果想要在各国行走,兑换成庆丰钱庄的银票是准没错的。说起来这个庆丰钱庄也是识趣的,这么多年来,据说是从来没做过什么越矩的事情,所以才被各国默许存在。”
“那能不能区别得出来是哪个地方出来的银票?”徐笙歌问道,关于庆丰钱庄,经过柳长清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毕竟以前在天启书院的时候用到银票甚至是银子的机会也不多,所以先前也没有想起来。
柳长清仔细地辨别了片刻:“我也没有仔细去看过有什么不同,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况且别人收到庆丰的银票,只有看看印鉴是否作假即可。”
徐笙歌皱眉:“看来还是要拿去庆丰那边去鉴定鉴定。”
“确实最好是送去问问,倘若是在南梁境内的话,说不定还是在江夏城里存进去的。”柳长清附议。
“我觉得这么大一笔银票应当不是一时半会弄来的,虽然不知道笛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但重点的是锦盒到底是什么时候准备的?从写了宜兰公主一案的情况上来看必然是事发之后,后来宜兰公主所有侍女都被集中关押,后来又被我带走。”
徐笙歌踱步,一一分析着。
“一直到北周七皇子潜逃时我才将他们送回北周行馆,中间的事情我在沐阳城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而后回来没多久我就封锁了北周行馆,看来只能是这个时候了。”
柳长清咂舌:“你的意思是,她算定了你会帮她的忙,所以早早就准备好了?”
“这个可不一定了,要知道她应当是做了多重打算,倘若她能活下来的话,自然就可以自己取了给她姐姐,倘若不能的话,最好的打算就是交托给人,最差的打算就是这个秘密没有人能发现。既然她写了下来,我猜可能是不会说的谎话,我们也可以按照上面写的去重演一遍当时发生的事情,如果正确的话我们再重新推测一番,说不定就八九不离十了。”徐笙歌说着,确实越说越觉得锦盒里的信笺写的是真的。
笛安之所以这么放心地将锦盒告诉徐笙歌,就是因为有了信笺作为筹码,相信她能够把这些银票都交给自己的姐姐。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去庆丰钱庄,看看这些银票到底是哪一国给的。”柳长清道,“不过还是建议再搜一遍这间屋子,指不定会不会有其他发现呢。”
见徐笙歌并没有意见,命人再搜了一遍屋内,果然没有其他发现才作罢。 
二人悄悄出了北周行馆,乘坐轿子向着江夏城的庆丰钱庄而去。
徐笙歌虽然不喜欢张扬,但毕竟父亲是刑部尚书,所以这轿子虽然选的是徐府最低调的一顶,但是明眼人一看那做工雕刻便能知道不是一般人家。
而柳长清是朝廷命官,年纪轻轻就被封为刑部侍郎,所乘坐的轿子自然也不是凡品,所以二人刚下轿入门,就见有人迎了上来。
“少爷小姐,不知小的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服务的。”毕竟是钱庄的小二,一看便是机灵的模样。
柳长清猜想徐笙歌应当是极少出入这类场合,笑道:“这个嘛,你做不了主,得叫你们掌柜的出来说话才行。”
店小二本来就看出二人应当身份不凡,但拿不准二人是来做什么的,如果只是来拿点现银的话他还能做主,不过看到那个少爷模样的人张口就是让掌柜来,他也不敢多嘴,马上就躬身去请了掌柜的出来。
这庆丰钱庄的江夏城分号掌柜撩了帘子出来,见到柳长清二人没有慌张之色,倒是一身书生气质,不过一双敏锐的双眼已经看出了面前的这两个人不是来存银子也不是来取银子的。
掌柜的拱手:“在下秦瑞义,庆丰钱庄江夏城分号的掌柜,少爷小姐,这边请。”
说着,将二人请到了里堂,而后进了雅间。
秦瑞义让人上了茶水来,这才问道:“不知道二位前来,是有什么事要问在下吗?”
徐笙歌与柳长清面面相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秦掌柜好眼力,这就看出来了。”
秦瑞义面上没有自得之色,只是笑了笑道:“只是平时看惯了来来往往的人,乍一看到不一样的,自然就认出来了。既然叫上了掌柜的,如果是银钱往来,那么数目必然不小,平时来存银子的,不是紧紧张张,就是一副施舍与你的模样,而来取银子的,不是浪荡公子哥就是急着做买卖的,二位眼看着都不是,那么就应该是有事前来了。”
柳长清赞了一声:“看来这所谓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果然说得不错,秦兄虽然看着年纪轻轻,但是事情看得通透,在下佩服。”
徐笙歌微微一笑,见二人一番互相赞美已过,这才道:“其实这次前来打扰,确实是有些事情。”
将暗袋中的银票拿出来,递过去给那秦瑞义:“不知道秦掌柜可否能认出来,这些银票都是哪个国家的庆丰钱庄发行的呢?”
“庆丰钱庄虽然在各国都有分号,不过确实是每一个国家的庆丰钱庄给出的银票都做了个小标记,”秦瑞义接过银票,虽然有些诧异,没想到竟然都是十万两一张的,不过还是一边说着一边指给徐笙歌与柳长清二人看。
“差异虽然很小,但毕竟是有,只是一般人没有注意过罢了,就是这里有一只鸟的飞往的方向,代表了四个国家,现如今看来这一张是北周的,这一张也是北周的……”
十三张银票,一共说了十二张是北周的,就当徐笙歌以为都是北周的时候。
秦瑞义突然咦了一声:“这一张,是南梁的。”